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期

中國特色的拘禁人民辦法 ──從魏京生再被捕談起

向青

《先驅》第35期,199512

著名民主鬥士魏京生去年四月一日被中共警察抓去,長期下落不明。家人多方查詢,外國政府也多次表示關注,都沒有答覆。十一月廿一日終於由新華社透露出來,他已被正式逮捕,罪名是陰謀顛覆政府。世界輿論普遍表示不相信中共對他的指控,同時指責中共把他拘禁了差不多二十個月才提出罪名和宣佈逮捕這種做法,認為這不但是極不合理,而且違反中國本身的法律。關於中共加給魏京生的罪名,凡是稍有良知的人都絕不會相信,所以我不想多說。這裡只打算談談中共公安機關常常把人長期拘禁而且不向親屬交代的法律問題。

多種多樣的拘禁方法

魏京生早已被中共公安機關抓去,扣留了五百多天,比香港現在還剩下的倒數日子還長一點,為什麼新華社的消息說他今年十一月廿一日才被逮捕呢?有人會這樣問。原來,在中共的法律用語中,並不是所有把人抓去扣留都叫做逮捕。逮捕只是司法機關把人抓去扣留(法律名詞是羈押)的辦法之一,而且是用得最少的辦法。要等到「主要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而且所犯的罪是可能判處徒刑(最少半年的監禁)以上的,才實行逮捕。逮捕必須經法院或檢察院批准。這就是說,逮捕了的人大概一定會被起訴,而且,一向的事實表明,差不多一定會被定罪。因此,現在人們都在猜測,魏京生這次要受到多麼重的刑罰。

根據「刑事訴訟法」和「逮捕拘留條例」,為了實行偵查,在逮捕之前,公安機關可以把嫌疑人犯先行拘留。拘留由公安機關自己決定實行,不用法院或檢察院批准。公安機關把人拘留後,應在三天之內決定是否提請檢察院批准逮捕,必要時可延遲到七天。檢察院接到提請後,要在三天之內決定是否批准。這樣,如果不實行逮捕的話,最多只能把人拘留十天。既然法律上對拘留規定了這樣的期限,而魏京生這次在正式逮捕前已被公安機關羈押了五百多天,所以不少人理直氣壯地指責中共公安機關非法羈押。

對於上述指責,至今未見官方答辯。我不知道官方會不會答辯,更不知道他們會怎樣答辯。不過,我相信,中共公安機關在199441日到951121日之間把魏京生拘禁,所使用的名義並不是「拘留」,而是「收容審查」。

收容審查

如果你平日留意大陸本身關於大陸刑事案件的報道,一定經常接觸到「收審」(即收容審查的簡稱)這個字眼。差不多每個犯人都是先被收審,然後才被逮捕和起訴的。「拘留」這字眼倒很少出現。不明就裡的人,很容易以為收審就是拘留的別名。這想法大錯特錯。收容審查決不等於拘留,而是另外一種大大方便公安機關把人拘禁的辦法。

拘留是正式法定的一種處理刑事案件的措施,在「刑事訴訟法」和「逮捕拘留條例」中有明文規定;收容審查則根本沒有法律上的根據。無論在刑事訴訟法、逮捕拘留條例,還是任何其他法律條文中,都沒有這個名詞。但是公安機關經常利用這個名義把許多人拘禁,每年人數可以達到幾十萬,一百萬。每人被拘禁的時間常常有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收容」,多麼好聽的字眼,在它的名義下所實行的,都是專橫和殘暴!大陸人民聽見「收審」這字眼,大概沒有多少人想到那個收字原來是收容的簡稱,一般人大概都以為這是沿用古語的收,就是收監、拘禁。後面那種了解才合乎實際。

各地公安機關採用收審的手段,他們自己並不覺得是非法的行為,甚至有時公然自稱「依法收審」。他們有什麼根據呢?有的收審通知書上寫明:「根據國務院關於收容審查的決定」。具體說,他們的根據是1980229日國務院的「關於將強制勞動和收容審查兩項措施統一於勞動教養的通知」(習慣稱之為國務院五十六號文件)。此外還有公安部19781117日「關於整頓和加強對流竄犯罪嫌疑分子收容審查工作的通知」;1985731日「關於嚴格使用收容審查手段的通知」,1986731日「關於立即認真整頓收容審查工作的通知」,1991年「關於進一步控制使用收容審查手段的通知」這幾個文件。

所有這些文件都只不過指示怎樣使用原先已經使用著的收容審查手段,人們無法從中看出這種手段最初是怎樣設立和規定的。人們卻可以從公安部那幾個通知中看出,這個手段早已使用得很廣泛,而且很亂、很濫,連公安部都覺得要加以整頓、控制。

儘管公安部一再通知要「整頓」、「控制」,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據公安部自己的刊物「人民公安」1989年第7期報導,「收審的對象不斷擴大。某地區公安處的收審人員中,有違反黨紀、政紀、貪污、挪用公款、投機倒把分子、經濟合同的當事人、計劃生育政策的違抗者、違反勞動紀律而不服教育的工人、不交公糧的農民、違反市場管理抗稅漏稅的個體商販,精神病患者及上訪人員無理取鬧的等等……據統計,符合規定的兩種收審對象,僅佔百之三十。」85年公安部的「通知」規定,收容審查的時間一般為一個月;經上級公安機關批准可延長審查期限一個月;仍不能查清的,須報請省級公安廳、局批准再延長一個月,累積審查期不得超過三個月。但據「人民公安」報道,許多人被關押超過三個月,有的甚至達到幾年。因「六四」風潮被押的,多數在一年至兩年之間。如果這次正式逮捕以前魏京生是被收容審查的,他受審查的時間也大大超過了公安部「通知」規定的期限。

無法無天,中國特色

其實,即使嚴格按照公安部門通知辦事,收容審查的手段也是不合法的。憲法第37條規定:「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有關羈押犯罪嫌疑者的法律,只有「刑事訴訟法」和「逮捕拘留條例」,其中規定的羈押辦法只有「逮捕」和「拘留」兩種,根本沒有什麼「收容審查」的辦法。所以,國務院或公安部通知屬下的公安機關使用收容審查的手段,根本是違法的行為。他們所做的屬於「非法拘禁」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可能有人以為,有關收容審查的通知屬於「行政法規」或行政命令,所以本身是合法的。這是不懂法理的錯誤想法。

第一,行政法規只能以法律為根據,在法律的範圍以內規定執行法律的具體方法,而不能與法律本身的規定衝突。憲法第89條規定國務院制定行政法規和發布行政命令的職權,也是這樣說的:「根據憲法和法律,規定行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規,發佈決定和命令。」可見行政法規、命令等必須以法律為根據。

第二,行政法規必須正式公佈才可以生效,在這點上同法律是一樣的。但所有有關收容審查的規定都沒有公佈過,只在機關系統內部「通知」,所以從程序上看,也不夠資格算是有效的法規。

如果有人以為國務院和公安部所作出的規定也可以算是法律,那真是「法盲」得太厲害了。行政機關根本無權制定法律,只有立法機關才有權制定法律。中國憲法規定,法律只能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它的常務委員會制定,再經過國家主席公佈才能生效。

總而言之,所有與使用「收容審查」手段把公民拘禁有關的通知、規定和執行,統統是違反中共自己所制定的憲法和法律的。這些行為,在本質上同匪幫的綁架行為完全一樣,只有比普通的匪幫綁架更為惡劣,因為範圍更大得多,後果更嚴重得多。美國紐約的律師人權委員會把這類行為稱為「中國特色的刑事訴訟」。那個號稱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這種猖狂氾濫的違法行為彷彿完全沒有看見。最高人民法院在1990年發出的「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面,無形中反倒承認了「收容審查」是一種合法的行政措施。中共各級黨委經常直接參與批准具體的收審行為,那許許多多的法學專家、學者,也沒有幾個對這種非法勾當提出批評、抗議。由此可見,他們究竟是什麼東西!

勞動教養

中共拘禁迫害人民的花樣多得很,收容審查不過是其中之一(可稱為後起之秀)而已。同收容審查關係密切的,還有「勞動教養」。你看又教又養,那恩情真是好比親生父母。又是一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盡」的例子。

「勞動教養」起源於1957年。那年81日,「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得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於83日公佈施行。後來在19791129日又公佈了補充規定。這個行政法規本身所宣稱的目的,是「為了把游手好閒、違反法紀、不務正業的有勞動力的人,改造成為自食其力的新人」。具體說,「加以收容實行勞動教養」的對象分四大類:第一類是「違反治安管理,屢教不改的」;第二類是「反革命分子」中「罪行輕微,不追究刑事責任」而被所屬單位開除,「無生活出路的」;第三類是所謂「有勞動力,但長期拒絕勞動或者破壞紀律、妨害公共秩序,受到開除處分,無生活出路的」;第四類是所謂不服從分配和安置,或「不接受從事勞動生產的勸導,不斷地無理取鬧、妨害公務、屢教不改的」。

怎樣決定誰受「勞動教養」呢?民政、公安部門,所在的機關、團體、企業、學校等單位,和家長、監護人,都可以提出申請,由各級地方政府或它們所委托的機關批准。

原先的法規並沒有規定勞動教養的期限,只說「在勞動教養期間,表現良好而有就業條件的,經勞動教養機關批准,可以另行就業」;如果原送請教養的單位或家長等請求領回自行負責管教,「也可以酌情批准」。後來1979年補充規定了「勞動教養的期限為一年至三年。必要時得延長一年」。此外還規定:勞動教養人員解除勞動教養後,就業、上學都不受歧視;人民檢察院對勞教機關的活動實行監督。

根據法規的條文,不難看出,勞動教養制度有兩種作用。一種是真正改造那些不務正業而有輕微犯罪的人,另一種是拘禁那些政治上的反對者和一切不聽話的人。事實上,這個制度開創的時候,正是大規模政治迫害「反右整風」的時候,所以從頭起一直主要的是一種迫害人民的方便辦法。後來連統治者自己都覺得有點太過份,流弊太多,才用「補充規定」來稍加限制。

勞動教養制度的設立,在程序上比「收容審查」合法。它有明文規定,正式公佈了還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但在實質上,它同樣地違反法治精神。它用行政法規來定出違反法律(「逮捕拘留條例」和「刑事訴訟法」)的拘禁公民的辦法。「收容審查」這名詞中的「收容」字眼,就是來自勞動教養「決定」的。1980年「國務院56號文件」本來打算把「收容審查」歸併到「勞動教養」裡面去。但結果還是兩者並存,各顯神通。很自然嘛!專制統治者壓迫人民的手段不會嫌多的,正好像資本家的利潤不會嫌多一樣。

治安管理處罰條例

神通廣大的中國公安機關,手上還有另一個法寶:「治安管理處罰條例」。這是一部正式的法律。第一次於195710月頒佈,「改革開放」後在19802月重新公佈。19869月又頒佈了經過廣泛修訂的第二版條文。在基本內容上,前後差不多一樣。這條例的作用,是授權公安機關處罰那些輕微的破壞治安行為。處罰分三種:(1)警告;(2)罰款,一般為1元至200元;(3)拘留,1日至15日。

「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像「勞動教養」和「收容審查」的辦法一樣,顯出行政權侵犯司法權這種中國特色。維持治安當然是警察(公安機關)的責任,把破壞治安者抓起來也是警察的責任,大概全世界都是這樣,至少凡是有警察的地方都是這樣。但是,比方在現在的香港,一個人有破壞治安的嫌疑,把他抓起來的自然是警察,但是裁決他是否真正有罪,倘若有罪該受什麼處罰,卻不歸警察管。警方只能把那人告到裁判署去(這裡所談的是輕微罪行),自己當控方,讓裁判署的法官審訊裁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不是這樣。抓你的,判你的,關你、罰你的,都是公安。有時公安還可以從罰款中分成、得獎。問你在公安面前敢不敢不乖?

據說,中共革命勝利主要是因為有三大法寶(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而革命勝利的結果,是移去了壓在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收容審查」、「勞動教養」和「治安條例」算不算三大法寶或者三座大山呢?今年二月間,一些著名的民運人士,包括王丹、陳子明、王若水、包遵信等在內,聯名向全國人大八屆三次會議提出三項建議,要求廢除收容審查和勞動教養,保障基本人權,維護社會公正。結果好像是連個答覆都得不到。建議和請願之類當然都是十分正當的手段,不過,為了真正有效,恐怕要有更好的法寶才行。

1995127

分類:第35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