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期

人類未來,需要另類選擇 ——介紹《遠古以來人類的生命線》

簡明

《先驅》第40期,199610

歷史是了解社會的工具。

我們人類現在所處的時代,是個處於環境退化、資源枯竭、全球性結構失業、貧富兩極化、核子冬天的威脅等等危機的時代。這些危機,隨著資本主義制度攻佔全球而日益深化;地球物種滅絕,已不是科幻小說中的情節,而是地球面臨的前途之一。人類的科技成就,不僅改變了地表面貌,現在還能從基因結構上調節物種的進化。然而,這些成就,猶如一個硬幣的兩面,既可造福人類又可毀滅世界,因為我們現在的社會,是個以盲目生產、消費至上,欠缺合理利用科技的機制的社會。為什麼人類在獲得巨大科學成就的同時,卻沒能產生出能駕馭這種力量的社會制度呢?這是許多關心人類前途,並有遠大目光的人,必須發問和尋找答案的問題。美國歷史學家L.S.斯塔夫里阿諾斯教授(以下簡稱斯氏),就是那些有遠見的人的其中一個。

血族社會給現代人的啟示

自六十年代始,斯氏就摒棄了歐洲中心說的狹隘史觀,以全球整體的角度來看待人類的歷史,他說:「各個國別史的總和不等於整部人類的歷史。」(1)他由此觀念主導,完成了一系列全球史觀的歷史著作,而以90年初出版的《遠古以來的人類生命線》最言簡意賅,能引領讀者深思人類未來,尤其適合年青朋友閱讀,拓展視野。

斯氏帶領讀者游弋的歷史長河,不是一個個歷史故事的流動畫面,而是簡要而宏大的整體分析。作者帶著「怎樣延續人類生命線」的問題,去研究可資借鑑的歷史框架。他說:「歷史學有用性不在於作出預言,而在於為考察過去和現在提供一個框架━━這一個框架不會預示未來,但能揭示成為我們遺產的人類的靈活性和潛能。」人類的靈活性和潛能,是人類抗衡大自然嚴酷考驗的武器,在過去數百萬年的人類歷史中,人類就是帶著這樣的裝備繁衍著,並逐步進化。今日,人類面臨的挑戰,已不僅是大自然嚴峻的考驗,還要面對人類自身創造出來的科技力量,這種力量正配合著我們目前強化人類自私自利的社會制度,而產生出巨大的破壞性。所以,研究人類歷史遺產,尤其是史前社會━━合作和分享是史前血族社會的生活特點,且維持超過百萬年以上━━將為探索解決人類當前的危機,有所裨益。《生命線》的作者,深明此道,所以他較著重分析人所以能進化成人的重要因素。他認為,克服了靈長目動物自私好鬥的天性,以團結和合作代替野性的競爭,靈長目動物才進化為人,並幫助了史前人類戰勝大自然的考驗。

以上的觀點,當然不算是斯氏創見。不過他卻獨到地根據此觀點,駁斥人類天性自私的謬論,證明人類前途是樂觀的。他認為:既然人類有過數以十萬年的團結合作的生活史,就證明所謂人類天性自私的謬誤性。然則是否又證明了人類天性利他呢?當然也不能這樣看,因為人類社會史確實出現過近萬年的剝削制度,在成文的歷史記載中,人類歷史就恍如一部只有血淚和掠奪的歷史。所以按斯氏的分析,人類既不只是利己的、也不只是利他的,一切人類特性的表現,都是社會制度相應的產物。人類「天性」是可變的。斯教授指出:「如果舊石器時代的社會的互相合作、一切公有的特點極其有助於人類早期為爭取生存而對來自環境的威脅所作的鬥爭,那麼,這一點對於人類今天為在已基本取代自然環境的人造環境中求得生存而進行的鬥爭可能是很有意思的。」

納貢社會的重要性

斯氏把成文歷史分為「納貢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兩個階段。

在人類進入文明之後,世界各地出現多種不同形式的社會制度。不過《生命線》的作者認為,在資本主義制度出現之前的所有制度,無論是奴隸制、君主專制、封建制,都是「建立在以貨物、勞役或金錢形式出現的貢品基礎上,而這些貢品全都是為了供養少數統治者而從許多耕種者和工匠那裡強行徵集來的」。所以,他把這些社會形式,統稱為納貢社會。

納貢社會使大多數人淪為「窮人」,他們必須把自己勞動成果的大部份交納給「富人」,「富人」通過國家機器━━官僚機關、軍隊、民兵━━來強迫「窮人」交納貢品,而他們幾乎都過著窮奢極欲的生活。納貢社會是充滿了這樣的不公平,但是,她卻是人類進入文明的開端,而且是不可缺乏的重要階段。在舊石器時代,採集狩獵的生活模式,所需的技術知識水平極低,所以難以產生「創造者」,即有自我意識的人,而納貢文明卻提供了培育建築師、雕刻家、畫家和詩人創造的物質條件。教授說:「由於農業技術和基於貢品的社會組織,文明供了更多的物品(常常是新的物品),供養了城市中心……產生了新的利益和抱負,謀生手段也有了進步。」

納貢文明這種內在矛盾━━社會不平等,又是促進文明的要素━━是人類生命線中的一個重要部份,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因為「只有那些社會制度,才使知識和技藝的產生、積累和世代相傳成為可能。」沒有知識技術的產生和積累,就不可能有今日的先進文明,這點是很容易理解的。不過納貢社會因其納貢制度,使擁有知識的階級欠缺革新技術的動力,充足的勞動力也強化了這個弊端。

納貢形式的社會制度,既為人類進入文明創造條件,又為文明更進一步造成限制。這種矛盾,《生命線》作者認為,猶如血族社會中的合作與團結不是人類天性一樣,「既非人性中固有東西,亦非生物遺傳的東西」,而是那種「供養一個城市居民需要十個農民,農村剩餘勞動的很大部份被上層統治者揮霍在戰爭、官僚築室、紀念物和富裕生活上」的制度造成的。他再一次證明人性主要為社會所決定,人性是可變的道理。

為什麼斯塔夫理阿諾斯教授這樣注重人性可變的道理呢?因為人類生命線的展延,到了資本主義社會成為全球霸主之後,似乎已走到了盡頭;資本主義把人類自私自利的特性推到了最高峰,它發散著強大的破壞力。「非利潤即死亡」的原則勇往直前,搗毀一切障礙物,包括納貢文明。然而納貢文明的遺產━━私有觀━━仍發揮著作用,被資本主義制度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原則。因此,人性可變乃是對人類未來樂觀的根據之一。

資本主義的禍害

「創造性地破壞」是斯教授引用約瑟夫.熊比特描述資本主義本質的一句名言,他在《生命線》中的第四章,環繞著這句一針見血的描述展開思路。他說:「資本主義的基本競爭引起技術革新和制度革新的突發,而這些又導致生產力的增長,這種強制性就是資本主義創造性的推動力……、破壞力是持續不懈的創造力的不可避免的伴隨物。」

資本主義制度所促使的技術革新、以及經濟擴張特性的威力,攻破了任何制度,那些過氣的制度都證明不及資本主義的創造力和破壞力。斯氏分別以商業資本主義(1500-1770年)、工業資本主義(1770-1940)、高技術資本主義(1940年及以後)三個專題來論述資本主義這種特質。

商業資本主義的到來,引發了新經濟、新政治、新思想。商人為得到利潤,打通了全球的航道,開闢新市場,擊破古老帝國的傳統,使大批農民破產,淪為僅靠勞動力過活的工人;更為諸如非洲和美洲土著帶來災難━━黑人被販為奴,印第安人被趕盡殺絕。

工業革命的成果,是工業資本主義踏著商業資本主義足跡而到來,由此引發著一系列技術上革新的連鎖反應,「強化了向經濟一體化發展的全球趨勢,使開始於商業資本主義時的生產率發展的巨浪更加洶湧澎湃」。這種澎湃的發展,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模式━━高產量、高消費。而這種模式的維持,卻以污染河流、堵塞溝渠、破壞農田,使一切臣服在資本主義破壞力下為代價的。在資本主義發揮創造性破壞力的所有時間中,人類並非毫無抵抗力。俄國的十月革命,以及後來的一系列反殖民地運動,都是抗拒資本主義侵蝕的運動。人類,尤其是被壓迫者,曾企圖以新社會制度來代替資本主義(不論是商業的,還是工業的),即嘗試以如舊石器時代那種合作與團結的制度,代替剝削制度。可是,那個初生的新制度━━蘇維埃社會主義━━維持不久,就患了官僚專制的惡疾而夭亡了。在生了毒瘤的新生制度慢慢消亡的時間中,軍備競賽引發了科技革新。這種軍事技術革新轉向民用之後,高科技資本主義就代替了工業資本主義。高科技大大增強了資本主義的創造性破壞力,現在它正前所未有的威力摧毀人類生存的環境:切爾諾貝爾的災難、幾乎穿越地心的三哩島核意外、臭氧層洞穿、溫室效應、高速砍伐樹林造成的沙漠化,在在都預示了地球物種面臨滅絕的危機。現在已是迫切需要人類力挽狂瀾的時刻了,因為「今天,要經受考驗的並不是哪一個種族、國家或『主義』。這涉及人類自身━━具有嘲諷意味地自稱為『智人』的人」。

人類究竟還有沒有前途呢?

人類前途的幾種另類選擇

斯氏以「人類前景展望」一個章節來論述。作者的展望自然無法有確切的答案,畢竟歷史不是預言,「但歷史確實暗示了某些參數,人們理應得到這些參數,並將不得不對之進行計算」。那麼這些參數是什麼呢?我們應該明白,任何展望都無法排除現存的東西,所以,這些參數就滲透在我們今日所在的處境之中。《生命線》的作者,分別以「面向他擇性資本主義」、「面向他擇性社會主義」、「面向他擇性第三世界」三個方面,探索人類前途的可能模式。

四百多年前,資本主義在英國扎根開始,它也不是勢如破竹地得到成功,而是經過上百年的失敗的賞試,才能統攝全球。現在它的活力證明也是它的毀壞力,那麼,這種制度究竟能否更新活力,使人類生命線得以展延呢?這是斯氏「面向他擇性資本主義」專題中,所要探索的問題。

作為與資本主義相對立的社會主義制度,並非在資本主義活力發揮殆盡後出現的。在它出現了的僅僅六十多年中,它的失敗比資本主義嘗過的失敗滋味更苦澀。過去幾年,它幾乎為絕大多數人所唾棄!然而,能否就此證明社會主義絕非人類未來的出路呢?斯氏並不是這樣看,他認為:「自從有了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以來,每個歷史階段中最有影響的一種社會都是力圖縮小上層與下層之間的鴻溝的社會━━都是倡導提高群眾的參與水平的社會,這種參與人數總量上的猛增構成了開拓性社會的現代性……」社會主義的核心精神,正是動員最多的群眾參與建設社會,認為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人。尤其在今天,正當蘇聯及東歐等國回歸資本主義老路相繼失敗之後,社會主義的模式是否適合人類新需要,答案還未確定。所以,斯氏並不像許多人那樣,根據蘇聯及東歐各國的失敗就判定社會主義滅亡,是很有道理的。

相對於以上兩種新選擇,「他擇性的第三世界」突顯了的是道德、傳統宗教的回歸,而非理性的科學推理。斯氏拿解放神學和伊斯蘭聖戰傳統在第三世界事實,說明了這些披著聖衣反對資本主義對他們國民的侵蝕的宗教,為苦難的落後地區人民提供了思想上的出路和實際鬥爭的方向。但它能否成為人類未來的選擇,相信沒有人能肯定地回答得了。不過,閱讀《遠古以來的人類生命線》,人們將會得到啟迪。

結語

介紹歷史著作,常常是件吃力難討好的工作,因為真正通俗而又有見地的作品並不很多。L.S.斯塔夫里阿諾斯的《遠古以來的人類生命線》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這類好書。它讓讀者了解的不只一串串的史實,而是通過分析歸納面向著未來的歷史。誠如有評論家評此書時記:「正如所有優秀的歷史著作一樣,過去照亮現在,啟示未來。」它使讀者掌握了了解社會的工具。

當前世界結構性的失業情況,威脅著每一個只能靠個人勞動而生活的人。年青人要如父輩那樣掙扎求得安穩,已非易事。所以,了解我們每個人的處境,即這個世界的特點,將對我們審時度世,立身為人,有所裨益。

199697日完

註(1)以下所有有引號的說話均摘自《遠古以來人類的生命線》一書。

分類:第40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