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期

社區經濟‧國民經濟‧全球經濟‧超越經濟

劉宇凡

《先驅》第61期,2001年(秋)

經濟衰退及日趨嚴重的失業驅使人們思索出路。近年陸續有人提出社區經濟的口號。有些主張在各社區建立循環回收業的合作社,既可環保又可減輕失業。有些主張建立托兒合作社,家庭主婦或在職媽媽實行互助合作。

在大陸農村,商品經濟仍很不發達,農民大半自耕自食,所以社區經濟仍大有發展餘地。尤其是發展合作社。合作社可以克服個體戶的分散性,加強社區經濟的效率。

壟斷財團下的社區

在像香港那樣商品經濟發達的城市,大部份人的工作早已不在自己社區,所以能留給社區經濟發展的空間自然不大。但即使如此,社區仍有一些經濟功能可以負擔。文章開頭所列的建議,都是客觀上做得到的。

不過,在當代資本主義下面,尤其在壟斷財團日趨龐大的情況下,發展合作經濟或社區經濟的困難的確是在增加而不是減少。甚至一直是社區經濟的主要角色的小商戶,也越來越自身難保。在地產壟斷的情況下,單是付租金已經佔去不少資金。其次,全球化的特點正是讓跨國公司無孔不入。許多本來為大財團不屑一看的行業或經營,現在都為其覬覦。零售業就是一個明顯例子。但不僅超級市場及連鎖店日漸增加,而且規模日大。超級市場現在已經發展為「廣場」,無所不賣,正在把無數社區街市的小商戶擠垮。

所以,現在更有必要弄清楚社區經濟的可行性及方向。有一種意見認為,合作社或社區經濟是小市民「顛覆資本主義」、「建立另類生活方式」、「建立沒有剝削的生活」的必由之路。這未免把合作社或社區經濟的應有作用誇大得太超現實了。某些經濟活動,例如托兒、照顧老人、廢物回收等,是可以依靠社區自身資源就能辦好。但是,更多經濟活動,從種植糧食、製造電器到交通運輸,卻一定大大超出社區。就連循環再造工業,也不能囿於社區範團。這是一。第二,在資本主義惡性競爭下,合作社的那點小資本想同大財團競爭,已經非常困難,又怎麼談得上「顛覆資本主義」?

一招了還是全面的社會改革

合作社值得搞,但不應抱著上述那種空想。在香港這種空想是在八九民運失敗之後萌生起來的。他們對政治上的民主鬥爭,對工人運動(包括工會運動)等等失望了,轉而寄望於合作社。所以,這種思潮本身的特點不在於主張合作社,而在於太誇大合作社作用,在於拿合作社來代替政治上的民主鬥爭及代替工運。客觀上這其實叫人只顧自己埋頭於合作社之內的「另類生活」,而放棄宏觀上的政治與經濟鬥爭。但是,這種方向恐怕不是出路。現在,即使純粹從街市商販的立場看,也不可能再只管自己苦心經營了。如果不反對政府偏袒大財團,如果不同官商統治者進行面對面的政治上及經濟上的鬥爭,他們就連一口飯也快掙不到了。

合作社可以搞,值得搞,但應讓它同其他社會運動互相配合,而不是視為可以過「另類生活」的孤島;應讓它同種種反官商統治者的鬥爭互相呼應,而非視為這些鬥爭的代替品。合作社不能代替其他社會運動,反之亦然。自然,每個人的與趣不同,崗位不同,不能強求劃一。誰有條件搞合作社,都值得鼓勵,但不宜將之視為解決失業及貧富懸殊的萬應靈丹。

改變國民收入的分配

要有一個較為平等合理的社會,需要發展各種各樣的社會運動,而不光是獨沽一味的合作社;更需要有改革整個社區、整個社會以至全球的政治經濟方案,而不光是局限於社區層面。事實上,要有比較健全的社區經濟,前提是要在國民經濟平面上重新分配國民收入。而中外經驗表明,只有當各種社會運動發展起來並且演進為政治上的民主鬥爭,迫使政府官僚與財閥們在稅制、財政、市場管制等各個方面作出讓步,才能使財富在全國平面以較有利於基層人民及社區的方式重新分配。

大家知道,現在一國經濟也空前地受到他國、跨國公司以及國際機構的影響。在全球資本主義之下,各國經濟已越來越一體化。任何一國的幣值、貨幣流量、物價、投資、消費與儲蓄率,都不能由一國自己的經濟活動來決定,而是由全球經濟來決定。如果我們缺乏全球眼光,就等於放任跨國公司來更恐佈地剝削全球人民與生態。所以,近年來不少反全球化團體都在探索有關合理的全球經濟的問題。在這方面雖然意見紛紜,但是基本原則已經初露端倪。一個最重要原則,就是在國民經濟及全球經濟貫徹勞動人民的民主監督及堅守可持續發展,抵抗跨國公司操控更多市場、商品及自然資源。

全球化下的新思維

資本主義令人厭惡的東西之一,就是把人類的各種社會生活,都一律屬從於「經濟」,而「經濟」又一律屬從於利潤掛帥。其實,以今天人類的生產能力,早已不用人人工作八小時了,早就可以有更多餘暇來從事文化及科學活動,而不是像現在那樣一味只知「搞經濟」了。可是在財團全球化下,工時沒有縮短,反而延長了。勞動人民的其他潛能只有繼續受壓。該是反抗的時候了!但是,有兩種反抗方式。一種意見認為,只要你個人反抗資本主義的邏輯就成,例如不買大財團的商品。不必作甚麼政治經濟分析,不必作長期和有組織的抗爭。如果你也重視經濟分析,就好像是同跨國資本家一路貨色。這種意見貌似激進,其實是空想,或只是一種個人發洩。當跨國公司及帝國主義日益更有組織地去摧毀人民的最後一點營生的時候,這種個人反抗並無實效。要有實效,不多不少,首先需要對當代資本主義有深刻一點的政治經濟分析。只有奠定了勞動人民的政治經濟學,奠定了生態平衝的政治經濟學,並據此而制訂正確的方向,人類才能超出以利潤掛帥為特徵的資本家經濟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