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橫掃中國的歧視旋風 ──評《河南人惹誰了》

楊心寧

《先驅》第65期,2002年(秋)

日前到內地旅遊,在濟南機場書店的暢銷書架上購得馬說著的《河南人惹誰了》,細閱後方知中國的地域歧視問題竟是十分嚴重,令人震驚之餘又不禁憂思。

原來,近年中國大陸興起一股以「口舌文學」醜化河南人的熱潮。網絡上、酒席間流傳著數不清的笑話,將河南人塑造成奸狡、土氣、肮髒,一句話:典型的劣等農民。農業大省河南的一億住民仿彿已成為二等公民,在外地城市謀發展時,不管求職、交友、租房子都因此障礙重重。各地人似乎在合力要將這個落後省份的人民進一步擠死,大有打倒地上再踏一萬隻腳之勢。長期受屈的河南省藉記者馬說因此寫了這本反擊歧視的書,質問一句:「河南人惹誰了?」

「河」書指出,歷年來醜化河南人的笑話可謂洋洋大觀,不少更頗有趣味。當然這些笑話水平愈高,對河南人的傷害愈深。

一個故事說,解放戰爭期間一位解放軍英雄和他的河南人班長奉命炸國民黨軍碉堡,冒著槍林彈雨衝到碉堡前才發現沒帶炸藥包支架。於是河南班長藉口找支架逃之夭夭,剩下英雄以身挺起炸藥,與敵偕亡。英雄犧牲前只留下一句話:「千萬不要信河南人!」

另一個故事說,某外國舉世知名的魔術師到河南表演。誰知每項魔術剛一開始便被觀眾識破,最後被轟下台。正當他大惑不解時,一個河南八歲小童不屑道:「你這點把戲蒙誰了?不知道俺河南人都是騙子的師傅?」魔術師最後大徹大悟,留在河南拜這小孩為師,重學河南新派魔術。

又有說,某中東國家暗中拆開西方製的新式導彈作研究。後來為怕西方的武器調查員發現,聘請河南人造一枚假彈讓專家檢查,果然瞞過耳目。

據說,河南人最近訂定了新世紀四大發展構想:宇宙裝空調、地球刷紅漆、萬里長城貼磁磚、炸平喜馬拉雅山。

內地電影裡拐帶兒童的人販子、中央電視台節目中的小偷都操一口河南話。據說,北京一家高級酒店聲明不請河南服務員,因為河南人一站在大堂身上便不住往下掉土,永遠打掃不清。網上言論說,河南話難聽;河南人穿著土氣;請河南人吃鮑魚,他說跟咬饅頭差不多味,一身土命。

當說笑話的人過足癮時,可曾想過帶給河南人的是血和淚﹖馬說寫道,全國一片「防火防盜防河南人」聲,造成很多地方企業「不與河南人洽談」,令經濟原已落後的河南省更陷於競爭劣勢;網站不少招工廣告聲明不請河南人;河南人在外省謀職、找房子時甚至要隱瞞籍貫,否則就要多碰壁,或付出比別人倍多的辛勤和誠懇才能獲得信任。一個原藉河南、出生於北京的七歲兒童飽受「口舌文學」轟炸,回鄉時竟然向爺爺奶奶高叫:「千萬不要信河南人﹗」可以想見,兩位老人家當時受震撼之劇、傷痛之深了。

這實際上是一股以嘲弄貧民為樂的「時尚」。河南人確有造假詐騙紀錄,但全國作假案並非由河南人壟斷,據統計,翻版影音光碟就以東南沿海富裕省份為最,假煙也主要生產於南方各省,為何獨針對河南人呢?據馬說分析,這是因為人們有「竊鈎者誅,竊國者侯」的勢利心態:生產光碟和偽造香煙商標需要「高科技」,因此是「高層次」;河南貧民當小偷自然是下流了。

馬說說,一些紅得發紫的「明星」、「演唱家」三番數次偷稅數十萬,人們不僅不忍心讓其受法律制裁,反而繼續在他們的演唱會上歡呼、雀躍,以掌聲表達「同情」,以呼喊為其「壓驚」。只有河南人那樣偷了東家的鐵鍋或西家的衣褲才叫偷。可見國人對偷的觀念仍停留在上世紀前的認知。

從嘲弄河南人的笑話語言之精彩、布局之巧妙,又可以推想編寫者是文人。馬說指出,中國社會存在著大批窮酸文人,在商品大潮中落後於人,無計發財之餘心境異常空虛。只要請他們吃頓酒,他們便會在酒席間以一張油嘴調侃四方,以娛樂宴請他們的人。醜化河南人的「口舌文學」,也就在這種「師爺」現象中加速蔓延。

如果馬說的批判僅止於此,那麼他只是從個人修養層面鞭撻了一些國人的缺德。但馬說的筆觸更廣泛深遠,觸及了歧視的普世根源。他警告說,不要看輕對河南人的偏見,希特勒對數百萬猶太人的屠殺,歷史上美國對黑人的歧視,這些令人髮指的罪行難道不是由類似的偏見發展而成﹖至於有說河南人確有造假紀錄,他反問,即使個別猶太人真的有希特勒所指的壞品格,難道就要由所有猶太人負起罪責?將弱勢社群個別成員的陰暗面集中報道,以偏蓋全,正是歧視者的慣技。馬說引述美國社會學家阿倫森分析說,西方傳媒當年正是用這方法助長了種族歧視制度化;西方報紙對非白人罪犯會報道其膚色,但犯事的是白人則不會提及,這無疑會使非白人犯罪的數量受歪曲。

歧視涉及權力問題,不少人透過歧視獲得一種高高在上的快感。一些城市人嘲弄完河南鄉下人後,覺得強化了自己「文明人」的身份。馬說反擊說,壓迫弱勢社群不代表文明,只反映了動物性,就如猴子對弱勢同類總是毫不留情迫害,因此歧視者其實是自暴其醜。隨著科學進步和文化發展,世界愈來愈重視自由和公平。如果自覺比河南人進步,為何不幫助落後的人,彼此和諧共生?

因此,馬說籲請大家讀過此書後,在群起醜化河南人的酒席間至少保持中立,不要以自己的「智慧」去糟蹋河南人。當老闆的不要舉起「不要河南人」的傷人自尊牌子。不幸被某個河南人騙了時要立即報案,而不是斷定河南人非偷即騙。如此,才足以維護個人和社會道德及法律尊嚴。

對港人來說,「河」書中對歧視河南人的描寫無疑很新鮮,但歧視在香港絕非新鮮事物。港人習慣言語冒犯弱勢社群。報章可以稱印巴人為「阿差」、黑人為「黑鬼」;一般人歧視菲律賓家務助理或新移民就更不計其數。年前一部電影命名為「人妖打排球」,有否想過這是對同性戀者和變性人士的侮辱?港人經常說香港要成為倫敦和紐約級的國際大都會,但倫敦和紐約有這種以侮辱弱勢社群取樂的文化嗎﹖至少在公開和主流層面沒有。倫敦著名的諾丁山嘉年華會,特點正是不分種族國籍,齊齊享受加勒比海小食和森巴舞風情,參加者不會排斥這些黑人文化。只有包容、自由的風氣才能吸引全球優秀人材到來,成就了今天的國際都會。

更為有識者不齒的是,港人中的歧視者多數是看不起黑人,卻認為白人比中國人高貴。這可以以「主奴意識說」解釋,即慣於歧視人者一旦遇到比他強勢的人就會份外卑微,因為他將歧視合理化了,認為弱勢者就活該卑微。以鮮活的廣東話來說,就是「見高就拜,見低就踩」。

因此,對港人來說,讀《河南人惹誰了》不僅增廣了見聞,也具眼前現實意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