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已經復辟資本主義嗎? ──訪問波蘭社會主義者 史維杜維茲(StefanPiekarczyk)

小林譯

《先驅》第43期,19974

問:可以介紹一下你所屬的組織嗎?

答:我們的團體名叫“革命左派路向”,由波蘭的托洛茨基主義者組成。我們支持第四國際的立場,是它的友好團體。我們團體的規模很小,成員來自波蘭的五個城市。我們出版雙月刊《Dalej!》。

問:你認為波蘭、俄羅斯和其他前工人國家已經復辟資本主義制度嗎?

答:除了原東德外,其他國家仍未復辟資本主義,我們相信這些地區距離恢復資本主義仍然很遠。當我們提及“資本主義”一詞,它是指資本的統治。這是理解問題的關鍵。在這些國家,私人資本仍未支配整個經濟和社會的運作,價值規律──資本主義市場的運作──未起著調節經濟的作用。

例如在波蘭,八成的經濟部門和七成的對外貿易仍然由國家佔有和控制。只有私營部門才由商人(自僱者,小農)全面支配著。

事實上,過去兩年復辟資本主義的速度已經大幅減慢。這現象不難理解,道理很簡單,就是缺乏復辟資本主義所需要的資本,我們不能說資本統治的社會裡沒有資本。波蘭國內的資本太少,不足以復辟資本主義。擁有資本的人數很少。原斯大林主義官僚積累了相當可觀的資本,但仍不足夠。而且,這批官僚寧願把金錢放在國外──典型例子是放在瑞士銀行──也不用在國內投資,造成最近幾年波蘭和其他東歐國家資金外流。資本的唯一來源是西方國家,但西方擔心東歐國家“政治不穩定”,所以也望而卻步。歸根結底,西方國家仍然害怕這裡的工人階級。工人的力量仍未壓倒。

舉例說明問題的嚴重性:西德為了使原東德溶入資本主義,過去已經投入了一萬億馬克,以後將要投入更多。這筆錢是波蘭國內生產總值的五倍,是所有西方國家投資俄國的一百倍,雖然原東德的人口只有俄國的十分一。

直至目前為止,波蘭資本主義復辟所需要的資金都是通過化公為私得來的,但是國營部門的資源差不多完全用盡。繼續復辟資本主義,將意味著向工人階級本已很低的生活水平開刀。這是向工人階級全面開戰,這樣的做法如果不和嘗試壓制民主權利配合,是無法想像的,大多數人民會起來反對私有化和市場化。增快復辟的步伐得不到社會支持。

事實表明,資本主義復辟和民主兩者是不相容的。這在波蘭的全速私有化中很明顯表現。例如華里沙就多次遇到要在市場化和民主之間作出選擇,而他選擇了市場。

我們很清楚不論選擇民主還是選擇市場,決定性的抗爭仍在前頭。如果不在經濟上和政治上打擊工人階級,如果不取消民主權利代之以某種形式的獨裁政制,資本主義復辟就不能完成。這樣看來,工人的抗爭將不可避免。

特別是,很有可能俄國很快會突然爆發大規模抗爭。很多礦工等工人已經半年甚至一年拿不到任何工資。即使那個斯大林主義軍官列別德,也由葉利欽付與廣泛的權力去防止下層造反。

問:你認為托派的分析和綱領能夠解釋東歐和原蘇聯近期的事變嗎?

答:我相信目前發生的事件使我們的分析成立。當然,我們知道的比以前更多,事件可以幫助我們加深認識。

首先,托派認為蘇聯和東歐等共產黨政權是變態或墮落的工人國家,這個判斷是正確的。這些國家由斯大林主義官僚組成的寄生等級統治著。官僚不是新階級。官僚要復辟資本主義,會遇到很嚴重的問題。他們要把特權建立在私人佔有生產資料的基礎上,變成真正的資本家。本質上,我們現在看到復辟資本主義有很大的結構性障礙。

第二,我們認為斯大林主義根本是反革命趨勢也是正確的。官僚拼命把自己變成新生資產階級,最終證實了這個判斷。

當然,我們意識到斯大林主義的崩潰在全世界引起很大的思想混亂。很多抱陣營論觀點的人,由於對斯大林主義有幻想,所以現在完全迷失方向。然而,我們理解到問題並非簡單來自斯大林主義的崩潰,而是源於斯大林主義自己的本質。

很難估計東歐的抗爭結局會如何。無論如何,波蘭的托派仍然相信工人階級會證明他們有能力克服斯大林主義的蹂躪和抵抗剛開始的資本主義復辟。選擇很清楚的擺著:或者是工人階級的勝利,把社會引導到社會主義方向;或者是前斯大林官僚及其西方盟友的勝利,那時整個社會肯定會陷入資本主義的野蠻狀態。

(譯自加拿大《社會主義行動報》1996年第五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