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

一個拇指與一隻手﹕200萬與8000元

林木(轉載)

「為什麼大款的“拇指”與打工妹的“手”的“標價”竟如此不均衡、如此懸殊?」

19981030日的《北京青年報》﹐刊登了一則十分引人注目的社會新聞﹕

珠海市一位出身建築專業﹑事業有成﹑財運亨通﹑擁有數以億元計私人投資和產業(其工程已在珠海遍地開花﹐連古城西安也有他5000萬元左右的工程)的32歲私營企業主﹑青年大款W﹐在中國太平洋保險公司珠海分公司投下了一宗保額為2000萬元的終身養老和意外傷殘保險。為此﹐這位青年大款每年要向保險公司繳納40多萬元﹐連續繳納20年﹐共計約八﹑九百萬元。而他換來的﹐則是一種能享受一輩子的“實惠”或社會權利﹐即﹕W60歲開始﹐可每年領取120萬元養老金至終身﹔W百年之後﹐保險公司將一次性給付其繼承人1000萬元保險金﹔W如遭意外﹐保險公司將有義務最高給付2000萬元保險金﹔該宗保險中的意外傷殘保障按規定共有241項給付標準──例如﹕喪失一個拇指將給付其200萬元﹐除拇指之外的其他任何一個手指將給付100萬元﹐小腸被切除2/3長度將給付800萬元﹐胃破裂修補術後將給付50萬元﹐等等。

從上述保險給付額看﹐大款W的身價﹐價值為2000萬﹔而其一個拇指的單價﹐則高達200萬﹐可見其金貴﹗

有必要在此聲明﹐作為讀者﹐我們都不希望W因意外喪生而得到2000萬元,也都不會希望W為兌現200萬元而真的喪失一個拇指。我們只是由此得知了一位大款的身價及其“零部件”──例如一個拇指﹐究竟可以值多少錢。並有所感嘆﹕一個拇指即值200萬﹗而200萬元﹐可以買多少台電腦﹐多少輛轎車﹐多少套住宅﹐使多少小康人家能“錦上添花”﹖又可以使多少上不起學的窮孩子能進入“希望小學”﹐多少下崗工人能領到拖欠的生活費﹐多少報銷不了醫藥費的退休老人能得到及時的救治……﹐總而言之﹐能為多少貧困家庭“雪中送炭”啊﹗

當然﹐我們知道﹐西方國家無疑早就有更值錢的拇指。而且知道﹐我們這裡也進入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時代﹐“能人”因此有機會脫穎而出成為“當代英雄”──大腕﹑大款﹑富商﹑巨賈﹐等等。而只要“能人”如雨後春筍般涌現﹐那就什麼樣的諸如此類人間奇跡都會飄然浮出海面。因此﹐更金貴﹑更令人驚嘆﹑更惹人艷羨的拇指﹐也一定會在我們這裡出現﹗但是﹐現今價值達200萬元的拇指問世﹐已足以說明一個人的“成功”或“先富起來”﹐能使“他”或“她”擁有怎樣高貴的身價及“零部件”價格﹐使“他”或“她”能步入可怎樣驕傲的“炫耀”﹐並惠及於其子孫的境界了﹗

大概也正因此緣故﹐《北京青年報》這篇報道特意引述說﹕人壽保險除了有保障功能﹑儲蓄功能等等之外﹐還有可“避免繳納過多的遺產稅”﹐以及可“炫耀”的功能。而關於“炫耀功能”﹐該報道的結束語引用一位買了巨額保險的老闆的話說﹕“當你同人做生意時﹐你就告訴他你買了多少人壽保障﹐顯示你的經濟實力﹐很有說服力。”

打工妹的手﹕8000

1999129日的《法制日報》﹐刊載了一則能使人關注到還有“另一個方面”的社會新聞﹕

一個不滿16歲的四川省資陽市農村外出打工妹姚瓊﹐有幸被招進河北省高碑店市泗莊鎮黃村泰華革塑製品廠打工﹐待遇是﹕包吃包住﹐每月工資160元。上班第一天﹐這個沒有經過任何技能培訓的打工妹便直接和壓塑機打上了交道。199781日晚﹐剛滿16歲的姚瓊上長夜班(注﹕這是違反勞動法關於對女職工和未成年工“不得安排其延長工作時間和夜班勞動”之規定的)﹐不幸於次日凌晨2時許﹐被早該修理的壓塑機(出事前老闆曾檢查過這臺機器﹐但卻說“沒問題﹐繼續干”)咬住了左手﹐其5個手指當即粉碎﹐鑽心的疼痛使她頓時倒在血泊中昏了過去……。

因老闆張金明不願“多”花錢﹐姚瓊當夜被送到北京積水潭醫院作了從根部鋸除左手五根手指的手術處理後﹐未等第二天治療方案開始就被匆匆轉到某門診部﹐又經先後三次手術處理﹐仍未控制住傷口腐臭流膿。醫生說至少還應再治療兩個月﹐但老闆卻不允許她繼續住院了。他對從四川老家趕來的姚父說﹐“已經花掉5萬多元﹐再也醫不起了﹐要醫﹐只能弄回泗莊鎮去醫”。(實際上﹐張金明僅為姚花了1.2萬元醫療費﹐但卻暗中以冒名頂替的伎倆﹐從太平洋保險公司石家莊分公司高碑店辦事處騙取了1.3萬元保險金。等於他一分錢沒花﹐還倒賺了一千元﹗)萬般無奈﹐姚瓊只好回泗莊鎮﹐但卻並沒送進醫院﹐僅被帶去換過一次藥﹐老闆張金明就又讓姚父立即把人弄走﹐揚言“否則就一概不管了”。迫使姚父不得不接受老闆給姚瓊一次性補償8000元(此為討價還價的結果﹐最初張金明只出價2000元)──即用8000元買斷這只手的“協議”。

揣著“賣掉一隻手”得來的8000元含淚回鄉後﹐姚瓊的傷口始終沒有愈合且繼續化膿感染。幸運的是﹐當年在社裡當過知青﹑現任資陽市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庭長的廖忠得知姚瓊的不幸遭遇後﹐十分義憤。經他聯係﹐資陽市大地法律服務所無償派出兩位法律工作者作姚瓊的全權代理人﹐輾轉多方取證後﹐向河北省高碑店市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要求判張金明賠償姚瓊工傷津貼﹑傷殘補助﹑治療費用等共計13萬元。沒想到﹐最後得到的卻是一個“無奈的結局”──高碑店市法院的辦案人員﹐在兩位訴訟代理人不在場的情況下進行調解﹐促成姚﹑張簽定了一份由張金明在19981228日前一次性賠償姚41000元的協議。但截止到1231日﹐張僅付款21000元。姚最終能否拿足41000元﹐尚不得而知。

從老闆張金明開出的“補償”額或“買斷”價──8000元看﹐打工妹姚瓊賴以勞動謀生的“一隻手”(或五個手指﹐當然包括一個拇指﹐加手掌)的價值﹐僅為上則新聞中大款W“一個拇指”的價值即200萬元的1/250

而從訴訟調解達成的最後“協議”價──41000元看﹐打工妹的“一隻手”﹐也僅相當於大款的“一個拇指”價值的1/49

“現代市場經濟”的“標價”及“平等”﹑“公正”

對比上述兩則新聞﹐不勝感慨﹕

世間的一切幾乎都被商品化了﹐都有了價格或“價值”﹐而且﹐似乎都是那麼自然而然﹑那麼有根有據地被打上“標價”的。既然人的良心﹑名譽﹑操守都能標價格﹐何況大款的“一個拇指”﹑打工妹的“一隻手”呢﹗

說也說不清楚的是各種不同個人及其零部件被給予“標價”的依據或標準究竟是什麼﹖是“人類一般勞動的凝結”量﹐還是“供求”關係﹐抑或是其他什麼東西﹖若依據或標準都說不清﹐更具體的問題恐怕就更說也說不清楚了﹗如﹕為什麼大款的“拇指”與打工妹的“手”的“標價”﹐竟如此不均衡﹑如此懸殊﹖難道“大款”可借以炫耀的“拇指”﹐真的值那麼多錢或更多的錢嗎﹖而“打工妹”需賴以勞動謀生的“手”﹐就真的只值那麼一點錢或更少的錢嗎﹖

如果認為這是合理的﹐那麼﹐在當今世界﹐作為“現代市場經濟”產物的“美國三巨亨富敵48國”﹐“世界前225位富翁的財富相當於25億人(世界人口的47%)年收入的總和”﹐“世界前358位億萬富翁的資產超出擁有世界人口45%的國家的年收入”等等現實﹐也是合理的嗎﹖

(原載《中流》1999年第5期)

分類:第62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