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

中國大陸成為世界(TNC的血汗)工廠

劉宇凡

《先驅》第62期,2001年(冬)

依附性的發展

日本的經濟不景已持續多年,1997-98年的亞洲危機也重創了許多國家。刻下美國也正式踏入衰退。但是,廿年來中國經濟卻維持9%的年增長率。事實上,自1979年以來中國經濟已增長了六倍。

近來越來越多人談論中國將成為「世界工廠」。目前中國製造的彩電、洗衣機、冰箱、冷氣機、微波爐等產量,居世界前頭幾名內。據說,1999年中國生產的彩電佔世界彩電銷售額四成。中國製造的玩具,也佔美國入口的七成。像家電業的海爾,不僅成為中國國產家電的龍頭大哥,而且在海外都有投資與市場。事實上,也越來越多外國跨國公司把生產轉移中國。自九十年代以來,共有719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流入亞洲,當中中國佔了四成半。美國通用車廠在上海投資了15億美元建廠,而摩托羅拉則取消了美國的四萬個職位後,轉而到中國投資34億美元,成為中國最大外資。台灣的電子業更大半已跑到大陸。現時四萬間台資的總投資額達到600億美元。日本彩電大企業如松下、東芝、三洋電機、三菱等,已將他們的彩電生產基地移師中國。奧林巴斯關閉了日本的數碼相機生產線,搬到大陸。本田的電單車、京都陶瓷等也是這樣。日立打算在未來五年把中國的生產從2.5%增至7%,而三菱則打算把中國的生產增至海外生產的25%。據說日本製造業工人在過去十年已減少三百萬。看來還會進一步減少,因為都跑到中國去了。據說日本貿易振興會曾作過調查,有42%日本企業打算把生產線轉移大陸呢。照這個趨勢中國在未來廿年難道不會像南韓一樣成為工業強國嗎?

問題是未來發展往往不是現狀的簡單延續。在全球資本主義時代尤其不是這樣。

中國工業過去廿年的確有很大發展,但是仍不脫其為依附性的發展。家電業之所以急速發展,是因為中國把外國成套生產設備搬到中國。中國紡織品今天在全世界都買到,但是中國紡織品出口越多,進口紡織機便也越多,因為國產紡織機始終不及外國。即使貼上「中國製造」的紡織品銷到日本,但是製造紡織品的機械可能還是日本的。

如果連輕工業的生產設備尚且如此,那麼重工業及高科技就更是如此。大陸的電信業、軟件業也有大發展,但核心的技術仍是依靠進口。中國的訊息產業技術專利申請中,大半為外資企業所有。技術轉移的確發生,但跨國公司總是把已經快將過時的技術才會願意轉移給你。過去十年中國花了一百億美元購買外國的軟件技術專利,但是就算中國願意再花多些錢,也買不進最尖端的技術。目前,中國一些支柱產業在生產設備上越來越依賴進口:石油化工裝備的80%,轎車業的70%,數控機床、紡織機械、大型工程機械等的70%,都要依靠進口。

其次,中國出口加工區雖然大量吸引外資,但是中國人能從中獲得的那部份附加值是很小的。現在世界上五成芭比娃娃都在中國製造。在美國每個售9.99美元,當中的7.99美元是美國境內的運輸、銷售成本再加上跨國公司的利潤,另外一元給香港拿去了作為管理運輸費用,台灣、日本等國再分掉65美仙的原料費,中國只拿到最後剩下的35美仙加工費。當年英國成為世界工廠,那是貨真價實的,因為資本與技術都在英國資產階級手。但是中國的「世界工廠」呢,卻正相反,只是帝國主義及跨國公司在華的「世界加工工廠」,其所創造的利潤大半落在跨國公司手中。靠跨國公司吃剩的殘羹,在日益險惡的全球競爭中,真的那麼容易成為發達國嗎?

中國之所以能比東南亞國家吸引外資,首先是因為中國政府極其優待外資:在稅務上減免,便宜的土地,容許外資經營的部門越來越多,甚至是利潤保證。但更重要的,是極其便宜的工資。大陸工人的兩天薪酬只及日本工人一小時的工資。雖然設立最低工資制,事實上許多外資分判商所付的往往低於法律規定。大陸出口加工區的工資。甚至比印尼的還要低,更不用同泰國相比了。而工資低微本身又同中共壓制獨立工會極有關係。由於缺乏工會、集體談判權等武器,工人對於資本家的種種刻薄剝削都只能忍氣吞聲。在這方面大陸工人甚至連印尼工人也大大不如。但是,這恰恰是中國的「競爭力」所在。難怪在全球845個出口加工區的2,700萬工人當中,中國工人竟然佔六成,即1,800萬人。在這些加工區,工人忍受著缺乏職業安全保障、長時間加班、經常受侮辱的待遇。

南華早報(20011030日)報道了大陸的德國商會主席Jorg Wuttke的看法:「東南亞須醒悟,中國正有吞掉所有對外投資之勢頭。他們有的只是旅遊業,農業及原料。若論製造業,我們為甚麼要去東南亞而非去中國?……南韓與台灣都已完成從農業到城市經濟的過渡。他們工資高,又有工會。但中國有的卻是無盡的勞工供應,而且許多年內都如此。」

這位商會主席的心中話本來是:南韓和台灣工人都有自主工會,而大陸工人沒有,所以呢,工資才可以被壓到那麼低。從這段話也可以知道,外資流入本身是以中共高度壓制工人階級為前提的。沒有後者就沒有前者。而依靠高壓賤賣中國勞動力及資源,以博外資青睞,又有何值得騙傲?

經濟永遠增長?

有人說,不論怎樣,中國經濟是在增長中呀,而這早晚也會惠及一般人民。問題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基礎本身是挺薄弱的。

中國的高速增長首先是建築在債務之上。各地為了「築巢引鳳」(鳳即外資),競相借債發展基建及其他項目。在外債方面,現時已高達1,700億美元,同外匯儲備差不多。外債同國內生產總值之比,從1985年的5.2%增加到1999年的15.3%。這還只是官方數字。1998年廣東信託公司的破產顯示許多隱形外債,確實數字無從知曉。事實上,所有中國的官方數字都是不可靠的,包括經濟增長數字。所以,外債數字可能比官方數字高出許多。1998年,美林證券指出未統計外債為300億美元,按此口徑計算的外債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就達到18%,是一個相當高的數字。但不論是正式頒佈的還是隱藏起來的外債,中國早晚都要還。但它的還債能力,卻因越來越多雄心勃勃的投資計劃泡湯,又或因貪污而令公款消失,而備受質疑。

在內債方面,廿年來從48.7億人民幣增至4,000億,即增長80倍。而這本身又同廿年來中央財力相對縮小很有關係。在1978年,政府收入佔國內生產總值29.5%,但是到了1999年數字下跌為13.3%。這是因為中國的市場化改革令國民收入的分配更多地流入官僚個人、新生資產階級手中,而較少地流入政府稅收。但是,另一方面,無數經濟部門仍然需要政府大力投資。尤其自從1997年以來,由於消費疲弱,生產過剩而經濟放緩,政府為了刺激經濟而採用凱恩斯主義政策,即擴大政府投資和消費,這在在需財,但中央財政收入卻在經濟比重中逐漸下降。為了維持支出政府只好不斷大舉內債。

內外債務之重如今已令政府到了借新債還舊債的地步。政府赤字已經超過了國內生產總值的3%(官方數字較低是因為官員故意不把國債利息支出列入財政支出)。這已超出國際警戒線,歐盟也把超越3%視為財政不穩健的國家,不能加入歐盟。

外債越借得多,越需要增加出口、換取外匯以便還債。再加上進口外國生產設備的需要,結果是中國的增長日益依賴外國市場。近年來,中國的進出口貿易已經高達國內生產總值的35-40%,比美國的不足20%還要高一倍。

現在,中國的經濟增長,一半要依賴出口及外國資本。這種嚴重依賴外國資本、技術及外國市場的發展模式,是典型的依附性資本主義模式,也就是中國的巴西化或拉美化。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旦外國市場不再能吸收那麼多中國產品,又或國際資金流向改變,那麼中國就會大受影響。事實上,九一一事件之後,由於全球經濟衰退已經迫在眉睫,所以朱鎔基總理最近已經表示經濟增長要減少兩個百份點。

何況,中國經濟的增長,較少是由於勞動生產率的顯著提高,較多是由於大量的勞動與資本的投入。這是一種粗放經營而不是集約經營。在中國,每一個單位產出,所消耗的能源要比發達國家高3-10倍。這種狀況在改革開放中並無顯著改善。在1979-90年之間,生產力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佔42%,而資本與勞動佔37.7%。到了1991-95期間,生產力增長的貢獻率下降為26%,而資本與勞動的貢獻率增加到57%。這種靠大量耗費資源的增長模式顯然不是可持續的增長。過去中國人常稱中國地大物博。其實不然,現在中國的人均耕地不到兩畝;國產石油也不足國內使用;淡水資源也有在二三十年內乾枯的危機。不扭轉這種勞動生產率低下的局面,中國經濟增長長遠而言難以樂觀。

在短期內,由於中國入世剌激外資大量流入,有可能繼續有助經濟增長。但是,能夠維持多久很難說,因為並不是所有流入外資都能創造新的就業機會。相反,那些進行收購合併的外資,則只會減少就業機會。再者,中國企業基本上無法同西方及日本的跨國公司競爭,許多企業都會因此倒閉。官方的英文中國日報最近承認,失業率會上升超過一倍。這意味總失業人數會升至四千萬。這還只計及城鎮。農村因中國入世而令失業再增加一千萬,再加上原來的二億剩餘勞動力,農村失業情況會非常驚人。失業惡化本身又使本已疲弱的國內需求更見疲弱,進一步限制了經濟發展。

此外,中國的銀行,在1996年的呆壞賬就已經達到25%,比東亞危機前的日本(12%),泰國(13%),印尼(10%),南韓(8%)都高。但這個數字還沒有包括近年遍地開花的信託投資公司以及各地政府在香港的窗囗公司,而後二者的呆壞賬比率可能更高。由於銀行呆壞帳太高,而入世後外國銀行直接與中國銀行競爭,在資本管制又己大大放寬的情況下,中國發生金融危機的可能性也增加而非減少。

退一步說,即使中國經濟能無限期繼續增長,也不代表不會發生其他社會危機。過去廾年,經濟大大增長了,但隨著貧富懸的擴大,意味增長的好處主要落在官員及新富手中。中國的堅尼系數,廾年間從世界最低之一(0.2)上升為世界最高之一(0.46)。這種赤裸裸的社會不公本身正是社會動盪的溫床。在中外老闆一片歌中共之功、頌世界工廠之德的大合唱中,我們應當不難在今天的印尼、泰國、墨西哥等國(他們有哪一個不曾被大大唱好過?)的民生凋弊及動蕩不安中找到未來中國的影子。

從第三世界的「反帝典範」變成與第三世界比賤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曾經大大鼓舞了第三世界、特別是亞洲各國的反帝的民族獨立運動和革命運動。五十多年後的今天,歷史竟然開了一個大玩笑。中國竟然成為一個率先討好外資及美帝的大國,並為此而同其他發展中國家比賤,而這種惡性競爭引起了彼此的磨擦。

中國正在同其他發展中國家為爭奪外資流入及出口份額而競相降低關稅,提高給外資的稅務優惠,進一步壓制勞動人權及工會自由。1995年中國為剌激出口而把人民幣貶值,本身正是促成亞洲金融危機的遠因之一。現在,中國以巨大讓步來換取加入世貿,這一事實正標誌了新一輪的割頸競爭已經開始。1999年中共為求入世,竟然在同美國談判時,在入世承諾上作出比印度所作的還要大得多的讓步。印度為了同中國競爭,只好在其後向美國進一步開放市場。今年,當中國願意把中國農業支持從10%降為8%,以換取美國同意中國入世時,印度便立即發表聲明,表示關注中國沒有堅持發展中國家的應有權利。今後這種惡性競爭還會加劇。

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只有800美元,屬於低度發展中國家。但是由於中國有13億人口,所以其經濟總量還是舉足輕重的。13億乘以任何數字都是驚人的。因此,中國何去何從無疑對亞洲以至全世界都有重大影響。現在世貿、世銀、跨國公司紛紛力促中國農業減少自給自足的糧食生產,增加進口糧食及增加出口經濟作物。中國一直維持95%以上的糧食自給率,但是內外資本主義勢力都正在施加壓力,要中國政府降低自給率,甚至最好降到80%。但是,要知道,那種出口導向模式尤其不適合中國農業。在糧食的世界市場上,平均每年有2億噸供應,但那也只夠四成中國人口食用。即使中國有足夠外匯,世界市場也無法供應全部13億人口的需要。事實上,即使中國只要多進口一兩成糧食,就會立即引起世界糧價上升。1996年,當中國進口了比往年多的糧食,即進口了2500萬噸,就已經引起其他糧食進口國不滿,因為那已佔世界市場供應量的10%,從而引起糧價上升。正是那一年,李鵬總理要出面安撫其他國家,保証維持95%的自給率,亦即進口不超過5%(大約等於2500萬噸)。但是,現在中國加入世貿,將很有可能進一步降低中國的自給率,從而引起發展中國家的惡性競爭。

此外,中國這種同其他發展中國家比賤的發展模式,也正在促使亞洲發達地區,即香港、台灣和日本的工業及其他資本加快外移,使三地失業率再提高。

這種發展模式,對於世界一切勞動人民都是死路一條,唯一出路就是各地和中國勞動人民聯合起來,制止這種割頸競爭。怎樣制止呢?是不是回到自給經濟去呢?不是的。過去廾年亞洲各國和中國的經濟交往已經達到密不可分的程度,所以我們決不是要回到自給經濟去。相反,我們追求各國密切的交往。但是這種經濟一體化只應建築在勞動待遇競相上調的基礎上,而不是像現在那樣建築在勞動待遇競相下調之上。換言之,就是經濟整合必須立足在各地勞動人民的政治自由的基礎上,必須以勞動待遇向最高水平逐漸看齊為前提。中國以至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勞動人民越能提高待遇,反過來就越能減少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惡性競爭,同時也越能減少發達地區的資本外移的速度。所以,亞洲各地勞動人民必須互相支持彼此的勞權運動。我們更要認識到,在資本主義下面是不可能真正實現上述目標的。只有在勞動人民當家作主的新社會下才有可能。

2001/12/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