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怖主義之戰?

向青

《先驅》第61期,2001年(秋)

911日美國大爆炸之後差不多四個星期,美英聯軍對阿富汗開戰了。911日的爆炸引起全世界的震驚和廣泛的譴責,但是現在美英對貧弱的阿富汗進行更大規模的恐怖行動,卻得到大多數國家原則上的支持,而沒有一個大國政府表示反對。聯合國和全世界的主流傳媒也在幫助美國政府化裝為正義戰士,同時為它助威造勢。為了進行這場號稱「永久自由」之戰,美國政府已經在國內壓制新聞自由和示威自由。國務院曾企圖禁止「美國之音」播出對拉登的訪問紀錄。和平示威反戰的群眾,受到警察暴力鎮壓。居美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受到迫害。這顯示踏入21世紀的人類,是多麼不符合自己一向標榜的高尚的人性,尤其是暴露出那些統治者多麼卑鄙可恥。幸而,有消息讓人們知道了:示威反對美英政府恐怖行動的,不僅是許多國家的穆斯林群眾,還有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許多並非穆斯林的人民(首先是美國百餘所大學的學生和教職員),證明了這些國家的人民並不是完全跟著反動政府走的。

美國自立國以來,對外戰爭差不多總是得勝,而且促進了經濟成長。在例外的情形(如越南戰爭),雖不能得勝,倒也不是全國的作戰力量被敵方壓倒,尤其根本沒有讓戰火燒到美國本土來。這次在911日卻被敵方的武力直接打中了美國的心窩。怪不得美國政府暴跳如雷,首先要攻打拉登集團和阿富汗,不管他們是否真正的大爆炸主謀。美國政府自然很需要挽回它身為世界霸主的面子,更需要剷除一切已知的反美恐怖力量。

108日開戰至今,美英軍事行動還限於轟炸。地面部隊的進攻還不知道是否最近就要開始,也不知道要採取什麼方式:僅僅使用小規模的特種部隊,還是用大軍全面進攻。阿富汗和拉登方面,在美英開火後,已經宣佈要進行「聖戰」,並且直佈戰爭的目的是令美國停止支持以色列壓迫巴勒斯坦,而且從沙特阿拉伯撤軍。在這目的達到之前,要使美國不斷受到類似911日的襲擊,沒有安寧的日子。

戰爭的前景

美國一直說,它是向恐怖主義作戰,不是向阿富汗作戰,也不是想干預阿富汗的政治。但事實上它已經向阿富汗開戰,大肆摧毀阿富汗的種種設備,也殺死阿富汗平民。至於塔利班政府,即使我們相信美國真心不一定要推翻它,現在美國的軍事行動也正在促使它倒台。除非塔利班改變立場,交出拉登集團,並且完全接受美國一切要求(讓美國去檢查是否已經確實把恐怖主義的力量消滅,等等),否則美國軍事行動一定會發展成為推翻塔利班政府的行動。根據各方面的資料看來,即使塔利班的領袖有意和拉登決裂,恐怕也沒有力量做到。因此,可以斷定,只要美國戰勝,塔利班政府倒台大概是無可避免的。

美國軍事佔領阿富汗之後,會不會受到阿富汗人民無了無休的反抗,好像以前蘇聯佔領軍一樣,最後失敗呢?這當然是有可能的,不過,可能性並不大。現在的美軍比起以前的蘇軍,有三個有利的條件。第一,美國比當年的蘇聯更強大。第二,阿富汗人民經過二十多年的戰亂之後,恐怕沒有多大力量再作長期的抗美游擊戰了。第三,以前的抗蘇游擊隊背後有美國及其盟國(主要是巴基斯坦)支持,現在卻沒有哪個強國會向阿富汗的抗美游擊隊提供有力的支持。所以,我認為,美國推翻塔利班政府後,扶起一個親美政府,這個政府不用長期依賴美國駐軍支持,是有可能成功的。

塔利班實在是個很反動的集團。它在經濟、政治、文化各方面都沒有給阿富汗帶來任何進步,連進步的計劃都沒有,只有倒退。它不但不可能抵擋住美軍正面的進攻,而且不可能長期領導抗美的游擊戰。拉登恐怖集團也不可能領導抗美的游擊戰。恐怖活動與反抗統治勢力的游擊戰是兩回事。反抗統治勢力的游擊戰雖然有時也使用恐怖手段,但那只是次要的手段,嚴格地限於針對統治機構和人物,而不是恐嚇人民,反而必須與人民結合。恐怖活動則是脫離群眾的活動,甚至不惜傷害群眾。如果拉登集團能夠領導抗美(或反抗親美政府)的游擊戰,那時它已經脫胎換骨,變成政治團體了。

不要忘記,美國行動的目的是剷除反美的恐怖主義,首先剷除拉登集團。但美軍攻打阿富汗成功,不一定就成功剷除了拉登集團。也許拉登集團仍舊藏身在阿富汗,或者成功逃走了。即使 剷除了拉登集團,也不等剷除了反美恐怖主義。世界上反美的恐怖主義者,並非只有拉登集團。

拉登和塔利班的領袖號召全世界的穆斯林參加反美的「聖戰」。事實上,所有其他伊斯蘭國家的政府都不承認拉登和塔利班代表伊斯蘭教,有些還與美國積極合作。那些崇拜拉登的穆斯林,並沒有力量發動真正的戰爭。拉登能夠號召起來的「聖戰」,不過是恐怖行動而已。

恐怖主義的前景

早已有許多人指出:產生拉登和許多反美恐怖份子的根源,是長期以來美國的政策引起許多人強烈的反感,尤其在中東的穆斯林裡面引起廣泛的反感。其實,還要加上一點,就是這些強烈反感的人看不到比恐怖行動更好的對美國報復的手段。既然根源在這裡,現在美國用武力去鎮壓恐怖份子,攻打恐怖份子所藏身的國家,等於是火上加油,決不能消除人們對美國的仇恨,而只能增加仇恨,助長這些人對美國報復的傾向。美國成功把一些恐怖集團消滅,也不一定就能令所有想對美國報復的人都覺得恐怖主義行不通。也許把拉登集團消滅了,反而招致更多的反美恐怖行動。

即使美國及其盟國成功消滅了所有個人(非國家)的恐怖主義力量,那也並不表示恐怖主義真正消滅了。因為,世界上還有國家的恐怖主義,禍害比個人恐怖主義更大許多。美國所一貫支持的以色列國,五十多年不停地屠殺和用種種手段恐嚇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民。美國轟炸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的恐怖程度,超過911日的大爆炸許多倍。美國曾把古巴和尼加拉瓜的流亡份子組織並且武裝起來,派回國去搞恐怖活動。第三世界許多殘暴的政府(多數是在美國支持下)曾對本國和鄰國成千、成萬、甚至幾十萬、上百萬人民進行恐怖虐殺。現在對阿富汗的行動,不過是美國恐怖罪行一個最新的例子而已。這行動成功之後,美國及其盟國和附庸國的國家恐怖主義只會更加猖狂。那些非美國盟友的國家的恐怖主義,也不會因此停止。美國的勝利,最多不過是在恐怖主義裡面取得霸主或壟斷的地位而已。

實際上,美國及各國政府想靠鎮壓手段消滅所有個人的恐怖主義力量,根本不可能成功。因為現實的世界充滿壓迫和挫折,令許多人深感憤恨而看不到出路。不但阿拉伯和穆斯林人民飽受壓迫和挫折,還有許多社會集團和個人也深受壓迫和挫折。近年在所謂全球化的新經濟秩序下,大多數人民連就業謀生都越來越困難,更是引起廣泛不滿的巨大因素。還沒有找到有效的抗爭方法的時候,有人採取恐怖行動來反抗或發洩不滿,是無可避免的事情。現在各種傳媒非常發達,恐怖行動的直接效果可以又快又逼真地讓大家都看到,這樣就更容易讓恐怖份子在行動後得到心理上的滿足。另方面,科技的發達也讓個人容易造成恐怖的效果。

個人恐怖主義的流行,是政治和社會危機的警號,但同時又是政治運動不成熟的標誌。個人恐怖行動能打倒個別的統治人物,或者對統治機構造成局部的破環,但是不可能打倒原有的制度,尤其不可能建立起一種進步的新制度。每一種制度都是代表一個社會集團、由整個集團來維持的,他們擁有龐大的人力和物力。個別的統治人物,即使是最強有力的,也不能單獨決定整個制度是怎樣,他最多只能在整個制度上或多或少留下一些獨特的色彩或印記。整個制度的本質並非他個人所決定,也不是靠他個人的力量來維持。所以,恐怖行動即使把個別人物打倒了,統治集團也一定能夠找到別人來填補他的空缺,而維持原有制度不變。局部機構和物質設備上的破壞,也能夠補救。即使在例外的情況下,恐怖行動使統治中心機構陷入極大的混亂,最多也不過讓統治層裡面(或者最接近統治層的某一社會層裡面)的改良派上台,作一些微小的改良,而原有制度在本質上仍舊維持下來。這就是個人恐怖主義可能做到的最大成就了。但是,不論個人恐怖主義能否達到一些成就,在恐怖主義的整個活動時期裡,必然引起統治集團強有力的反應,對恐怖份子加以重大打擊,至少也能夠防止恐怖主義的繼續成功。所以,長久來看,以推翻原有制度為目標的個人恐怖主義是得不償失,必然失敗的。

個人恐怖主義常常招致統治者對人民(尤其是群眾的政治運動)加緊壓迫,甚至採取國家恐怖主義的手段來鎮壓。國家的鎮壓機構比個人恐怖集團強大得太多,個人恐怖集團沒有可能戰勝它,反而給它更多的鎮壓藉口。所以個人恐怖主義對於群眾的政治運動是有害的。志在根本改造原有社會制度的馬克思主義革命者,從原則上反對個人恐怖主義。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一旦革命的群眾運動發展起來,個人恐怖主義就自然消亡了;也只有到了革命群眾運動發展了的時候,個人恐怖主義才會消亡。19世紀70年代到20世紀初的俄國,是典型的先例。俄國知識份子組成的恐怖主義的民意黨,曾經成功謀殺沙皇,但隨後就被沙皇政府粉碎了。社會革命黨和其他組織繼承了恐怖主義的傳統,先後成功謀殺不少民憤最大的官員,但是都沒有使沙皇政府倒台。1905年的革命雖然沒有成功,卻讓革命知識份子看到了比恐怖主義有效的革命道路,就是群眾的政治運動。不久恐怖主義就明顯衰落了。在1917年的革命中,沒有了恐怖主義的蹤影。10月革命成功之後的針對革命政府的個人恐怖行動,是剛被打倒的剝削階級的垂死掙扎,它們的政治意義跟革命前的恐怖主義正好相反,很快就被革命政府壓碎了。

根據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今天的世界形勢,是暫時有利於恐怖主義繼續發展的。不但國家的恐怖主義正在猖狂進行,連個人恐怖主義也有繼續發展的條件,那就是:一方面社會危機嚴重,另方面群眾革命運動還沒有興起。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個人恐怖主義是不會消滅的。國家的鎮壓最多只能摧毀一部份恐怖力量,尤其是令一些比較大的恐怖主義組織無法維持,卻沒有辦法完全消滅那些零散的、不斷再生出來的個人恐怖份子。結果一方面是在美國霸權支配下的世界資本主義,另方面是反抗它的個人恐怖主義,兩者殘酷地互相鬥爭,誰也消滅不了誰,而世界人民的生活越來越痛苦━━這就是人類最近的前景。倘若創造新社會的群眾革命運動不能及時興起,打開出路,最後的結局將是文明的毀滅和人類的永久沉淪甚至滅絶。

拉登恐怖集團是個很特別的恐怖集團。拉登本人是沙特阿拉伯人,他的集團裡多數成員也是沙特阿拉伯人或埃及人。他們的立場是反對沙特和埃及的政府以及它們的後台美國。從這方面看來,他們跟一般的個人恐怖份子是一樣的。但是最近幾年拉登集團得到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庇護和支持(有人說現在實際上拉登集團已經支配了塔利班集團),因此可以說它已經變成國家的恐怖機構了,至少可以說是半國家機構了。它以一個最貧弱的國家的恐怖機構的力量去對抗世界第一強國(甚至最強各國的聯盟)的恐怖力量,顯然不可能最後勝利。再看拉登集團的政治理想。它不像一般的個人恐怖集團,不是想用一種進步的新制度來代替現有制度,而是想恢復以前伊斯蘭國家的盛世,按照伊斯蘭經典來改造社會。這種理想在當今時代實行起來,只能建立類似塔利班那樣的政權,所以更是不可能成功的反動幻想。拉登一類的恐怖份子,對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人民和統治者不加區別,一律攻擊不但是罪惡,也是自尋死路的愚蠢行為.總而言之,不論拉登集團能夠繼續取得多少恐怖主義的成就,它最後的政治目標一定不能達到,組織恐怕也維持不了多久。倘若拉登集團的失敗能夠幫助人們離開恐怖主義和伊斯蘭原教旨的偽革命主義的死胡同,轉入真正創造新社會的群眾革命道路,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200110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