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期

保釣運動的前途展望

南產

《先驅》第40期,199610

915日的保釣大遊行不但參加的人數多(有兩萬左右,大大超過了組織者事先的估計),包括各種不同政治立場的人,而且情緒高昂,還有來自台灣和澳門的代表,甚至有一位旅港日本人的代表參加。這不但是1989年過後香港最壯觀的遊行,也是全世界華人保釣運動裡面最大規模的行動。這一方面證明釣魚台主權和日本侵略野心不死的問題普遍受人關注,同時也證明香港市民是勇於參加正義的群眾行動的。

自從第一次保釣運動出現,到今天已超過25年。群眾所爭取的目標並沒有達到,而且沒有任何實際的進展。釣魚台實際上仍在日本控制的範圍內,中國漁民和新聞記者在釣魚台海域被日本武力驅逐。北京和台北兩個政府的態度仍舊很軟弱。在這樣的形勢下,保釣運動的前途到底怎樣?會產生什麼效果呢?

燈塔與漁權

香港和台灣都有人積極籌備乘船去釣魚台宣示中國的主權,並且拆除日本人設立的燈塔等標誌。這種決心和行動是不難理解的。但是從實際效果方面看來,這種行動的意義並不大,只有象徵的意義。目前最有實際意義的行動,是排除日本艦艇的侵犯,保障中國漁民在釣魚台周圍海上捕魚的權利。我們應該要求台北和北京的政府負起責任,派海軍去維護主權。倘若日本蠻不講理,用武力挑釁,就在現場給它武力的教訓。

台北的態度和處境

論起保衛釣魚台的責任,台北政府應該比北京政府更大,更直接,因為釣魚台位置在台灣東北約一百公里,距離中國大陸倒遠得多。七十年代保釣運動初起時,參加者絕大多數都是支持國民黨政府的。當時日本也還承認國民黨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正式的中日交涉只存在於台北與東京之間。但結果是台北令保釣人士大失所望,不少人因此改變政治立場,支持北京政府。現在的國際形勢與當年大不相同了,台灣內部的政治形勢也有了不小的改變,但是台北當局對釣魚台問題的態度仍舊像當年一樣軟弱。

現在民間的保釣運動很明顯是超越海峽兩岸對立的,不少人鮮明地要求兩岸政府在此事上合作。台北政府不但不接受這種要求,反而叫北京不要插手。它把與北京合作比喻為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台灣的軍力比較弱小,而且不久之前受過北京嚴峻的武力威嚇,這使它對日本軟弱的態度顯得多少有點情有可原。其實,如果它真正把中國全民的利益(而不是自己局部的利益)擺在第一位,同時又覺得自己不夠力量採取強硬手段保衛釣魚台,它就應該讓北京去保衛,或者邀請北京聯合保衛。釣魚台不是山海關,讓中共用軍力去驅逐侵犯釣魚台的日本人,不等於引共軍入台灣。如果李登輝公開說:「只要大陸用上半年在台海演習的一半力量在釣魚台周圍演習一番,相信日本侵略者就不敢在那裡猖狂了」,不是可以贏得全球華人熱烈鼓掌嗎?

如果台灣當局指望必要時依靠日本支持來抵抗中共的進攻,那純粹是痴心妄想。否則真正會變成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只有台灣全民武裝自衛的決心,加上全球(包括大陸)華人的正義支持,才是抗拒中共征服的有效力量。台灣方面以實際行動證明自己熱心於維護中國全民的利益,正好促進全球華人對台灣自主權的支持。台北政府現在的親日態度,只能再度在全球華人眼中貶低自己。

不必要的擔心

有人擔心,如果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會影響中日之間密切的經濟關係,甚至引起全面衝突;破壞了中國經濟建設所需要安定環境。其實,中國所需要採取的強硬態度並不是與日本全面衝突,而是如上所說的,以實力顯示決心,必要時只在釣魚台當地擊破日本的侵佔行為,保障中國人民的權利。如果中國採取這個政策,實際的結果多分是,只要中國顯示了充分的決心,用不著真正動武,日本就停止侵犯,尋求妥協辦法了。以中日現在的軍事實力對比,中國有足夠力量擊破日本侵略者,而不用擔心日本把衝突擴大。至於中日之間的經濟關係,那並非單方面對中國有利的,日本從中獲利甚至更大。中國固然不應主動斷絕這種關係,日本也不會因釣魚台的小事而犧牲這麼重大的利益。所以中國不必為此擔心。萬一日本真是那麼不顧一切,中國也不用怕,因為現在世界上想來中國投資做生意的人還有很多。反過來,如果中國害怕日本與中國經濟絕交就不顧是非曲直,一味退讓,結果只會縱容日本的侵略野心越來越大,得寸進尺,中國不知要退讓到什麼地步。

北京的態度

慣於在中國人民面前顯威風的中共,對著猖狂侵犯的日本帝國主義者卻十分「溫良恭儉讓」。不但至今沒有採取強硬的實際行動,連「後果自負」之類的嚴重警告的話都沒有說過。大陸人民保釣運動的發起人,被中共驅逐離開原地。全國各大學的教師,被迫接受阻止學生表態的可恥任務。因此,至今大陸的保釣運動還很微弱。

廿五年前的保釣運動曾經讓中共發了一筆政治財。許多原先支持國民黨政府的保釣華人覺得中共政府才有資格代表中國人民,所以轉過來支持它。那時中共官僚極權統治的禍害還沒有充份暴露,尤其沒有充份讓海外華人知道,而它表面上那種無所畏懼的民族尊嚴姿態(既反西方美帝,又反東方「蘇帝」,甚至說不怕西帝東帝一齊打過來),一下子就把軟弱無能的國民黨政府比下去了。現在,中共仍舊能夠強悍地反對外國人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卻不敢或不願強硬對抗外國真正的侵略行為,甚至對人民自發的正當愛國行動都加以壓制,比國民黨政府還要厲害。看來中共這種態度短期內不會改變。它自己明顯站到民族利益的對面去了。所以,可以預料,這次保釣運動不會給中共帶來什麼好處,只會增加人民對中共的反感。不管是否有人故意利用這次事件來暴露中共的醜惡面目,造成這種後果的真正責任是在中共自己身上,根本的原因是中共自己採取了反人民的立場。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悲觀還是樂觀

既然北京和台北兩個政府都不肯負起保釣的責任,純粹民間的保釣運動能夠取得什麼實際成果,發展到什麼程度呢?

有人一下子就得出悲觀的結論:這運動不過是民族感情的一番發洩而已,不會有什麼成果,也維持不了多久。

樂觀的人卻說:雖然不容易一下子就有巨大成果,但是人民愛國情緒高漲,堅決反對政府對外的軟弱無能,是要引起重大政治後果的。當初,在三十和四十年代,不正是這種原因造成中共從國民黨手上奪取了江山嗎?

我同意後者(樂觀論)的一般看法。歷史確實告訴我們:一個政府,不管它多麼兇惡,只要它長期違反民族感情,連保衛國家主權、抵抗外國侵略都做不到,它是遲早要倒台的。若不是徹底被外國征服,就是讓本國新興的政治力量取而代之。

不過,我們還必須注意到釣魚台問題和三十年代的日本侵略在程度上有巨大差別,注意到中國的國際地位在今天和當年也有巨大差別,還有其他方面的許多差別。換句話說,要具體分析今天的形勢。借鑑歷史是有用而必要的,但不能把歷史事件的過程硬套到新的事件上。

保釣的有限意義

三、四十年代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比起現在的侵佔釣魚台,真是不可同日而語。當年是一步步侵佔居住著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民的富庶國土。在尚未正式佔領的中國土地上,日本軍隊和平民也橫行無忌。那時日本軍力比中國強許多,它明顯地正在有計劃地征服整個中國。所以,當時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抗日救國的問題。離開這個問題談什麼建設或改造,都是沒有意義的。現在日本軍力明顯比不上中國,根本談不到武力征服中國。萬一兩國正式開戰,日本還要靠美國軍力保護。現在日本侵佔釣魚台,等於是小偷小盜,影響不到中國的命脈和國本。釣魚台只是孤懸海外、無人居住、尚未開發的幾個小島。中國的前途並不決定於保釣的成敗。

當然,對於外國小偷小盜式的侵佔國土,政府也有責任阻止或追究,縱容和姑息也是有虧職守,應受人民譴責或不信任。不過,這樣失職的罪過,顯然不等於賣國或者危害到國家命脈的誤國。因此,不能單獨拿保釣問題來對政府或政黨作根本的評價。事實上,大多數人民也不會單獨根據保釣問題來決定對待政府或政黨的根本態度。

同樣由於釣魚台本身的重要性不大,保釣運動也不會像三、四十年代的抗日救國運動樣持久而大規模地發展下去,最後決定政府和整個中國的命運。保釣運動如果達到目標,迫使日本放棄了侵佔行為,或者迫使中國政府採取有效行動保衛了主權,那時自然圓滿結束。反過來,如果經過一段時期(不會很長),得不到實際效果,也會消沉下去。

因為那時在這問題上再沒有什麼實際的事情可做,群眾就會放手,轉去注意其他問題。在香港來說,保釣問題更不會長久成為群眾注意的焦點,因為97回歸問題有更迫切的意義。總而言之,不論成敗,保釣運動的主要意義在於參加者增加一次群眾運動的經驗,可以由此而提高政治認識,幫助未來更重大的群眾運動的發展。只要這次運動實際上讓許多參加者都提高了政治認識和奮鬥決心,不論保釣的目標本身是否達到,這運動都可算是有所成就。

不應否定保釣運動

保釣運動在全球華人中得到的同情是很廣泛的,儘管參加者不算很多。那些同情而沒有參加的人,大概是因為懷疑這行動有什麼效果。至於保釣的目標正確,行動的時機和方式也恰當,一般人都覺得不成問題。但是,也有人對這運動抱著根本懷疑的態度。例如915日在城市論壇的場外,有中文大學國是學會的幾個同學舉起標語,高呼「只關心釣魚台,誰關心籌委會?」聽說在大專學聯裡面,也有人懷疑這種「民族主義」的行動到底是不是起進步作用。我覺得,這種少數人的意見也很值得注意。不過,由於還不清楚他們詳細的意見,尤其不知道他們具體的論據,這裡只能泛泛地簡單談一下。

聽說,有人認為保釣運動不值得參

加,理由是:中日兩國爭奪那幾個荒島,都是出於狹隘的民族主義,而狹隘的民族主義只會引起無謂的戰爭。人類的根本出路是世界大同,而不是民族主義。

這裡第一個問題是:釣魚台是毫無價值的荒島嗎?大家知道,並不是。漁民知道,釣魚台主權問題涉及他們有沒有權利到那海域去捕魚,這不是無謂的意氣之爭。而且,那裡大概蘊藏有石油,到底誰有權開採,也不是無謂之爭。

其次,關於世界大同。不錯,世界大同是個偉大的目標。現在人類實在急需廢除國界,實現全人類的合作。但事實上現在各國之間還有許多爭端,並不是簡單地叫有關的各方面都不要爭就能解決的。不但這種簡單的勸說常常完全無效,而且有時這種提議本身根本不合理,只會產生助長惡勢力的壞效果。例如甲國明明侵佔了乙國許多地方,奴役著乙國許多人民,乙國正在反抗,爭取解放。難道叫雙方就此停止鬥爭,安於現狀,是合理的,實現世界大同的辦法嗎?凡是明理的人都懂得,只有支持被壓迫者,用鬥爭行動打倒壓迫者,廢除一切壓迫者和剝削者的特權,才是真正實現世界大同的辦法。誰要否定華人保釣運動,他必須證明釣魚台不應屬於中國,或者證明保釣運動已經變成排外主義或者華人至上主義之類有害的運動。

如果把國家領土奉為神聖,強調每寸領土都絕對不可退讓,那自然有助長中國同鄰國發生不必要的邊界衝突的危險。在目前的保釣運動中,確實有人鼓吹這種思想。但這並不是保釣運動的共同立場。保釣運動的共同立場只是反對日本侵佔釣魚台,目標是保衛釣魚台的主權。人們大可以一面參加保釣運動,一面反對上述的極端(狹隘)民族主義思想。自認為立場正確的人,應該到運動裡面去努力糾正那些錯誤傾向。如果避免參加,只會讓錯誤思想更容易在運動中佔上風。

當然,並非人人都應該很積極參加保釣運動。上面已經說明,保釣運動的作用是有限的,並非目前香港或全中國最重要、起中心作用的運動。人們可以有理由把自己的力量放在其他運動方面(例如有關97過渡的民主運動),而不是放在保釣運動。但是,凡是站在民主和進步立場的人,對保釣運動至少應表示支持,而不是否定或者完全不理。對保釣表態支持,並不會妨礙其他方面的工作。保釣運動的健康發展,反倒可以促進民主運動和其他進步的運動。

保釣運動產生不良後果的另一種可能性,是誇大了外國對中國的威脅,同時過份強調一致對外的必要性,結果讓中國政府利用來壓制民主運動。但這後果並非不可避免的。只要我們自己避免受錯誤思想支配,就可以抗拒專制統治者的利用。前面已經指出,由於統治者太害怕群眾運動,他們現在根本站在保釣運動的對面,所以很難做到利用保釣運動。

1996918

分類:第40期, 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