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來函

丁洋 譯

《先驅》第52期,19995

(本文作者為貝爾格來德的長期活動組織者,反對米洛索維奇,反對種族主義,支持多民族的反對派)

朋友們:

我們正親身見證北約對南斯拉夫的軍事行動,當我們在貝爾格來德一個地下室傳送這電子郵件時,火箭和炸彈就在我們四周爆炸。

我們已多次說過,這樣的轟炸行動,只會加強現存這個壞極的政權。統治者的傳媒會利用外國軍事介入來造成突然一面倒的仇外情緒,並促進已在不斷增長的極端民族主義、聯合國的制裁只會幫助野蠻的統治集團增強支配人民的財富勢力。戰爭罪犯沒有被捕,更惶論提交給那無能的海牙法庭起訴。通過塞蒲路斯的銀行或其他途徑洗黑錢,以及其他黑幫式的行為,西方是可以阻止的,但他們卻毫不理會。人們所受的痛苦及災難將會持續或更甚。

想打敗魔鬼不能靠轟炸行動,只能靠積極促進溝通和自由傳媒,靠進一步支持塞爾維亞仍存的民主派別和個人。這些民主力量就在這最嚴重的關頭,也還同那些新近脫離了南斯拉夫的國家裡的民主力量保持著團結和互相支援。

真正有效促進民主的方法,並不是在上層辦外交加上從遠距離進行轟炸等高科技軍事行動,而是在下層,在草根環境中進行更加具體、強烈、有效的活動。在社會改造的初期,已有很多和平主義者,受尊重的專業人士及獨立的知識份子等站出來反對戰爭罪行,協調非政府組織為民間社會問題、獨立傳媒及民主政黨所做的游說工作。人們應對這些民主力提供更大的明顯協助。

我們強烈認為轟炸塞爾維亞的軍事目標絕對不能在巴爾幹及前南斯拉夫造成穩定及真正的民主化。

禍害的真正根源是貝爾格來德、薩格勒布等地野蠻的民族主義政權(包括阿爾巴尼亞排拒外族的傳統),和其他地區的後共產主義「君主」所進行的「民族━━共產主義」冒險活動。

雖然經過國際社會強烈的政治、軍事及人道的介入,及經歷內戰的恐怖洗禮,最近波斯尼亞及黑塞哥維納的選舉悲慘地顯示出:支配的力量仍舊屬於巴爾幹(及其他地區)的過渡模式成為災難性的,是由於列強的處理方法完全失敗。國際社會不會沒有為那雖然是微弱,但存在著的民主及文明的力量和多文化社會的殘餘(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的社會主義並未把它們完全摧毀)提供足夠支持,反而去夫戰爭頭子們商量,等於是承認了他們。

Sonja & Milan Prodanovic

塞爾維亞貝爾格來德

9932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