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帝汶與「人權帝國主義」的危險

Gerard Greenfield  嵐山 譯

《先驅》第54期,199911

編者按:

本文批評了那種以為聯合國維和部隊派駐東帝汶是代表和平有了保障的觀點。表面上看,好像錯的是本文作者,因為自從維和部隊進駐後,屠殺停止了,印尼民兵大大收斂了,甚至有些被維和部隊繳械。從這方面看,東帝汶人民暫時有了和平。然而,他們是否從此自由了,其獨立權利從此有保障了?顯然不是。要知道,以澳洲為首的維和部隊,不僅會解除印尼民兵的武裝,而且會解除東帝汶游擊隊的武裝!當印尼民兵仍然散佈各處,而維和部隊自己仍然沒有深入腹地的情況下,這樣做豈不是置東帝汶人於險境?更荒謬的是,維和部隊不僅不打算把印尼駐軍繳械,而且還稱贊它呢。東帝汶領袖古斯芒聲言反對繳械,可是很明顯他處於劣勢,而澳洲為首的維和部隊正在指揮一切。這究竟是捍衛東帝汶人民的自衛權利,還是在毀滅他們?略知內情的人其實毫不奇怪。在大屠殺進行時,四千人的東帝汶遊擊隊為什麼留在駐地沒有拯救自己的同胞?因為聯合國及帝國主義國家不允許他們介入,說這樣有礙事情解決!為什麼這些國家要縛住東帝汶人民的手腳?說到底是因為他們實際上仍是印尼獨裁政府的支持者。本文介紹維和部隊的往績,有助讀者了解來龍去脈。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八月,世界各地都有示威要求制止東帝汶民兵及其後台━━印尼軍隊━━的屠殺。東帝汶有廿萬人被迫離開燒焦了的家園,三萬人要逃到無水無庇蔭的山區,更有數以千計受傷、被殺或失蹤。可能仍需幾個月才能知道這個悲劇的全部死亡人數。

從頭起印尼軍隊及印尼內務安全部隊都是屠殺的幕後黑手。所以國際聲援運動理應要求印尼軍隊立即悉數徹出東帝汶。於此絕無可疑。但是,對於許多人要求聯合國派出維和部隊,我們就不能不有所懷疑了。

包括香港在內的世界各地民間團體都有提出第二個主張。特別是澳洲、美國、葡萄牙等地的聲援運動,都愛把東帝汶狀況與北約轟炸科索沃相提並論,意謂北約既介入科索沃,為何聯合國不介入東帝汶,以保障人權?就算是曾經反對過北約轟炸科索沃的左翼今天也主張聯合國駐軍。他們實際上把這個要求當成國際團結運動的中心主張,所以九月底當澳洲部隊率領維和部隊進駐東帝汶時,國際聲援運動就完了。國際勞聯本擬在九月卅日號召一個國際行動,但一旦維和部隊宣佈進駐,他們就取消行動,彷彿東帝汶人民已獲得拯救,問題已獲解決。

對維和部隊的這種想法,實應反思。這個立場暗含兩個前提,第一個是聯合國是超乎民族國家之上的國際機構,因此真心關懷人權與民主。儘管許多人都知道歐美支配了聯合國的許多活動,特別是軍事行動,人們依然這樣想。最近美國說聯合國欠它35億美元;這筆欠款來自美國參與維和部隊的軍事開支。此外,許多聲援運動都直接呼籲美國及澳洲政府派軍東帝汶。這反映他們也知道,聯合國的決定其實首先是美國及其盟友的決定。其次,要知道,參與維和部隊的各國軍隊,仍歸其所屬國家的軍事指揮部指揮。所以實際上維和部隊並不具有那種高於民族國家的權威。

第二個前提是聯合國維和部隊把參與其中的美軍、澳洲軍也變成和平愛好者而不是殺人者,甚至是有效的和平保障。但是,倘若我們看看聯合國在過去五十年的維持和平的行動,不論是過去的卅四年還是近十五年的歷次軍事行動都未曾有效帶來和平。

最近聯合國派駐波斯尼亞的維和部隊注意的是怎樣保護自己,而對於平民被殺卻往往袖手旁觀。在199448月間的盧旺達,聯合國部隊也是袖手旁觀屠殺數以萬計平民,然後在九月徹出。在這場大屠殺中可能有為數65萬人被殺。同時,比利時及法國都支持過政府軍,而正是政府軍進行了大屠殺。

19891997年間,聯合國先後派出過三次維和部隊到安哥拉,但都沒法收繳敵對雙方的武器,以至1998年底內戰再起。現在已有90多萬難民逃難。維和部隊在1992-93年間也沒能在柬甫寨阻止戰爭,沒能解除赤柬的武裝及其他私人軍隊的武裝。他們成立了聯合國派駐當地的官僚架構,並致力保護自己。他們中有些人還從事毒品走私及盜竊,包括盜竊聯合國的寶馬名車,並賣給越南軍官。當維和部隊在1993年徹出柬甫寨時,戰爭仍繼續,直至19977月一場政變結束了由聯合國支持的民主選舉的政府。

但維和部隊不僅未能帶來和平及保障人權,它自己甚至有份參加軍事侵略,殺害平民及侵犯人權。最有名例子是1993-95年維和部隊在索馬里駐守時,比利時、意大利及加拿大報紙均先後披露維和部隊虐待、強姦及謀殺當地人。這些照片首先在比利時刊出。其中一幅是兩個比利時軍人兩頭抓住一個索馬里小孩放在火堆上。比利時軍事法庭隨後裁定二人無罪,說軍人不過是在玩玩而已。另一張照片顯示一個回教索馬里小孩被強迫渴鹹水和吃生蛆豬肉。加拿大的維和部隊把一個十六歲孩子虐待至死,還笑著同屍體拍照。有47個加國軍人被控在守護一所醫院時酗酒、騷擾病人及從事黑市交易。

把維和部隊描繪為和平保障的人實在是忽略了軍事化生活的陰暗現實。人所共知,兵士需要女人,所以軍事行動同強迫當娼關係密切。二戰時日本軍人把大量女人強迫變成「慰安婦」;越戰時美國軍人大舉在泰國與南越嫖娼。聯合國維和部隊也不例外。1992-93年,有二千個年輕婦女從越南胡志明市被送到金邊去為維和部隊當娼。維和部隊也促進了柬甫寨及越南的雛妓行業。1992年莫三鼻及的維和部隊據報找來12-18歲的女孩當娼,而有關費用列入聯合國開支。1996年第一次的反對性商業剝削兒童的世界會議有一份報告就指出:軍人與娼妓的關係可以在聯合國維和部隊中顯露。維和部隊促進了娼妓事業,包括雛妓,當中許多來自孤兒及被遺棄者。

許多年前,帝國主義曾經打著傳播文明的旗號去屠殺及奴役亞、非、拉等民族。為了幫助後者,他們就得去殺人。今天,北約及聯合國則打著人權旗號去殺人。北約轟炸科索沃其實主要是為了促進帝國主義的利益而已。不過,這種「人權帝國主義」代表帝國主義為了方便支配世界而採取的一種新方針,同過去單純軍事侵略及殖民化不同。正如社會主義學者Ellen Meiksin Wood說:

「新帝國主義的另一面是新型的軍國主義。它沒有領土野心,也不想侵略民族國家。其目的不是對特定的殖民地及特定疆界確立霸權,而是對全球經濟確立無限霸權。所以,它並不致力侵吞領土,而是用大量暴力去確保全球資本的霸權,實際上也就是讓某些民族國家利用軍力去促進這些國家的資本的霸權,尤其是讓美國這樣做,以便能毫無阻礙地自由往來於全球經濟。」

如果要抗拒新帝國主義,就要我們抵抗那經常大量使用的暴力,抵抗支配我們生活以至世界的全球資本。相反,號召這些政府以人權為名作出軍事干預,只是鞏固全球資本主義的權力,把我們的運動屬從於帝國主義戰略,把敵人變成朋友,把平民變成須要拯救的受害者。任何人想結束種族主義、戰爭,想支持民族解放運動,就須要依靠工人階級自己的行動,就須要為民主而同資本主義鬥爭,而不是要求它的血腥干預。(註釋從略,有興趣讀者可來信索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