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

呼喚蔡元培

楊心寧

《先驅》第62期,2001年(冬)

春明起講台,春風盡異才,

滄海動風雷,弦誦無妨礙;

到如今費多少桃李裁培,

喜此時幸遇先生蔡,

從頭細算,匆匆歲月,已是廿年來。

━━原北大校歌

每天路過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的途人也許不知道,墳場長埋著一位中國近代史顯赫人物━━蔡元培(1868-1940)。蔡元培與香港淵源很深,抗戰期間,他取道香港到大後方報效國家,不幸染病滯留香港,旅居九龍柯士甸道,最後病逝養和醫院,當時的殖民地政府甚至為他的死下半旗致哀。

蔡元培是前清進士,民國初年任教育總長,但歷史地位卻奠定於五四運動前後任北京大學校長的一段日子,當時他推動新文化運動,而五四學生遊行爆發,也和蔡元培的鼓勵有不可分割關係。蔡元培的學風教法至今仍被不少知識份子奉為楷範,香港中英劇團為向這位有中國教育之父之稱的人物致敬,11月初首演了話劇「幸遇先生蔡」,劇團藝術總監古天農更粉墨登場飾演蔡元培。

「在劇中蔡元培幹了兩件大事」,古天農說,「一是任北大校長期間聘請胡適、陳獨秀等新人物講學,在他鼓勵下催生了新文化運動。另一件大事則與五四運動有關,191953日,蔡元培得悉北洋政府準備在巴黎和會上簽署喪失青島主權的和約,將消息透露給學生。如果他不說,就不會有五四學生遊行。」古天農總結歷史,指出五四是由北京點燃火種,蔓延全國,迫使政府不敢簽和約。「否則日本也就會提早侵佔東三省。」

但最令古天農稱賞的,是蔡元培的兼容並包精神。古天農說,蔡曾與孫中山一起革命,屬於新派人物,但亦尊重舊派,除胡適、陳獨秀外也聘請保皇黨劉師培任教,宗旨是只要有才能便能任教。

回看今天香港現實,古天農頗多不滿。「為什麼想到演出蔡元培事蹟?就是因為看到九七年後港人心胸愈來愈狹窄,仍要分你是什麼派我是什麼派。董建華上台後更排斥民主派等人士,你說不順耳的話就不接觸你。」古天農說,近期董指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內諷刺特區政府的環節是低級趣味,顯示了董的偏執。古天農認為,特區首長應該胸襟廣闊點,「因為要有胸襟才能實現一國兩制,這制度本身就是一項矛盾,須要平衡不同的利益。」他表示,港人現時對董建華相當失望,例如每年建屋八萬五單位無疾而終,教育改革愈改愈亂等,但董建華只將問題歸咎於外圍因素和傳媒推波助瀾。

古天農亦景仰蔡元培主張政治不干預學術。古天農表示,蔡當年堅持大學一定要獨立於政治之外,因此連當時的大總統黎元洪請他吃飯他也不去,反觀今天整個中國大陸都是政治干預大學,香港去年更出現鍾庭耀事件。

「蔡元培提倡美育,重視在大學內的音樂、藝術活動」,古天農說,「反觀香港的各間大學卻鮮有重視美育,這會令人缺少創作力。港人只會說新一代缺少創造力、語文水平低,卻不知藝術最能培養人的創作力、自信心和自我表達能力。」

也許是歷史蔡元培對今天的現實還起批判作用,古天農說,最近國內戲劇界在北大演出另一齣蔡元培話劇,以向這位創校校長致敬,但校方不表支持。

壯志未酬,似乎是「幸遇先生蔡」一劇要寄託的哀思。五四運動距今越八十年,但五四人物呼喚的德先生和賽先生(民主和科學)還有待港人爭取。回看現實,我們距立法會全面直選和普選行政長官既遙遙無期,面對民望跌至低殘的行攻長官董建華,還得繼續忍受他堅定不移的服務。我們擁有一位把麻木不仁當成是冷靜審慎的財政司司長,將用納稅人的錢幫助陷困境的納稅人稱為開倉派米,死抱巨額儲備不肯抒解民困,彷彿不知財長的責任就是制定政策以活躍經濟,包括用公帑推行刺激經濟政策。更可悲是,我們沒有機制撒換他。

我們的電視上,充斥著「包青天」、「雍正皇朝」、「康熙帝國」等歌誦清官、明君的劇集,如果僅為娛樂性而看這類劇倒無可厚非,但不少人以為可以獲益,我們不少「知識份子」還高呼要從中吸取智慧。但是,「包青天」劇內皇命可以推翻公堂判決,查案的和審案的是同一批人,都不符現代法治精神。「雍正皇朝」讚揚雍正的勤政,描寫他是累死在批閱奏章上,圖以此感動觀眾。但是,正因為雍正是獨夫,才會無人可信,須要獨攬政務。又如果雍正是為個人權慾和愛新覺羅氏江山而累死,我們又何須因此受感動呢?至於「康熙帝國」,戲內的孝莊太皇太后看到權臣霸佔土地勾心鬥角,反而暗裡叫好,理由是權臣內鬥就不會威脅康熙帝位。如此不把國計民生當一回事,難怪清朝後來會「寧予友邦,不予家奴」了。以上幾個劇,我們究竟可以從中學到什麼?恐怕只有順民哲學或陰招毒計。我們還停留在盼明君、清官的年代嗎?我們一些「知識份子」,一聽到文言味重的對白就判定是「有文化」,值得提倡鼓勵。浮淺如斯,令人慨嘆。

我們欠缺民主制度,民主思想也滯後。至於賽先生,香港的精神是求知求真,但多數港人只將讀書功用限定為求財求職,「百萬富翁」登陸香港,立即被理解為「知識有價」,即知識可以換取金錢,於是市面又出現「百萬富翁」問題集、必勝秘笈等書,重蹈背誦文化舊路。如此民智,難免智識被閹割為為企業服務。最近,有大地產商明言商界應該有權決定大學教材內容;中大把歷史系改為旅遊與歷史系,以適應旅遊業發展,反映學術界不知道要維護學術獨立性的重要,而且,以短期商業利益判定大學要學什麼或不學什麼亦最危險,這會戕害學術研究的廣度和深度。至少人文學科或理論科學,都很難用商業標準證明效益。凡此種種,都是求知求真原則受扭曲的證明。

現實如此,難怪中英劇團會思慕前賢,以此劇向蔡元培致敬。也難怪他們在發給傳媒的新聞稿上說,此劇「以蔡元培的實幹對照當下香港教育的窘局,並以一眾圍繞蔡元培的五四風流人物,叫觀眾感動於當年革命的熱血熱腸,在今天香港的文化濁流中,反思自省」。

「幸遇先生蔡」一劇全長三小時,上半節描寫新舊勢力鬥爭,由蔡元培上任北京大學校長起,到舊派組成倒蔡團到蔡宅門外示威,蔡元培奮起抗爭而落幕。期間穿插頗多輕鬆情節,例如舊派學者辜鴻銘與蔡惺惺相惜卻又不忘自抬聲價;蔡自洗衣裳被送外賣小子誤認是傭人:蔡妻憶述丈夫的新派趣事,包括新婚不接受親友鬧新房,以來賓輪流演講代替等。下半節寫五四運動,氣氛較沉重。劇中蔡元培既寄望學生示威,迫使北洋政府拒簽喪權的巴黎和約;又擔心學生上街會受鎮壓,「幸」劇對這段矛盾心理著墨很深。高潮一段是幾十名學生被捕後,蔡元培夜訪風燭殘年的前老師劉寶琦,求劉出面營救。兩人傍偟無計下,蔡氣憤聲言不惜犧牲,劉反問:「你死了後,北大怎樣辦?你的學生怎麼辦?」實在道盡肩負重擔者的悲哀。後期劇情急速發展,以五四遊行勝利,蔡元培獲學生致敬告終。

古天農表示,編寫此劇有難度,由於歷史上的蔡元培人格太完美,主角太完美則戲不會好看,也容易變成歌功頌德;因此他演蔡元培時須要收歛,例如一段寫蔡招收全中國第一個女子大學生王蘭,向王說「女子不學則無以自立」,演出時只是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避免過份慷慨激昂。戲中也加插了上述劉寶琦質疑蔡元培的情節,以讓有別於蔡的觀點呈現。古天農說,希望這會令蔡元培角色更有血有肉。

「幸」劇由上海著名編劇家沙葉新編劇。古天農說,國內戲劇界向來罕有「太完美」這概念,因此,當香港同行要求沙葉新不必寫得太完美時,他有點意外,但亦樂意接受香港同行意見。

200111

分類:第62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