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下崗工人的調查

大嘴

《先驅》第59期,2001年(春)

現在國營企業的下崗職工,是目前社會上的一道最為灰暗的風景線,他們的存在確實給整個社會帶來了不少壓力,究其造成這種社會現象的真正原因,就可以看出其實他們本人並沒有什麼錯。現在他們當中有一部分人思想上暫時還想不開,我認為他們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我本人就是一名下崗工人,在社會上已經待了三年,最近我一共調查了50名下崗工人現在的生活狀況,特別對他們在下崗後的再就業問題進行了詳細的瞭解。

第一類:完全是自己的原因而下崗。他們這個群體中有相當大一部分人本身,對自己的下崗這個問題並不是太在意,很多人本來就沒有好好的上過班,當然讓他們下崗他們本身確實是不在乎的。這些人當中大部分都是有一點後台和一定背景的人,本來他們就一直是在利用自己的關系和後台在社會上摔摔打打,而且在國家還沒有實行下崗這一政策之前,他們就已經停薪留職在社會上做起了自己的生意,他們這些人從一開始進工廠就沒有安生過,他們中有些人在自己沒有謀到一官半職的情況下,還有自己本來就是幹部,因為在一些政治上不得志或者是在經濟上犯了錯誤等原因而自動下崗,還有一些人是因為看不慣現在那些領導的所作所為對領導不滿而自己下崗的,以上這種人佔了下崗工人比例的5%強,他們雖然在名義上也是下崗工人,但是他們當中卻有一個相當有錢的群體。不過提請大家需要注意的是,在這個群體裏要分出四種人。

一種人是依靠自己當官的老子的地位,在社會上打著下崗再就業的旗號,確實把生意做的很大,而且根本就沒有生意做不好要賠本的後顧之憂,我知道的一個例子,有一位某市頂級幹部的子弟,在社會上打著自己原來所在工廠的招牌,搞起了機械加工業務,他承攬了為平頂山某大煤礦加工一套洗煤設備,一台設備價值近百萬元,結果由於自己不懂技術把加工的設備型號也給搞錯了,對方根本就沒有辦法使用,眼看著近百萬的鈔票就要泡湯,可是在這個緊要關頭由其父出面特邀該礦礦長到家裏吃了一頓飯,結果設備人家照單盡收,而且煤礦又重新花錢再向這位幹部的子弟定了一套設備,結果兩家都是皆大歡喜。衹不過是讓國家的煤礦多花了一百十萬而已,那個花花公子哥卻額外的又掙了一大筆錢,礦長又結交了這位有權有勢的朋友,不愁以後沒有官做了。

另一種人是企業裏在技術上的關鍵人物,因為仕途不得志長期得不到提拔和重用,所以一怒而辭職下海,利用在工廠時搞的還沒有投入生產的新產品設計圖紙,搞起了自己的工廠,這些人現在已經有人達到了擁有千萬資產的大富翁。他們的矛頭是針對自己以前供職的那些企業,他們把企業裏一些技術方面比較突出的尖子拉進自己的工廠,或者讓那些技術尖子們身兼二職,白天讓他們在自己企業裏上班,晚上再到這些人辦的工廠裏工作,這樣一來,那些技術尖子們的本職工作反而成了糊弄的差事。還有一種人,這些人一直在企業從事定貨和那些要害部門裏的工作,因為自己的不檢點而犯下了經濟問題,沒有臉面繼續在企業裏待下去而自動下崗,他們在工廠裏由於工作上的便利,完全掌握著企業裏的商業機密,在社會上又有一定的關系網絡,他們就利用以前的這些關系開起了自己的公司,他們一切以錢來開道,把原先自己供職的企業客戶變成了自己的公司客戶,這些人對國營企業進行的危害是最大的,他們在出賣自己以前企業的同時,又是經濟利益上最大的受益者,這些人他們在社會上對企業進行的破壞作用是非常強大。他們每年最少要從國營企業裏搶走上億元的產品定單,是他們直接導致國營企業生產任務嚴重不足的現象。也可以說正是他們的所作所為,每年要從國營企業裏趕走一部分的生產工人。

還有最後的一種人,他們的背景確實非常複雜,這些人當中包括自己直接單幹的下崗工人,他們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找關系開後門,也包括自己必須去賄賂一些企業的領導,以獲得產品定單。這些人中間有一部分人乾脆就是企業領導安排在外面的人,他們和企業領導相互勾結,把本企業接到的產品的定單,暗中轉移到這些小公司裏去完成,然後把產品打上企業的商標進行非法交易,但是他們的經濟收入其中一大部分是要進貢給那些領導的,他們和以上的三種人是無法相比的,而且他們也經常被提供定單企業領導幹部的侵害,經常是幹完產品,企業根本就不付給貨款,他們的工作是最為艱難,而他們也是具有相當破壞力的群體。他們現在都已經下崗,而他們這些人的下崗,正是國營企業又多了幾個可怕的剋星,以上這四種人是直接導致國營企業走向了衰落的罪魁禍首。

第二類:由於自己沒有辦法而下崗。我先講一講這樣的一些人,他們在企業裏是辛辛苦苦的老黃牛,他們與世無爭衹知道幹好自己的工作。從來就不喜歡和任何人有過多的接觸,他們的時間大部分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根本就沒有什麼業餘愛好,他們的社會交往很少,幾乎可以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社交往來,他們也從來就不會去得罪什麽領導,但是他們也不會去巴結什麼領導。正是因為他們有了這些比較特殊的特點,在實行工人下崗的政策中,他們成了被犧牲的一個群體。我們可以想象把他們這些人推向社會,讓他們自己去謀生路,無疑這樣的做法等於是讓他們去死,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什麼社會交往,而且他們對社會的變化和自己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差。他們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適應重新改變的環境,把他們推向了社會,其實就是企業領導對我們這個社會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有人會反駁我這樣的說法,而我所說的都是真實的情況,正是由於他們這些人不會社會交往和那與世無爭的懦弱性格,所以企業的領導們對待他們就跟對待牛馬一樣,因為他們不會起來反抗也不會成天的去找領導的麻煩,所以正是這個致命的弱點,才導致他們第一批就被企業領導掃地出門。他們在下崗以後,根本就無法在找到什麼工作,在私營企業裏他們要求的是工人什麼都得會幹,老闆們要的是效率和盡量的減少自己的支出,所以雖然這些下崗工人是些勤勤懇懇的老黃牛,但是他們循規蹈矩和衹會幹單一工作的性格是私營企業老闆們所不喜歡的。我所瞭解到的他們這些人現在的生活狀況極其糟糕,可以說他們這些基本上是在熬時光。從我們企業那些因為下崗而感到生活無望,最後走向自殺的那些人員當中,基本都屬於這一類型的人。但是光他們這一類型的人就佔了我所瞭解的50人當中的11名。

另一類下崗工人由於他們的社會交往比較多,瞭解到的東西也就多,他們大部分人思想比較正派,性格上剛正不阿,他們思想比較激進而且敢說敢做。對於那些讓他們看不慣的國營企業裏那些領導們不合理的行為敢於進行抵制,有的甚至敢於當著大家的面和領導進行公開的對抗。這些人也必然是實行下崗政策以後,首先被領導欽點必須下崗的重點對象。他們這些人雖然也是被迫下崗,但是他們的性格和他們自己在社會上建立起來的交往圈子,使他們會很快的就能適應新的環境。他們自發的組織起來以各種各樣的經營方式,勇敢的在社會上自謀生路。但是由於我們國家的一些政策和法規,並沒有根據國家形式的變化而改變,這些勇敢而又可憐的下崗工人,反而又重新落入政府部門裏那些貪污腐敗分子們為他們設下的圈套。據我瞭解到,有一個完全由下崗工人自己組織的裝修隊,他們辛辛苦苦的幹了兩年,一共接了四個工程,而且按當時的行情肯定能掙到不少的錢,可是結果他們不但沒有掙到一分錢,反而欠下了一屁股的債。是他們的技術不過關嗎?不是,他們的活幹的相當漂亮,用戶也十分滿意。那究竟為什麼又會賠呢?原因就是他們的工程交工以後對方卻不給付款。大家可能都會知道一個現實,我們國家的銀行是給有錢人開的,由於他們這些下崗工人根本就不可能在銀行貸到款,所以他們的資金完全是靠他們自己東挪西借用高息借來的錢,等他們幹完了工程,到能夠要回資金已經是一年以後的事情,等他們還完帳付完高額利息以後,其結果是賠了個一塌糊塗。也可以說正是那活生生的社會現實,讓他們知道了什麼是權利,權利就是金錢的這個道理。他們現在也明白了如果自己沒有後台,那什麼生意也就沒有辦法幹。現在他們的日子比大街上的流浪漢都不如。(他們這種人佔了我所瞭解的50名當中的8人)

目前根據我所瞭解到,有三個去比較富裕人家當保姆的下崗女職工,月收入在200-300元之間。而他們所服務的對像是在銀行工作的職員一人(月薪是三百)、到個體老闆家去服務的一人(月薪是250元),到政府公務員家服務的一人(月薪是200元)。還有的就是自己開夫妻小商店的有三對,商店月收入大概在500-900元之間,而且他們讓地方上的所謂保安工商和稅務人員敲詐的幾乎沒有辦法生存下去,他們根本就沒有享受到任何對下崗工人的優惠待遇。

有開理髮店的兩人,月收入在300-600元之間,她們幾乎可以稱作為是地下工作者,如果一旦讓國家的保安工商和稅務人員發現,她們所掙的錢還不夠交給他們的。兩口子在家自己蒸饃和包子的兩對,基本上也是收入在500元左右。我以上所談的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所謂的自謀職業還得跟作賊一樣的艱難,現在地方上的苛捐雜稅猛於虎,幾乎讓人無法忍受。不是這些下崗工人不願意幹,而是地方政府根本就不讓他們幹。大家不知道還記得以前我所發的,居民抵抗一些政府官員強扒房子,遭到下崗工人和居民強烈抵抗的報道,就是他們不允許這些下崗工人有任何經營的行為,而引發的反抗。

第三類:由於種種原因而遭到迫害的下崗

在這些下崗工人當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人,是因為不滿企業領導的胡作非為,而敢於挺身而出為工人兄弟仗義執言,由於他們的行為直接破壞了國營企業領導的光輝形象,使國營企業的領導威風掃地,他們當然必須得下崗。還有我們單位因為一些老工人不滿現在企業裏領導的一些無法無天的做法,到北京一些有關部門去反映問題,這應該是一個正常的舉動。可是那些有權有勢的領導們,卻一怒之下把他們這些老工人的子女們趕出了工廠,強迫他們下崗失業,而且利用各種關系在社會上還要打擊和迫害他們,使他們在下崗以後也不得安生,這種手段也實在是太惡劣太卑鄙。他們下崗以後的處境確實非常艱難,一些靠著國營企業生存的小公司誰也不敢接受他們。所以他們衹能落得在社會上流浪的份了,他們這些人的遭遇確實令人同情。這些人在我所瞭解到的人當中,為數並不多,但是他們的遭遇卻是最為悲慘的一些人。為什麼這些人下崗以後會對現實這樣不滿?

我們大家都知道,一個大的國營企業其實就是個小社會,它包含了一個社會裏的所有的基本功能。國營企業裏有職工子弟學校,有職工醫院以及所有的設施應有盡有。說實在話,像我這樣已經是40多歲的人了,當我一出世就算是國營企業裏的一分子。出生是在我們企業裏的職工醫院裏出生的,從上幼兒園到高中畢業全部是在我們企業自己的學校走出來的,衹是從上山下鄉以後才離開了工廠僅僅四年的時間,但是盡管如此,我們企業還在我們上山下鄉的地方設立了知青辦,企業隨時隨地的在關心著我們這些企業裏職工子弟們。後來招工進廠。我們就成了這個工廠裏的一分子,四十多年的歲歲月月,我們整個完全是在依靠這個企業而生存。當初我們自己也知道廠榮我榮,廠興我興,在這個工廠裏我們付出了一腔的心血。我們都知道,當初這個工廠是從我們父親那一輩就開始從無到有而創建起來的,我們四十多年的青春歲月全部留在了那裏,這是一種永遠也扯不斷的情思,可以說我們完全靠那個工廠而養活大的孩子,工廠就是我們的家,我們的家就是工廠。我們這一代人又繼承了父輩的事業,在那裏又奮鬥了半輩子,為了這個企業我們付出的是兩代人的心血,為了這個企業我們付出了自己全部的青春和年華啊!現在轉眼之間我們的家就完了!我們付出的一切就這麼快的全完啦!我們是在心痛這個讓我們永遠難以忘懷的企業!往事不堪回首,在那前三十年火紅的年代裏,共和國全體勞工,在以毛澤東為統帥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他們經歷千難萬阻以無私奉獻的精神,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築起了共和國的鋼鐵長城,是他們用自己的血汗,創造了共和國三十年建設的輝煌。

可是,大家現在再看看我們工廠,讓那些官僚老爺們給踐踏成了個什麼熊樣子。現在這位上台已經三年的大老闆,把他自己家裏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都塞進了工廠的領導班子,我們的工廠已經成了他自己的家天下。現在他竟然把企業裏的經濟民警,當成了自己的私人保鑣。一個偌大的國營企業讓他給搞了個亂七八糟烏煙瘴氣,現在他所提拔起來的那些自己的親戚們,成天的衹會拿著企業的公款吃喝嫖賭,無所事事,而且還要成天的找這個岔明天找那個岔,在工廠裏任意的胡作非為。

各位朋友:您可曾知道,以犧牲我們這些下崗工人的代價,而換來的卻是什麼?今天我們不得不懷著沈痛而又激憤心情,有責任也有這個權利,我們要向世人說明事情的真相。如果以我們這一代共和國工人群眾失業做代價,能換來企業興旺發達,能換來企業的科技進步,那麼我們這些下崗工人,雖然不是心甘情願,但是為了共和國的利益,我們可以接受失業的現實,把就業的機會讓給新一代有知識的青年人。在今天我們卻看到的是工廠裏,廠房依舊,古老的機床依然還是那麼的古老和破舊不堪。唯一取得長足進步的衹是那些遊手好閒專長吃喝玩樂的領導幹部又增加不少名。誰能想到,正是因為我們的失業,為企業節省了巨大的開支,卻使我們工廠附近那本來已經是慘淡經營的酒樓飯店,又恢復了往昔的興隆,企業裏那些酒囊飯袋的領導們,還是照樣酒肉穿腸過,黨性心中留。有多少勞工在為共和國貢獻完了自己的青春年華之後而失業,現在卻被那些貪官污吏們剝奪了一切生活權利?還有多少我們共和國的勞工們,被貪官污吏們迫害的流落街頭,慘淡度日,過著饑寒交迫的生活。這一切都是因為什麼?絕對的領導權力是必然要導致腐敗的根源;絕對的領導權力,也就成了貪官污吏大行其道的尚方寶劍。貪官污吏是全體中國勞動大眾的公敵,勞動人民的公敵。為了共和國榮譽,為了徹底保障全體勞動人民的基本政治權利,為了全體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我們現在有一千個有一萬個理由,去徹底揭露那些混在國家政府裏的,那些共產黨內的貪官汙吏們的醜惡行徑。

(本文有刪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