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社會主義的新苗

南產

《先驅》第35期,199512

自從80年代末,俄國轉入資本主義軌道以來,社會主義思想在俄國統治集團和大多數知識分子眼中,像死狗一樣受到鄙視。現在佔統治地位的思想有兩大派:一派是崇拜西方國家現狀的西化派,又稱民主派;另一派是要把帝俄時代的傳統精神文化同現代技術結合起來,以便在原先帝俄的領土範圍內重建一個統一大國,這派是歐亞大陸派,又稱民族主義派。西化派著重輸入拜金的個人主義以及西方低俗文化的一切,宣告政治是污穢的事業,「意識形態的終結」,等等。歐亞大陸派則企圖恢復帝俄時代那種等級森嚴的制度、個體依附於集體的精神、神秘主義的宗教和哲學、以及斯拉夫文化優越論的信仰。現在的執政者屬於西化派,而那些新近冒起的比較有力的反對派大多數屬於歐亞大陸派。這兩派的共同點,是擁護資本家、政府官僚、軍官、技術官僚以及一切所謂社會精英的特權地位,反對社會平等,壓制勞苦大眾的反抗鬥爭,防止第二次社會主義革命起來把國家和社會經濟的管理權交給民眾,實現真正徹底的民主。

到目前為止,俄國工人階級和一切勞苦大眾好像是默默地接受著上述反動思想的灌輸和支配,本世紀初年那種革命精神似乎完全喪失了。但是,仔細的觀察者,即使生活在外國,最近也看到了社會主義思想的苗頭已在工人階級褢重新滋生。今年十月號的美國《每月評論》有一篇分析現在俄國統治者的思想的文章,作者比連金(V.Bilenkin),北卡洛萊納州立大學的副教授,其中有如下的論述:這篇文章什麼是徵引的,什麼不是,不清楚。

上層那麼大規摸而且強烈地對人民做思想工作,對大眾傳播媒介(尤其是電視)嚴格控制,似乎可以間接地證明:下層人民並非那麼容易接受思想灌輸。另一個證據是,在基層裡有本地的馬克思主義復蘇的現象。最近幾年,全國各地都滋生了許多小規模的工人出版物:報紙、傳單、小冊子等。這些出版物在思想上並不完全一致,也不可以說一定是政治上正確的。不過,這現象告訴我們:俄國工人階級裡面教育程度較高的那部份,有他們本身的知識份子,而這些工人知識分子有足夠的水平去向社會精英的思想統治權挑戰。而且,這種挑戰不但在俄國範圍內不容忽視,就在全世界也有潛在的重大意義。

我們可以看看一位可作代表的工人知識份子的本地馬克思主義的例子。他名叫皮奧特勒.印杰夫(Piotr Indeev),是梁贊市(Ryazan,莫斯科東南的一個老城市)的工人。19946月他寫了一封信給一份全國性的報紙《蘇俄報》,其中一部份如下:

「最近幾年我國所發的事情,是生產力和生產關係衝突的結果。我國的工業生產已經達到那種水平,需要工人受到許多方面的科學教育,以便使用高科技的生產工具。工人的知識水平已經提高到能夠支配生產的過程,而且能夠看出管理方面的一切愚蠢的錯誤。所以,已經到了把支配生產的權力交給工人的時候。正在這個時刻,在黨官僚的深心裡出現了那種思想:社會主義是歷史的死巷,所有國家都在文明的資本主義道路上發展,只有我們蘇聯人民走錯了路。黨的欽選幹部和官僚馬上抓住這種思想。他們全體都一下子變成了『民主派』,僅僅為了保持他們輕易掙來的大錢,保持他們對消費品分配的支配權,享用民脂民膏。」

這種對蘇反革命的解釋,毫無疑問是馬克思主義的,不過當然不是蘇聯官方那種馬克思主義。這位工人用馬克思主義分析社會生產的方法來說他自己的階級的故事。蘇聯工人階級創造了強大而高級的生產力,是在這過程中,工人階級變成了有能力支配生產的階級。當時所發生的事情是:欽選黨幹部先下手為強,阻止了工人階級取得政權。蘇聯官僚沒有把這種辯證法教給工人,工人靠自己學會了這個。

印杰夫的思想方法,是思考自己所信仰的那種思想在歷史上實現的條件。它不像統治階級的思想那樣,把歷史變成自然規律(西化派認為市場規律是永恆的自然規律,歐亞大陸派信奉種族決定論)。它用歷史演變的眼光去考察它本身的主體(就是工人階級),依據現存的條件和往後的條件來設想它的歷史方案。所以這種思想既不否認它本身受社會條件決定,又不用什麼「人類普遍的價值」或者「歐亞大陸理念」的辭藻來裝飾。它有能力解釋為什麼統治階級突然在思想上作一百八十度轉變,能夠暴露這個轉變背後的實際社會利益關係,由此而消除了轉變的神秘性。

這位工人然後號召用總罷工來恢復本來意義的蘇維埃政權,那就是工人集體對全國的經濟和政治生活實行控制和組織的權力。他為這個方案辯護如下:

「為什麼人民政權要採取蘇維埃的形式呢?因為只有這種形式才真正表現俄國人民的自治的歷史承續性,因為我們人民自古以來就通過村社、村民會議、地方自治政府,通過古代諾伏哥羅德共和國的人民代表大會來實行管理。這種真正俄國的自治形式後來變成了蘇維埃。蘇維埃並不是共產黨發明的,而是伊萬諾伏的工人創造的。人民的權力通過地方蘇維埃施行到全國。只有在頂層上才被黨國的官僚把權力奪去。我們要從精英的手裡把權力拿回來,還給蘇維埃。這就會保證我們國家IV廣告發展的歷史承續性。」(199464日的蘇俄報)

這位工人編纂了自己的一套歷史故事。他從俄國歷史上挑選一些現象,以此為根據,創造出想像中的民主承續性和無限的歷史前景。他這個故事代表工人階級的歷史記憶,同統治階級的記憶正正相反,而且鼓舞著工人階級對工人民主的想像。在這種想像似乎已經在全世界消失了的今天,他這樣做是有重大意義的。

現在俄國這種有思想的工人還很分散而且孤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發展到形成全國性的政治行動。但是,既然俄國「現實存在的資本主義」那麼令民眾失望和痛苦,既然產業工人階級始終居於社會的中心地位,工人階級的社會主義運動復興就應該是大有希望的。馬克思派的社會主義思想(共產主義)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偶然的個人天才的產物,而是歷史條件的產物,是工人階級自覺的思想的表現。在1991年「八一九」政變剛剛過後,世界資產階級大事慶祝共產主義滅亡的時候,我們就發表過一篇《「共產黨」末日已到,共產主義行將復興》的文章(新苗第19期)。現在我們很高興地向讀者報道:我們的樂觀估計已經得到初步的證實了。

199512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