第66期

中共十六大開創了什麼新局面?

向青

《先驅》第66期,2002年(冬)

可以說,第十六次代表大會標誌著中共的「改革開放」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個發展得到資產階級方面普遍的讚賞,但是預料中國勞動人民所能夠得到的只有困苦的繼續和加深。江澤民在大會上的報告說「人民生活總體上達到小康水平」,所根據的不過是全國人均的收入達到了小康水平。即使承認這個統計是準確的,這個籠統的說法也掩蓋著中國貧富不均已經達到世界第一級的程度而且還在繼續擴大這個事實。現在城鎮居民的失業數字不斷增大,農民在官僚橫徵暴斂之下生活越來越艱難,數以千萬計拋離家鄉,流入城市去當沒有居留權的「民工」,任由資本家和官僚壓榨欺凌。對於這種情況,江澤民只用幾句空泛到極點的話略提一下,並沒有提出任何切實的挽救辦法。

這次大會有兩點成就最受人注意。第一是把所謂「三個代表」的思想正式規定為中共黨的指導思想,第二是產生了所謂第四代的領導班子。

中共代表什麼?

按照最新官定的文本,「三個代表」是說中共「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兩年前,當這三句話首先由江澤民提出來的時候,許多人都覺得這不過是中共換了個形式的一向自吹自擂的空話和謊話,特別用來給江澤民當權的時期裝點一些特色而已。等到中共中央一再催逼各級幹部「學習」這個「重要思想」,尤其是到了江澤民公開提出要允許資本家入黨之後,大家才感覺到這裡面真正有點新意了。

乍看起來,三個代表的意思似乎跟中共一向所說的差不多:代表工農的利益,實現了社會主義革命,解放生產力,也促進文化發展。但是現在把代表工農改為代表廣大人民,明顯是不再強調階級立場,方便更進一步保護資產階級的利益,更可以名正言順地吸收資本家入黨了。其實中共早已在任何意義上都不再代表工農,反而以它一部份黨員和他們的家族為核心形成了中國再生的資產階級,使資本主義復辟了。吸收資本家入黨也早已開始實行。這次十六大的代表中就有不少身為資本家的。現在正式宣佈要貫徹三個代表的思想,不過表示今後要幹得更公開、更徹底而已。

在這次代表大會開幕之前,有不少消息說中共黨內有人強烈反對三個代表思想,尤其是反對允許資本家入黨。根據這次開會的結果看來,不但這種反對派的力量很薄弱,而且他們的立場其實跟當權派的分別並不大。中共在改革開放的名義下走復辟資本主義的道路,在1980年代中段已經很明顯。到了80年代末,就可以說中共的階級性質已經確定地改變了。現在那些反對派並沒有根本反對走資路線,僅僅的反對允許資本家入黨而已,所以絕不能算是堅持工人階級的立場。他們持反對立場,除了一些政治水平很低的下層黨員可能多少反映一點工人階級的本能以外,一般不過反映黨內爭權奪利失敗者的醋意,談不到代表什麼進步力量。那些一貫強烈反對思想自由而特別熱心於捍衛毛澤東權威的人,更是形左實右的死硬反動派,與工人階級和共產主義的立場毫無共通點。他們跟以江澤民為核心的當權派一樣,都是代表再生的中國官僚資產階級,只不過屬於不同的派系,持有稍微不同的見解。

那些崇毛的反對派對當權派的批評有很大部份符合事實,但是他們提不出任何符合勞動人民利益和社會主義前途的政策,也沒有正確的理論分析。當權派實際上完全接受了資產階級的思想體系,有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勢力在背後支持;崇毛的反對派卻一面基本上同意走資路線,一面企圖保持毛澤東思想的框框。但是誰也無法從毛澤東思想中找到能夠解決中國當前問題的政策。中共走資正是毛路線走到死路的後果。所以今天崇毛的的反對派無法得到群眾支持,在黨內鬥爭中也完全處於下風。

三個代表思想的正式登位算不算是劃時代的大事呢?江澤民當然希望藉此讓人家承認他對中國和全世界的資產階級作出劃時代的貢獻。可惜中國資本主義復辟的始皇帝當然是鄧小平,他江澤民只能算是二世。不過,可以相信,中國和西方的資產階級都不會忘記江澤民的貢獻。有朝一日他本人或者後代需要庇護的話,人家大概不會拒絕的,倘若那時人家還不至於自顧不暇的話。稱霸世界的帝國主義頭子布殊不是已經公開對他顯示了親昵的友誼嗎?

在眼前的實際利害方面,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思想可以大大方便「太子黨」的當紅人物一身兼任化公為私的大財團的董事或者「首席執行官」(這是新近流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名詞)和中共的黨委書記、政治局委員甚至總書記一類官職,左右逢源,財權兼收,以權發財,因財得權。這怎能不激起那些在朝廷和下海都不甚得意的黨內「精英」醋意大發呢?

有人希望中共的新政策不但能夠吸收一些剝削英才去加強「黨的領導」力量,而且有助於中共逐漸採納資產階級的民主法治。後一部份希望恐怕始終只能是希望。十六大所通過的江澤民的報告裡已經明確宣佈:「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絕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堅持依法執政,實施黨對國家和社會的領導」,「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永遠不變的軍魂,要毫不動搖地堅持黨領導人民軍隊的根本原則和制度」。一切跡象都顯示:雖然中共寡頭在鎮壓工農群眾(「穩定壓倒一切」)以保證剝削自由方面為中外資本家提供的服務真是世界第一,實至名歸,但是他們並不打算把最高統治權交給資產階級,自己退居「公僕」地位。他們要始終保持騎在整個社會之上的政治特權,連個別資本家的榮辱生死也由他們任意決定。而對工農群眾怕得要死的中國資產階級也只好繼續接受這個不完美的現實,以免因小失大。

交班和限定任期制

十六大事先特別受人注意,是因為黨章規定這是江澤民等人交班的時刻,大家等著看他們是不是照章辦事,以及第四代的領導班子到底有哪些人。現在大家已經看到了:江澤民的交班是採取鄧小平的方式。他退出了中央委員會,但是繼續擔任中央軍委主席。一般都相信,到了明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開會的時候,他不再擔任國家主席,但是仍舊保持軍隊領導權,繼續擔任中共黨和國家的兩個軍委主席。

江澤民不想真正交出權力,這點是十分明顯的。不久之前他和親信的僕從們還企圖連形式上的交班都避免。現在終於形式上交了班,可是不但保持軍權,而且在接班人選上明顯排斥了未到退休年齡的李瑞環,又把自己的親信硬塞進去。由此推測明年他不會交出軍委主席的職位,是合理的。鄧小平可以不擔任正式的職位而保持著實際的最高權力,但是江澤民沒有同樣堅強的根基和自信心,一旦離開職位恐怕就會真正喪失權力。那時就不但失掉了掌權的好處和樂趣,甚至連自身安全都可能成問題了。在中共這種專制政體之下,最高的掌權者不可能真正任滿交權,只有掌權至死或者被人推翻。

只要一黨專政而人民毫無政治自由的整個制度維持不變,即使在執政的寡頭之間認真實行依期輪換和退休的制度,也就是每一屆的執政者都嚴格地任滿就把權位交給他們自己所指定的接班人,那也不會給勞動人民的生活帶來什麼改善。但事實上,連這麼微小的改良,那堅持專政的中共也辦不到。由此可見,把希望寄託在中共的自我改良之上是多麼不切實際。

20021129

分類:第66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