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期

民主黨與灰姑娘

許由

《先驅》第51期,19992

民主黨內的派系鬥爭,表面上沸沸揚揚,真正的分歧不見得很大。溫和派強調議會活動,所謂激進派強調街頭行動;前者向統治階級力證自己並非反對黨,而後者強調要當反對黨。有人固此說前者代表中產階級,後者反映基層呼聲。不過,什麼議會、街頭,只是鬥爭形式吧了。最革命的黨都會主張用議會講壇;最反動的法西斯黨則最強調街頭鬥爭。判斷一個黨的階級性,主要不是根據這些鬥爭形式,而是它的綱領。就已公佈的資料看,實在看不出幾派之間在綱領上有何不同。大家都同樣尊奉右派立場,即自由市場至上論。民主黨一向連最低工資也反對。沒聽說過激進派反對黨的立場。所以,嚴格來說,兩派並不是一個代表中產,一個代表基層的分別。整個民主黨既是「中產」黨,又是資產階級黨。說它是資本黨,意思主要不是說它的成份以資本家為主,也不是說它已經被資產階級信任並承認其為合法代表,不是這樣。距離這個還遠著哪。這話的意思只是:它的真正目的是在維護資產階級根本利益的前提下,拿微少至極的改良主張來吸引選票,以及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錢。看看它的政綱,就知道他對於資產階級立場(低利得稅制、低福利、自由放任、行政主導等)全盤採納,頂禮膜拜。這就是為什麼1995年它會同自由黨一起在立法會否決設立失業救濟金的建議。到了最近政府削減綜援事,民主黨原則上完全贊同,所不同者只是削減三人以上家庭而非政府所建議的三人家庭的綜援,以及要滿十二歲的單親須做兼職而非全職。不難看出,民主黨對政府建議是小罵大幫忙。大家都完全相信責任在於領取綜援人士身上,而不是社會貧富懸殊,不在於資本主義制度所必然造成的週期性衰退、失業、收入下降等問題。說民主黨代表基層,實在是拿「代表」二字開玩笑。

民主黨讓陳獨秀市民感到比較「正直」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它支持八九民運,因此受到中共針對。不過,這只是市民給民主黨的掩眼法欺騙罷了。支持民運的是支聯會,不是民主黨。民主黨一直渴望同中共「溝通」,只是中共不受「溝」罷了。它去年參選人大選舉本身也是可說明這點。多得民主黨內訌,我們才能從陶君行口中知道,原來民主黨領導多番禁止黨以黨名義反對臨立會、抗議梁愛詩不告胡仙等等。所謂「堅定可信」就是這樣!

民主黨同自由黨的分別不在於綱領上,而是在於成份上。自由黨的成份是資本家,而民主黨呢,則是所謂「中產者」。「中產階級」這個名詞其實很不科學。詞語,其實涵蓋著不同階級,包括受薪階級中較安穩的高收入群(例如教師、社工),也包括小資產階級(例如小商人,小店主等自僱者)。不過,兩部份人雖然階級不同,可是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向上爬升的機會較高,二者之間也常有角色轉換,而大家在思想上都特別迷信所謂香港經驗。但是,這些「中產者」政客要繼續在政治上向上爬,困難不少。他們不像大資本家,可以坐待統治者&;他們只能從選舉政治中脫穎而。出然而,一講到選舉,他們便要淡化自己立場上的資產階級性,同時努力裝扮為中下階級的代表。自然囉,他們的選票最多。但恰恰此點令資產階級始終疑慮民主黨會變成「免費午餐派」。這是民主黨儘管立場上完全認同資產階級,卻難以取得後者信任的原因。

九七回歸前後,民主黨憑藉支持八九民運的光環,以及市民對回歸的不安,來輕易爭取選票。這時候的民主黨亦一直比較穩定。當前的內訌則反映香港已經進入新階段。經濟衰退令階級矛盾開始顯現,日益暴露民主黨的資產階級立場。另一方面,回歸後人民對中共的疑懼相對減少,使民主黨的舊有政治資本持續貶值。同時,民建聯打著極微小改良的招牌,正在日益成為民主黨在地區的競爭對手。換言之,民主黨的群眾基礎正在動搖。如何回應新形勢,便成為民主黨政客的最大問題。溫和派實際上是繼續沿著右的方向前進,對於正在明顯化的階級矛盾打算充當更徹底的救火隊角色,以此取悅那些保守階層;激進派,雖然立場上絕不逾越資產階級所能認可的界限,可是它願意在無關痛癢的問題上煽一點風,點一些火,甚至有可能利用一下階級矛盾來作低度冒險(例如去李嘉誠辦公室下面抗議一下),並拿這個作為他日競選的賣點。所以,民主黨的派別鬥爭本身雖然分歧極小,可是客觀上也反映香港政治氣候的悄悄改變。十年來,民主黨因為領導著一個全民的,不分階級&民主運動(它已日漸墮落為民主儀式)而戴上光環。現在呢當階級分化開始出現,民主黨的資產階級綱領日益向群眾證明民主黨絕無法滿足群眾的要求。十二點鐘的大限已日漸逼近,到時民主黨這位灰姑娘的身上的華麗晚服就要一變而回復破爛。這不是說民主黨一定無法保持原有議席。現在那種代議制本來就是最有利於政客拿各種包裝來欺騙選票的制度。上面那番話只是說明,民主黨今後基本上喪失了進步作用。有人期望民主黨的內部鬥爭會促使民主黨向左轉。向左轉?轉多少呢?轉0.5度也未嘗不可能。例如,如果有朝一日民主黨也同意制訂最低工資,大家不用奇怪━━只要這有利於得到選票就行。但若說轉到真正的普羅大眾立場,那是不會的。這些「中產者」政客,在面向群眾的時候可以高傲自大,以天命領袖自居(只有在幾年一度的選舉中他們才記起中國人的謙遜&),可是,在面向大資產階級的時候,他們就要誠惶誠恐了。畢竟,這些向上爬升的「中產者」的人生美夢本來就是逐漸向大資本者靠攏啊。

199919

分類:第51期, 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