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期

一縣長助理說: 「十五大以後,工人就不再是主人翁了」

《先驅》第53期,19998

19971216日,山西省壽陽縣木器廠在全廠90%的職工的反對聲中,被主管部門以80萬元的價格出賣了。簽字時被拒之門外的許多老工人流下了淚水。

今年118日,壽陽木器廠工人代表李德明、任巨英來到本報記者站,拿出一堆呼籲材料說:「一個當年由3名老工人集資建廠,歷經43年、凝聚了幾代人心血的工廠,就這樣被不明不白賣給了一個個體商人,現在還讓我們辭職,這下,我們這些工人怎麼活啊!」

改制中,工人們一致擁護股份合作制,縣二輕局局長鄭自君卻說:「股份合作制是把『大鍋飯』改成『二鍋飯』,當前改革根據上面的精神,主要是賣。」

壽陽縣木器廠是個有47名職工的集體企業,近年來生產形勢不太好,有很長時間發不了工資。可是工人們說,在上級強行指派曾經是個體商人的弓風華來給他們當廠長之前,他們還出幾件產品,弓風華來後,主要工作是從太原等地拉回家具在壽陽賣,廠子就停產了。

十五大以後,全國掀起了企業改制的浪潮,壽陽也不例外。木器廠先後四次召開職工(代表)大會,同意企業實行股份合作制。想不到的是,縣二輕局已經替他們做了主,在去年的126日出台了一個《木器廠產權置換方案》,主要意思是把木器廠一次性整體出售。職工們反對這一決定,在一次會上質問,我們47名職工,有43人要求搞股份合作制,為什麼還要出售?二輕局局長鄭自君當場表示,不知道大家要求搞股份制,咱們可以再商量。

可是過了兩天,128日,縣電視台就播出了出售企業的公告。第二天工人們找到二輕局,鄭自君「開導」他們說,股份合作制不是徹底的改革,是把「大鍋飯」改成「二鍋飯」,我們要搞的出售,才是一步到位的改革。工人們說,我們是集體企業,改制也要經過職代會討論,為什麼不和我們商量就賣企業?這位鄭局長的回答是,你們工人上班拿了工資,取了應得的報酬,就不能對廠裡的事說三道四。你們說也可以,但是說了沒用。

1216日,果然象鄭局長說的,工人們「說了也沒用」,縣裡有關部門無視工人的反對,舉行了出售木器廠的簽字儀式,由鄭自君代表企業,在沒有競價對手的情況下,把木器廠賣給了原任廠長弓風華。簽字儀式搞得頗為隆重,縣委、縣政府、縣二輕局等有關部門的領導全都出席了,獨沒有象往常一樣通知縣總工會,木器廠的工人們聞訊趕到,也被拒之門外。

面對工人們「鄭自君不是我們廠的法人代表,憑什麼代表我們廠簽字賣掉企業」的質詢,縣委宣傳部長、縣企業產權置換領導小組辦主任李文瑞說:「企業的產權有工人的一半,也有政府的一半,你們要聽政府的。政府已下了決心,你們胳膊拗不過大腿,趁早死了這份心。」他還循循善誘地給工人「現身說法」━━「比如你們和我打了架,公安局來了,只會抓你不會抓我。」

簽字儀式後,縣裡的公證處認為這種做法欠妥,不給公證。直到一個多星期後,縣委書記把公證處負責人叫去,說你們不辦,縣裡就換個人來辦。這才在「胳膊拗不過大腿」的情況下辦了公證。

工人們即將無家可歸、無工可做,縣長助理、勞動就業局長李富祥竟說,十五大以後,就是要把企業都賣給個人,工人只是勞動者,不再是主人翁。

木器廠被賣掉時,縣裡同時出台了一個《木器廠人員安置分流意見》,主要辦法是「辭職補償」,每個工人按工齡長短,以一個計算公式算出補償金,一次性發給工人,同時要工人必須寫出辭職報告。工人們說,這是強行剝奪我們的勞動權,割斷我們和企業的聯繫。

對於不願辭職的工人,「辦法」的規定是把人事關係轉到縣裡的勞務市場,可是縣勞務市場尚不具備安置下崗工人的能力,這一來,工人不僅沒活幹,也沒有飯吃。

更讓工人想不通的是,這次出售把廠裡的一片職工宿舍也一並賣給了弓風華。他們擔心,如果真如弓風華所計劃的那樣,在這塊廠區開發房地產的話,數十名職工及其家屬就要無家可歸了。工人們說,搞改革我們衷心擁護,可是縣裡一些領導人的這種強姦民意的改制,無疑是砸了我們的碗又端了我們的窩,難道讓我們這些工人街頭露宿,沿街乞討!

轉載自《經濟研究資料》

1998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