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民黨選舉大敗,共產黨聲望上升

平井純一 (日本)趙文節譯

《先驅》第49期,19988

在七月十二號舉行的參議院選舉,執政黨的自民黨遭到超出意料的慘敗。翌日十三號,橋本首相在黨幹事會上表示辭去黨總裁和首相職務。在空前的經濟危機情況下進行的參議院選舉裡,選民對自民黨投下不信任票,表示政治形勢改變的序幕已揭開了。

自民黨核心雖然在選舉活動期間設定「保住改選的六十一席」的低目標,可結果只贏得四十四個議席。特別在東京、神奈川、愛知、大板等議員定數三人以上的大城市選區裡全軍覆沒。自民黨今次當選的議席,跟非改選的議席合起來也只有一百零二議席,離過半數的一百二十六議席缺二十議席以上。

取得飛躍發展的是民主黨和共產黨。民主黨從改選議席的十八席增加到二十七,跟非改選議席合起來擁有四十七議席。該黨大大吸收城鎮的工薪階層等無黨派層的選票。

共產黨的改選議席從六席增加到十五,跟非改選合起來擁有二十三議席。擁有二十一席以上的政黨可以提出有獨自預算的法律草案。在比例代表選區(全國選區)獲得的票是僅次於自民黨、民主黨,在參議院裡成為第三勢力。據傳媒的調查,投共產黨的選民不限於無黨派層,還包括小資產階級、農民等以前支持自民黨的各保守階層。

這次自民黨慘敗,是在連續不斷的破產和失業激增情況下,政界、行政官僚界和金融界的勾結走進死胡同,使選民對現狀強烈不滿的結果。對自民黨反感的選民希望通過「政治的改變」尋找擺脫經濟危機的轉機。可是那「改變」的意識與其說是積極尋找改變方向,還不如說是迫切地感到要趕緊消災避難。

經濟景氣問題是自民黨在過去選舉時積極提起的問題。過去在景氣成為爭論點時,自民黨作為執政黨利用特權分配結構,可以有利的進行選舉活動。這次雖然自民黨呼籲「為了復甦經濟,政治要穩定」的口號,可選民知道自民黨政治的「多數穩定」並不意味著「經濟穩定」。

但是,人們沒法在民主黨和共產黨發現新出路。人們都知道自民黨和民主黨的政策之間沒有很大的差異。相信「政權的改變帶來經濟復甦」說法的人也不是很多的。但是人們對政府投入公款救濟銀行,另一方面卻棄而不顧中小民間企業感到憤激,這種求變的意識導致投票率的上升和選票向民主黨、共產黨的集中。

民主黨主張建立一個聯合政府來實現政權交接。當然有可能在將來舉行的大選自民黨遭到更大慘敗,建立民主黨為中心的「非自民」政權。可那個政權不能成為民主黨所主張的「改革」政權。如果不存在反對資本的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強大工人、工會運動的話,不會有真正的改革。西歐社民黨上了台,往往也只是迫使民眾接受私有化、取消管制和縮減福利。

在政治上的保守空氣繼續不變的情況下,共產黨成為唯一的有力反對黨,這情況給共產黨帶來發展機會。在選舉活動期,共產黨雖然提出關於反對新防務計劃和戰爭法案、反對改惡勞動法、環境問題等政策,可實際選舉活動裡,這些口號完全退到後面。共產黨把選舉口號集中到「把消費稅下降3%,實現經濟復甦」,進一步推進要求「公正資本主義」的政治路線。最近共產黨沿著溫和路線的轉換,使保守層消除人們對「共產黨的過敏」。可是這樣的選舉策略雖有些成功,卻會導致該黨的政治路線和意識形態本身更牢固地限於「資本主義範圍內」。

參議院選舉的爭論點集中在「復甦經濟」上。除了沖繩選民以外,很少人意識到安保、新防務計劃、戰爭法律草案和勞動法的改惡問題。沖繩的島袋宗康社會大眾黨委員長把撤去美軍基地的口號放在前面,結果打敗自民黨而當選。安保、新防務計劃、戰爭法律草案和勞動法的改惡問題放在最前面的新社會黨,雖然在比例代表選舉獲得九十萬以上的選票,在議席競逐上結果全軍覆沒。

在這情況下,對於將在七月末開始的國會,我們要掀起阻止通過戰爭法律草案和改惡勞動法的群眾運動。

(原文刊於日本《橋樑》1998720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