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期

本刊忠告公屋居民: 房署公司化、公屋私有化危害你的生活質素

劉宇凡

《先驅》第52期,19995

房署在向公屋居民推銷其房署公司化、公屋私有化時,往往擺出一副良師益友的臉孔,口口聲聲說實行這些改革之後,居民不僅可以成為業主,而且可以自行選擇管理公司。又是業主又多了選擇自由,多美啊!另一面房署高層批評員工抗拒公司化,而且不斷挾公屋居民的「民意」(儘管他們連被諮詢也沒有)來向員工施壓:你們人工過高,公屋居民才不會選擇你們呢!

不過,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全港百多個居屋,只有十多個選擇由業主立案法團接收了房屋署的管理工作。其餘絕大多數都仍然選擇由房署管理。

從表面上看,出售公屋的樓價同私樓比便宜很多,所以公屋私有化好像是有利居民的。這看法根本是被房署誤導。首先我們要問:出售的公屋一旦老化,房署一次過設立的維修基金足以承擔全部所需的維修改善工程嗎?

按照房署計劃,它所設立的維修基金,平均每戶不過14,000元。這個數額根本不足以保養房屋。八十年代房署單是為公屋進行電力改善工程(當時居民的家用電器使用日多━━特別是冷氣機━━使原有電力設備不敷應用),每年就已經花費超過一億,平均每戶總計要六至七千元。隨著公屋老化(公屋質素本來就不高,特別容易老化),各種維修及改善工程就越多,從更換水喉水泵到更換電梯,從防漏防水工程到更換地台等等。一旦維修基金不敷應用,就要由「業主」負責。最近竹園村居民發覺,一旦變成「業主」,連附近天橋的維修費都要由自己掏錢。

另一方面,作為公屋居民是本來享有各種權利的,包括:

‧擠迫戶可以申請調換較大單位;

‧夫婦離婚,或家庭出現嚴重變故,其中某些家庭成員可申請分戶;

‧若與鄰舍嚴重不和也可申請調遷;

‧房屋老化後,重建時可調遷新屋。

這些權利在公屋居民變成「業主」之後,就化為烏有。換言之,你原有的住屋保障喪失了,另一方面,你的風險又大大增加了,因為你一面要在十多年內成為供樓奴隸,一面時刻擔心被裁員。所以,在目前經濟環境惡劣(而這並非短期趨勢)的情況下,棄公屋居民身份而取業主身份,對於大部份打工仔來說都很可能是害大於利。至於說到私人管理公司的成本比房署的低,實在是很令人懷疑的。首先,顧問報告抹煞了一個事實:私人管理的屋村多是新村,但房署管理的很多是舊村,二者怎能相比?其次是房署上層薪金過高,支出龐大。第三,要知道,二者的服務範圍根本不同,成本自然不同。目前房署員工不僅提供管理服務,還提供許多其他社會服務,例如處理調遷、調解住戶糾紛、轉介個案給社署又或是執行房屋政策,例如處理雙倍租個案、戶籍管理、差餉計算。所有這些都是私人公司不管的。房署高層只提一面(成本問題),有意忽略另一面(服務範圍)。此外,目前很多私人管理的屋村背後仍然依賴房署員工的支援,才能提供現有服務。但房署在算帳時連房署員工的血汗勞動也算在私人管理公司的帳上,這公平嗎?

一句話,所有這些「改革」,都是方便政府拋棄對公屋服務的承擔而已。我們公屋居民切不可上當!

分類:第52期, 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