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激情演出、民意下台 ━━談罷選風波中的台灣報紙(轉載)

魏玓(傳播學生鬥陣成員)

《先驅》第58期,2000年(冬)

一九二四年一月,成立十八年的英國工黨在自由黨的輔助之下,取代國會多數的保守黨,由工黨領袖麥唐納(Ramsay MacDonald)擔任首相,組成了聯合政府。少數黨執政,國會紛攘不斷。最後因為一次不信任投票的結果,麥唐納在同年十一月黯然下台,國會重新改選。短命的工黨聯合政府上台僅僅十個月,疲於處理紛爭與澄清謠言的新內閣,事實上根本還來不及推動任何改革政策。

首次執政的工黨,在這十個月中面對的最大問題,其實並非國會席次的不足,而是保守勢力對其激進改革色彩的反撲,其中幾家大型全國性報紙更是扮演了重要的推波助瀾角色。《每日郵報》和《每日鏡報》自聯合政府一成立,就馬上將新內閣貼上馬克思主義政體的標籤,引發簡化的意識型態對立。在稍後舉行的國會改選期間,兩大報更是傾全力將大選塑造成溫和安定派與共產主義同路人之間的兩極對決,抓住一封偽造的共產國際主席寫給英國國內共黨人士的信大加渲染。《每日鏡報》的首版甚至出現了這樣標題:「你要把票投給那些尊重法律、秩序、和平和繁榮的政治領導者,還是投給那些意圖顛覆社會、替布爾什維克鋪路的人?」兩大報唯恐天下不亂,激化政治對立,大選結果保守黨果然大勝。

這次在台灣因為核四停建引發的政治危機,在本質上同樣無關乎政策本身,而更接近於朝野政黨的權力鬥爭。當然,筆者並無意比擬首度執政的民進黨於當時的英國工黨(雖然說陳水扁經常致意於英國新工黨路線和領導人布萊爾,不過不但新工黨與過去的工黨大有差別,民進黨也談不上左派屬性,但這是另一個問題)。值得注意的是,近來大眾媒體的表現,非但沒有引領輿論與政治運作朝向理性辯論與尋找適當政治手段,反而搧風點火、激化對立,加速整個社會陷入一種非理性的混亂狀態;不負責任的行徑直可以與七十幾年前的英國媒體看齊。

不過,深一層觀察,相對於台灣的電視一向在惡性市場競爭壓力下,集中渲染事件的衝突面,缺乏深度討論與分析的「膚淺表現」,主要幾家報紙在這次政治危機中,反而是披著較具「深度和分析性」的評論外衣大興筆墨,幾乎毫不掩飾對於陳水扁與新政府的反對立場,有些文章甚至傳達出一股深仇已久終於有機會一吐為快的尖銳武斷,令人驚訝。陳水扁與新政府當然有不對的地方,而且作為執政者原本就應該接受最多的審視,報紙勇於批評,值得讚賞。不過,如果只是針對特定黨派或是政治人物痛加撻伐、愈除之而後快,對於核四議題本身,甚至是循憲政體制等其他解決方案,卻幾乎不見分析和討論,只能說是以一己之意志,假借「民意」之名,介入政治運作以達政治目的。若說這些批評有「民意」為後盾,試問向來在調查中至少百分之四十的反核意見,以及當初投給陳水扁的近四百萬票(即使現在的意見有所改變),何曾得到真正的反映?

與電視媒體相同,近年來台灣報紙的商業化、追逐煽情與聳動的新聞表現愈來愈明顯。不過,由於目前的全國性日報市場呈現三大報寡頭壟斷結構,競爭程度與電視市場的百加爭鳴亂象相較為低。因此除了分享惡性市場競爭之弊,報紙與政黨的不當關係和特定考量遂仍然得以影響報紙的言論和表現。《中國時報》、《聯合報》與國民黨關係深遠,即使國民黨已經下台,兩報對於民進黨與陳水扁顯然仍然充滿高度不信任感。《自由時報》在這次新聞處理中,表面上好像不那麼激烈,其實也是政治考量(觀察該報對於宋陣營的角色淡化即可明瞭)。各報渲染衝突、缺乏中立理性討論的情況,主要來自於商業壓力;而毫不掩飾地表達政治喜好,則多少是因為報紙和報老闆黨派色彩仍然發揮著重大的影響。

因為特殊的市場結構與歷史背景,以及缺乏適當的公共管制,報紙在這次事件中的演出,儘管是較有「深度」,但是某個方面來說,激情表現甚至比電視更為露骨。不過,隨著市場化的程度愈深,以及主管人事的世代更迭,任何一個政黨恐怕都無法心安這些任意妄為的大報紙是否突然反目。話說本文開始使提及的英國報業與政治的例子,到了一九三〇年時,兩家報紙的老闆北岩和羅舍米爾勛爵因為支持帝國主義自由貿易政策,與保守黨發生齟齬,再次興風作浪,將他們自己支持的候選人送進國會,保守黨領袖鮑德溫(Stanley Baldwin)差點因此辭職。滿腦子只想討好媒體的政治人物,還是花點功夫在制定有遠見的媒體管制政策上吧!

分類:第58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