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期

中共招安,民主派怎麼辦?

劉宇凡

《先驅》第40期,199610

錢其琛最近關於同民主派溝通的談話,有人認為是「很進步的事,很好的開始」,是「突破」,「有積極的意義」,而且是「泱泱大國的風範」。從前中共罵民主派是「反中亂港」,現在則僅是「在香港發展民主的道路和速度問題上有不同的意見」而已;從前是傲慢得不啾不啋,現在則願意溝通了。不過,進步雖有,卻很難說「很」。把它誇大為「泱泱大國的風範」,就更啼笑皆非了。中共口氣緩和了,可是它要幹的種種壞事━━欽點推委、特首與臨立會不用說了,連推委的產生,都要先經籌委主任會議篩選候選人,才許籌委去選━━沒有一件叫停,請問有甚麼大進步,有什麼風範可言?唐朝有個大將叫李勣,少年為賊,初時自號亡賴賊,逢人就殺,後來自號難當賊,心中不快才殺人。再後來他才棄惡從善。現在錢其琛的進步,太概也只是從亡賴賊到難當賊的進步吧了。說到溝通,它的政治立場絲毫沒有改變,在這個情況下同你民主黨溝通,不過是借你為它那個籌組中的專制特區政府貼上一點「諮詢民意」的遮醜布而已。把這種把戲美化為什麼大突破,實際上只是幫助中共去騙人而已。

中共進退兩難

錢其琛那番話不算有什麼積極意義,但它還是有點客觀意義的。它反映了越近九七,中共越感到港人不好對付。中共雖然一向迷信槍桿子,可是,對於那未統治過的、又多少培養了一點民主法治意識的港人,實在是不想在回歸第一天便要在台灣人民以致全世界焦點之下去大開殺戒的。正因為這樣,中共近來的口氣多少緩和以便減少反對聲音。它以前高叫反對臨立會的人不得入推委,現在不提了;以前高喊一定推翻人權法,惹來不少抨擊後又改口要還原六條惡法,但最近又放聲氣說不一定全部還原了;以前指罵支聯會一定要受取諦,近來又有風聲說中共希望民主派低調處理以換取中共的淡化處理。當然這一切懸而未決的問題都仍有待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後才有分曉,但是口氣緩和了卻是事實,而這些事實正反映中共的進退兩難。

在這個情況下民主派該怎麼做?有人說既然中共有所緩和,就應當互諒互讓,投桃報李,我們卻主張:

第一,堅拒加入推委。民主黨目前仍然是這個立場,這一點值得肯定。我們即使不能成功反對臨立會,至少也能夠不去為它裝上民意外衣。

第二,同中共溝通,可以,但是不能把溝通美化,不能對這次溝通會有任何實際好的結果存有任何幻想,更不能拿幻想來教育民眾。老實說,同中共談談,一是為了堵住別人的批評(指民主派連談也不肯談)而已,二是為了向群眾印證中共那種偽裝的開明。一句話,我們應該利用中共的弱點,乘勢追擊,而不是放棄民主大義,忙不迭去美化中共的種種偽裝。

第三,要認清奮鬥目標。民主黨的立場是反對臨立會,那很對,可是李柱銘卻公開表示接受推委選舉的行政長官,理由是這符合基本法。楊森則強調願意積極參與籌建香港特區。我們不能同意這些主張,而且前者也同民主黨所主張的普選行政首長的立場有矛盾。民主黨一向以基本法馬首是瞻。它不願加入預委,但願意加入籌委,都是因為前者符合基本法而後者不符。我們卻要指出,基本法是罩在港人頭上的緊箍咒。它既未經港人同意,而內容又絕頂反民主,所以我們沒有理由甘願受它約束,更沒有理由參與籌組特區的專制政府。

召開普選全權的港人代表大會

最近民間多了「主權在民」的呼聲,而前線又提出「全民制憲」的口號。這都是不錯的。基本法作為一部多少具有憲法性質的文件,理應由港人民主制訂。但是,怎樣體現主權在民和全民制憲呢?前線沒有加以解釋。我們就主張,應當召開普選全權的港人代表大會來重新制訂香港的自治法。在外國這叫作立憲會議,在舊時中國,孫中山稱之為國民會議。我們這個港人代表大會稍為不同的只是,這個機構不是制訂一國憲法,而是制訂香港一市的自治法。拿這個主張去抗衡中共所籌組的特區政府,比搞什麼民間提名特首來得更有意義。後者的精神就是抬出司徒華來同董、楊、羅之流抗衡,意謂司徒華就是港人救星。這不過是另一種造神運動吧了。民主運動正正要打倒偶象崇拜,主張人民直接行動,自己解放自己,而不是相信什麼偶象。

第四,培養長遠奮鬥的目光。現在許多民主派都把視線放在98年選舉。大家知道,不僅在98年選舉中直選議席只有20席,而且臨立會將會制訂一套非常反民主的功能團體選舉方法以及其他遊戲規則,所以98年的選舉根本不容易讓民主派改變任何政府決策。所以,那樣重視98年選舉根本是本末倒置。什麼是本?什麼是末?群眾的覺悟,群眾的自我組織,群眾的積極行動,那才是本;而那些選舉活動只是枝節而已。有了群眾的民主力量作基礎,議會選舉才會有利於建立民主政治;所以真正的民主派應當把教育群眾,提高群眾認識,放膽發動群眾作為主要工作。反之,本末倒置,到時就會發現,在沒有群眾的積極支持和掩護下,那可憐的廿席直選也一定要變質為純粹形式的東西,如果不是變質到充滿暴力恐嚇、買票賣票的話。

最後,我們要永遠拋棄凡事「打定輸數」的消極態度,拿出勇氣同中共節節抗爭。即使我們暫時失敗了,也必定對長遠的民主事業有幫助。要知道,中共不是歷史的主宰。它的統治在大陸也引起日益廣泛的不滿和仇恨。港人的民主奮鬥,長遠而言是決不孤獨的。

分類:第40期, 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