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從梁銘彥事件看中共的治港政策

楊熙寧

《先驅》第42期,19972

港府公務員事務司林煥光一月十五日出席立法局就前人民入境事務處長梁銘彥突然退休事件的聆訊。當步入會場時,林保持一貫怡然自得而帶輕佻的表情。但隨著聆訊的展開,專責委員會的成員不斷質疑港府沒有吐出全部事實,追問除了經濟理由外港府有否因為政治理由而迫梁銘彥退休,林煥光的回答也越來越遲疑緩慢,不得不感嘆:「政府公信力今日受到審判!」

梁銘彥自去年七月突然宣佈退休後,港府及他個人都對外堅稱是由於「個人理由」。但這明顯違反該職位須要提早十二個月提出退休申請的規定,而入境處長又是掌管機密的敏感職位,事件立即引起輿論和政界質疑。英國報章甚至引述港府消息指梁是中國間諜,將大量資料向中方洩露。

本來立法局委員會的聆訊已呈滯悶狀態,港府官員多次藉「公眾利益」理由拒絕回答關鍵問題,調查看似會不了了之,但梁銘彥在一月十日的聆訊中突然爆出當日是遭林煥光迫退,立時令港府陷入尷尬被動。林煥光因為要求提前在一月十五日出席聆訊,並且披露,港府是因為梁延遲歸還買屋貸款和沒有申報投資項目而被要求「自動」退休。

事實的發展已足證港府缺乏誠信,所謂「個人理由」站不住腳。但林煥光辭窮之下仍說,相信梁銘彥是以「個人理由」「選擇」了「自動」退休,令人不知是佩服政務官的「忠誠」和「辯才」,還是替其臉紅。

無論如何,梁銘彥事件為「夕陽」立法局煥發了光采,藉著《立法局權力及特權條例》,委員會傳召港府高層,有力地質疑官方誠信,為代議政制的公信力推進了一大步。

其實現時立法局在質疑和監察政府方面的法制能力,尚未完備。民主黨人權及法制事務發言人鄭家富便指出,按照條例,如發現林煥光的證供有不盡不實之嫌,只有律政司有權起訴,這便容易造成官官相衛;而在一些國家,已發展至國會有權委任大律師進行民事或刑事起訴。

因此,鄭家富認為現行條例只能起輿論和道義制裁,對政府難以產生法制制衡。

一些中方人士或會對港英在梁銘彥事件中左支右絀拍手稱快。但《立法局權力及特權條例》是一柄雙刃劍,既能制衡港英,亦會同樣制衡未來的特區政府。因此,盡管條例在民主派眼中還未有足夠的監察力,一些「有遠見」的預委早在梁銘彥事件前就視該條例為眼中芒剌,要求籌委會討論是否予以廢除了。理由是「不利行政主導」,即要立法機關自我閹割,成為董建華政府的橡皮圖章。

中共的立場一向都毫不含糊,就是要香港退回戴麟趾時代,要香港社會回復保守窒息,民眾愚順認命。親北京辯護士在反對近年來的點滴政制改革時,總喜歡問:「為什麼一百五十年都不搞民主,現在才搞民主?」其潛台詞就是:「你們港英已經壓迫了港人一百五十年,為什麼現在不讓我們官僚集團繼續壓迫港人,不讓我們繼續將香港當殖民地?這公平嗎?」

這些可愛的先生女士們實在坦白,毫不諱言留戀港英老殖民主義時代的專制保守。但要將原已落在別人手上的權利奪走,必然遭到抵拒。因此連身兼臨時立法會身份的立法局議員也紛紛抗議,從港英陣營徹底投向新北京主子的自由黨政客,這次也不願意自廢武功而獻上監察權力了。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中共官僚可以解散民選立法局而換以小圈子或欽點臨時立法會,但已開的民智更難抑制。中共官僚及其代理人面對的,是在「六四」期間百萬人遊行抗議的香港民眾,要求民主開放的政治文化也將伸延至特區時代,不斷與專制保守抗爭在一片噓聲中剷除了九五立法局這群「山賊」後,怎樣清除民主開放這些潛伏在港人意識型態的「心賊」呢?連轉軑政客這次也可以說「不」,足證「心賊」的難以清除了。

分類:第42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