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答〈四五行動〉 無的莫放矢

王強

《先驅》第34期,19959

四五行動的來信解釋它為什麼不能聯署先驅社有關中共導彈演習的聲明。它長篇大論地教訓我們要懂得內戰的階級性,台灣國民黨政權的階級性,台獨的階級性,和平統一的階級性,最後呼籲我們「不必去保衛國共雙方和平統一的允諾而花氣力,而應該揭露雙方鎮壓民主、剝削工人的共同本質,而鼓吹人民之間的團結戰鬥的精神。」

「共同本質」,恐怕也是指階級本質吧。但是,在我們領教你們的階級教育之後,我們還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你們究竟從這些階級分析中得出什麼有別於我們的行動結論?為什麼「揭露」了各方的階級性之後,就不能同意我們的具體要求?你們究竟對於中共武力恐嚇台灣採取什麼正面、具體的立場?支持還是反對?還是別的什麼建議、要求?為什麼不吭一聲?什麼叫做「鼓吹人民之間的團結戰鬥精神」?「戰鬥」的目標是什麼?要求是什麼?去爭取「武力統一」嗎?去爭取「階級鬥爭的統一」嗎?如果不是,又是什麼?

不難看出,來信完全是文不對題的。我們的聲明的主題根本不是分析內戰、中共、國民黨、台獨等等的階級性,而是對於中共武力示威的具體回應。不是說我們不應重視階級分析,也不是說階級分析與具體政治立場全無關係。但是:無論如何,階級分析畢竟只是社會主義者賴以行動的理論前提。我們願意同任何人共同行動,只要他們同意我們的立場,而不管他們有怎麼樣的階級分析。畢竟,在每一個具體政治問題上,最重要的不是揭露各方的階級性,而是提出具體的要求、辦法。否則,就像一個人遇到一隻惡狗撲過來,在這個緊急關頭,他不去立即同惡狗搏鬥,反而同人大談惡狗的獸性。這種人恐怕只會給狗咬死。同樣,空談什麼階級分析,對於人家的具體建議只知一味否定,但自己的正面要求卻半個字也提不出來,請問這種「階級分析」又有啥用?這是不是有點宗派主義呢?正如托洛茨基說過,對於宗派主義者來說,任何一次政治事變都只是評論的機會,而不是行動的機會。不過,不管他們怎樣消極批評,地球還是照樣轉動的。

分類:第34期, 政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