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

醫療改革還是醫療改衰?

甘葫

《先驅》第60期,2001年(夏)

政府最近發表了《你我齊參與,健康伴我行》醫護改革諮詢文件,首先我想評論一下醫療融資的問題。

我十分反對「引入頤康保障戶口」的建議,因為這個建議完全不能解決低收入人士在退休後的醫療開支。讓我們來看看根據這建議,一個月入港幣一萬元的男人,64歲後能有多少錢用作退休醫療費吧。

假設每月把1.5%的收入存入個人戶口,每年可累積$10000 X 0.015 X 12 = $1800。從40歲開始,直至64歲,可累積:

$1800 X (64-40) = $ 43200

即是說,此人可有43200大元作為他退休後至去世前的醫療費。

現時香港男性的平均壽命為77歲(諮詢文件,7頁)。假設此人77歲時去世,這43200元就是他退休後12年的醫療開支,即平均每年只有3600元。很明顯,即使假設今後的醫療費用凍結在現水平,如此微薄的儲備也是不夠的。(現在看一次私家普通科醫生平均要150元,專科醫生則由300元至千多元不等。)況且,現時和今後很多香港市民都沒有一萬元月薪,更加沒有保証在4064歲這20多年之中不會失業。對女性來說,此「頤康保障戶口」建議更加不利,因為女人的平均壽命比男人長,而她們的平均收入卻比男人低!

97/98亞洲金融風暴後,由於企業大幅裁員、減薪、往境外搬遷公司、工作的合約化,外判化,導致很多「中產階級」下降為低收入者,而低收入人士則下降為邊緣勞工或「就業貧窮人士」。在今後一段長時間內,月入少於一萬元的人士數目會不斷增加。換言之,很多低收入市民一方面要增加額外負擔(又供公積金,又供醫療保險),另一方面連43200元作為退休醫療保障也沒有!所以,我堅決反對「引入頤康保障戶口」的建議。

另一個反對「頤康保障戶口」的理由,就是它強迫市民承受投資的風險。市民的供款很大機會是會委托一些金融機構進行一些投資活動。但請不要忘記「投資涉及風險」這名言。最現成的例子就是投資「官股」。曾被認為「穩健投資」的盈富基金,近日曾一度跌破招股價,足証「穩健投資」是不多的。若投資失利,政府是不是會補貼基金虧損的差價呢?若否的話,我堅決反對這建議。

其次,在減低成本方面,我亦有一些見解。近年公共醫療開支飛升,似乎已達到「醫療成本上升已是必然的趨勢。」(《諮詢文件》27頁)。我嘗試探討一下導致醫療開支飛升的原因。

醫管局的開支中,估計的85%是用於職員薪酬。故此,導致開支急劇增加的原因,就是總薪酬開支的增幅過鉅。為甚麼總薪酬增加這麼快呢?原因是醫管局在過去十年增聘了大量高級行政人員。此等高層人員,年薪動輒港幣200萬元或以上。動用了鉅款請這班高級行政人員對病人沒有直接好處,反而會招致惡果。

惡果一就是導致醫管局開支急增,結果是給予了這些醫管局高層一個很好的藉口,提出一些不利中下層市民的所謂改革;例如甚麼「收回成本」,「頤康保障戶口」、「資源增值」等。

惡果二則可能引致病人不必要的痛苦,傷殘甚至死亡──醫療事故的增加。由於這些醫管局的高級行政人員很多原本是資深的專科醫生,他們調任高層行政後,由於無暇兼顧臨床工作,初級醫生接受的督導機會相對地便少了。一段時間後,醫療事故便開始增加了。這就是為何近年醫療事故頻生的一個主要原因。

針對醫療開支急增的原因,減低成本的首要措施應是取消高級行政人員的職位,同時增加前線醫護人員的人手。換言之,就是將目前「倒金字塔形」的職位架構改成「正金字塔形」,就是僱用多些前線護士與醫生,少些高級經理。

不過由於這建議直接損害醫管局高官們的利益,高官們不但不會實行,連提出來討論也不會的。畢竟有利基層市民的改革是要由人民自己發動才可望有較大的成功機會的!

其實,市民退休後的醫療費用,絕不應由個人或家庭承擔,而是政府責無旁貸的責任。那麼,政府的錢從那裡來呢?答案是增加稅收。但絕不是增加中下層市民的稅務負擔,而是向大財團和高收入者大幅提高其稅率。這就牽涉到徹底改革現行的累退稅制(高收入人士在比例上交較少稅),將其改為較有利中下層市民的累進稅制(高收入人士在收入比例上交較多稅)。此外,政府現時有超過一千億元的儲備,是有足夠財務能力承擔比現時大得多的醫療開支的。

不過,要一個權力來自中共高層官僚和各華洋大財團的政府去實行這些有利普羅大眾的改革,當然是近乎椽木求魚。所以,有利中下層的醫療融資,最終都牽涉到要由普羅大眾爭取到管理社會的取高經濟和政治權力。換言之,我們要用一個由代表基層市民利益的政府去取代這個權力來自高官和大財團的政府!」

最後,我想就推廣中醫藥的問題發表意見。我十分支持在公共醫護架構內增設中醫藥服務,但有一些配套措施必須同時推行。現時香港的中西醫之間存在的一個重要問題是溝通上的困難,因部份中醫沒有受過西醫訓練,相對大部份西醫亦未受過中醫藥的訓練。這個問題在國內和香港的中醫學院畢業的中醫來說問題不大,因為在他們的臨床前期的學習中是必修一些西醫基本科如解剖學,生理學,生化學等。內地畢業的西醫問題也不大,因內地醫學院課程是包括一些中醫學科的。問題出在香港和外國畢業的西醫身上。因他們絕大部分沒有受過中醫藥訓練,故沒有相應措施的話,日後這些西醫與他們的中醫藥同事和病人溝通便有困難,出現誤會。

所以,我建議首要做的事是即時加強註冊西醫的中醫藥培訓,尤其是香港和外國畢業的西醫。其次是要改革(西)醫學院的課程:兩間大學醫學院的學生都必須修畢某學分的基礎中醫藥課程才能畢業。建立這些配套措施,在公共醫護架構內引入中醫藥服務才有意義。醫護改革白皮書之回應作一些補充。

分類:第60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