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期

對國家主義說不

劉宇凡

《先驅》第40期,199610

《中國可以說不》一書有四百多頁,可惜完全談不上什麼學術價值,只是拉雜堆砌而已。這樣一部寫得奇差的書,居然可以廣受青睬,官方的讚賞固然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但可能也有其他因素。過去大陸有不少人盲目崇美,以美為師,可是十多年過去了,最終發覺美中關係還多少有點當年「老師打學生」的影子,中國還是處處被美國欺負,因此引發了民族主義的勃興。

它維護什麼「民族權利」?

不過,我們決不能因為同是中國人,便不假思索地贊助《中國可以說不》(以下簡稱《說不》)那種國家主義。它處處好像是維護全中國人的民族權利,但只要具體分析一下,就不難發覺真相了。它維護什麼「中國民族權利」呢?原來是中國的強迫的一胎政策,是中共人權政策,是中共對台實行文攻武嚇的政策,是中共壓迫西藏民族的政策。上述政策一直為西方國家所抨擊。不管西方國家什麼態度,凡是具有起碼民主精神的人,都不能支持中共上述政策,因為它們都是違反民主原則的,而且都是在大有其他較好選擇的情況下,偏偏要擇惡而固執之的。《說不》維護上述政策,就足以說明它根本不是維護什麼民族權利,而是維護中共的一黨專政及其種種反人民反民主的政策。怪不得它得到官方的稱許了。

《說不》處處指責帝國主義別有用心才會反對中共的上述政策。這種說法才真正別有用心呢。帝國主義很壞很壞,這是事實,可是這不等於它的每一句話都一定是狗屁。它說的話對不對,並不決定於它的用心,而是決定於邏輯、事實與人民自己應有的立場。美帝批評中國是世界和平的威脅,那是錯的;美帝批評中國壓制人權,不管它有何用心,這倒是符合事實。指出它符合事實,並不等於親美反中。我們中國人不是有「不以人廢言」的老話麼?作者不管青紅皂白,這等於說,凡是帝國主義主張的東西,都是壞的,都要反對。如果這種邏輯能夠成立,那麼,當美國決定把人權問題同貿易問題脫鉤時,也一定是壞事,也一定要反對。然而,為什麼中共不去反對,反而要大表歡迎呢?這不正好證明中共也不相信那種「凡是敵人贊成的,我們就要反對」的邏輯嗎?它自己不信,為什麼又要強迫人民去信?

借「反美」來壓制民主

《說不》不去正視中共專制統治對大陸各族人民所造成的災難,反而處處把責任歸咎於帝國主義陰謀,不過是一種極其陳舊的技倆:轉移人民視線,把國內矛盾化為國際矛盾,借「共禦外侮」的幌子來消滅國內的反對聲音。正因為這樣,所以《說不》總是處處把民族與國家混為一談,處處把國家神聖化。例如他是這樣談台灣問題的:

「假如在台灣搞『全民公決』,贊成獨立的人會有多少?……百份之三十也好,百份之四十也好,這樣一種民意基礎,確實是台灣社會現實的反映。台灣人民有著較獨特的感情歷程,因此一部份人民出現一種異乎中國傳統的騷動,或者叫迷航。這種迷航其實是非常需要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意志來導撥一下子的,或者文雅一點說,確乎需要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集體民意來否決一下子的。國家是幹什麼吃的?就是幹這個吃的。國家的神聖感是不能單純靠皇天后土的慈悲來推行。不管悲也好喜也好,國家給你捎了個話:這事就這麼定了。」(頁數36)怪不得此書多次提到準備同台灣打仗了。

《說不》不僅把中國民族等同於國家,而且等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然而,大家知道,中國人之作為一個民族,不論你根據什麼口徑來算,也比諸中華人民共和國長久得多。組成民族的中國人民,才是構成國家的主權者,才是神聖的共同體;國家同人民相比,不能不是第二性的、派生的東西。而根據民主原則,人民之聯合成為統一國家,必須以自願為原則,任何部份的人民都有權加入,也有權退出。這種立場不只是民主主義的立場,也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立場,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一書中指出,馬克思認為,無產階級政權應該使各地方公社「自願統一為一個民族」,應該使用「自覺的、民主的」方法,而不是「由官吏和軍閥強迫實行和維持」,否則,就難免使國家政權成為「以民族統一的體現者自居同時卻脫離民族、駕於民族之上的……寄生贅瘤。」

今天在中共一黨專政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正是一個「脫離民族、駕於民族之上的寄生贅瘤」,同時又是「以民族統一的體現者自居」,把各地人民的權利都踩在腳下,還要誣為帝國主義幫兇,對於這種假冒民族之名的民族主義,人民應當把它打回原形:這是一種為專制服務的民族主義,是最壞的一種民族主義,是法西斯式的國家主義。

世界市場與民族主義

《說不》在談到經濟改革方面時,我們要承認,不像上述方面那麼荒謬,那麼為專制粉飾。它批評美資企業怎樣不肯轉讓高科技給中國,怎樣壓制中國工人;它警告現在國內市場開放得太大,民族工業有被外國貨品擠垮之虞;中國出口商品怎樣為了點外匯便不計成本地互相競爭;美國、日本怎麼處處阻遏中國(例如不讓中國加入關貿協定),他們怎樣不可靠等等。雖然這些意見都不是《說不》所獨創,不過所言大體符合事實,我們中國人有必要加以警惕。認為中國市場越開放給外資就越促進中國發展,不過是一種買辦言論而已。

有些人以為《說不》這些立場代表他們拒絕接受「現代化」,拒絕接受「西方文明」,反對融入世界市場,簡直好像要回到文革時代的閉關自守的「中國本位」中去。距離這一步還遠著哪。《說不》雖然處處揚中抑外,可是它根本沒有想過拒絕「現代化」,拒絕世界市場。恰恰相反,它處處強調:

「在今天中國人生存的世界裡,有歐洲聯盟,北美自由貿易區和東盟自由市場,而我們無緣享受這些地區性的貿易自由,因此重返關貿總協定,爭取與世界大多數國家展開自由貿易,已經成為中國人拓展國際生存空間的必要手段。」(188頁)

可見《說不》的思路同鄧小平的走資本主義及融入世界市場的路線是一脈相承的,如果有不同,也不過是程度上的不同,即《說不》比較強調,在融入世界市場時多注意保護民族工業,對外資的讓步不要太過份等等。

不過,《說不》這種對策是否有效,實在頗成疑問。不管《說不》怎樣吹噓中國將會變得怎麼強大,到目前為止,中國在世界市場的地位畢竟只是一個落後的大國,在資本與技術上都遠不如發達國家。在這個情況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完全融入世界市場,中國能有多大的討價還價能力去拒抗市場的更大的開放以及保衛民族工業,實在是可疑的。

其次,《說不》依靠中共政權去保護民族工業,問題就更大了。它處處贊賞李鵬怎樣以一大堆訂單去獎賞識時務的法國,拿不給訂單去懲罰處處與中共作對的美國━━它忘記了,那些「一大堆訂單」背後的都是中國人民的血汗,而即使李鵬在具體此次交易中正確使用了人民的血汗錢,在其餘的99次交易中是否都正確使用了,卻很值得懷疑。中共政權除了專制之外,就是貪污腐爛到核心,各級官員為了一己錢包而不惜賤價出賣國權━━國營企業;國家土地;種種經營特許等等━━比比皆是。指望這些官員保護民族工業與民族市場,豈非向豺狼宣傳素食?

再次,保護民族工業━━好得很。但問題不能止於此。我們還要研究,受到了保護的民族工業,由誰經營?由誰分取利潤?這才是更重要的問題。自從鄧小平的走資改革以來,大家看得很清楚,所有國營企業都沒有實行過職工民主經營,連法律上規定職工享有的監督權利也實際沒有執行過;至於利潤嘛,就更加是廠長經理以及上級管理部門的禁臠,工人哪有機會過問。所以,在階級分化、貧富懸殊加劇的情況下去保護民族工業,實際只有利於中國的官僚與資本家,而中國工人呢,不論是在外資企業還是本國企業,還不是一樣無權無勢。《說不》只知大談外資企業如何刻薄中國工人,但它為什麼對於國企及私人企業,尤其是後者,怎樣刻薄中國工人竟然不吭一聲?難道它的民族主義的意思,就是只反對外國資本家剝削中國工人,卻全不反對中國官僚及資本家同樣剝削中國工人嗎?這種民族主義究竟有利於中國官僚與資本家,還是有利於人民?

民主主義比民族主義重要得多

其實,到了今天,像《說不》那樣壞的民族主義,我們中國人固然應當反對,但就算是一般的民族主義,也該承認,對我們中國來說也已經完全過時了,再沒有多少歷史進步性了。當我們中國像世上許多地方一樣,在十九世紀逐漸淪為外國的半殖民地,民族獨立、民族統一的確是一切仁人志士的追求夢想。經過了一個世紀的奮鬥,這些任務大體在1949年的時候完成了。從那時開始,再沒有外國敢像從前那樣侵略中國;中國的國際地位也空前地提高了。中國民族受壓迫的問題已經基本解決了。自然,中國的發展水平同西方仍差一大截,也正因為這樣,難免仍會受到列強的或明或暗的欺負,但是,要使中國有大的發展,決不是民族主義所能解決的,決不是叫所有國民都為全民族多作犧牲就能達到的。中國過去幾十年,人民都不是為中國強大而作出無限犧牲嗎?結果又如何?大躍進、文革等等壞事、蠢事,不過是白白糟蹋了人民的生命財產而已。之所以發生這等壞事、蠢事,正正因為中國沒有民主,人民無法糾正統治者的瞎指揮。今天,同樣的災難在蘊釀。急速走資的結果使無數新蓋別墅空置、無數土地荒置,無數國企停工或半停工,無數設備閒置,無數貪官污吏貪贓枉法,而這一切是同缺乏民主監督是息息相關的。現在中國的問題不是外族統治還是本族統治,而是在同一民族中,由誰統治?是一小撮專制官僚,還是由人民當家作主?一天仍然沒有民主,中國的資源與人民血汗都只會被官僚浪費掉,就一天不會有穩定均衡的、健康的發展。所以,中國人民今天要強調的,不是民族主義,而是民主主義,而且是一種真正能令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主義,一種完全尊重民族自決權的民主主義。反之,在今天來高喊民族主義,往往就會同中共官僚一樣,不僅變成國家主義、專制主義,而且變成壓迫國內少數民族的大漢族主義。

另一方面,若要解決外國資本擠垮中國民族工業的問題,也並不是靠民族主義,不是靠片面強調民族國家的保護作用,更不用說是強調中共所控制的國家的作用,就可以解決的。只要這個國家仍是「官吏的、軍閥的」國家而不是人民的國家,那就誰也難以擔保它能以最小代價來達到最好效果;其次,以中國之落後,想單憑一己力量去阻遏帝國主義及國際資本的經濟侵略是注定敗北的。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各國勞動人民聯合起來,共同反對國際資本,不容許他們把第三世界變成廉價勞工及廉價原料的供應者,變成它的廢料場。換言之,需要更多的國際主義精神。反之,抬出民族主義,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加劇第三世界各國人民之間的競爭,結果就只是兩敗俱傷,而國際資本可以乘機把工資及原料價格壓得更低。

199699

分類:第40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