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期

且看惡僕的面孔

《先驅》第35期,199512

編者按:

中國官方報刊上經常強調「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是「國家主人翁」。可是,這兒轉戴《中國工人》(全國總工會的機關月刊)的兩篇報導足以叫人擦亮眼睛。尤其第二篇,讓我們看到:原來「同工同酬」竟是「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工人在上班時間找「領導」,表達有關待遇的意見和要求,不但達不到改善的目標,還要受到尖銳批評和「嚴肅處理」(就是受到處罰),而「工會」方面竟認為這是「融洽了感情,化解了矛盾」!多麼有「特色」的「社會主義」啊! 


《中國工人》

(一)莫讓職工再等待

周海清

「五一」勞動節期間,某企業召開了一次規模頗大、鄭重其事的廠級勞動模範和生產(工作)標兵表彰大會。主題鮮明,宣傳職工,崇尚先進,激勵人群的效果不可謂不好。然而,美中不足的是那末了一項議程━━大會照相。

因為等待領導人參加合影的時間太長而使人們頗有微詞。

照相留影,以誌歷史,幹群簇擁,共創未來,這是無可厚非的。只是,當披紅戴花的「勞模」、「標兵」們精神抖擻地同與會代表一起,齊刷刷地站在耀眼的陽光之下,攝影師在隊伍正前方作好了一切準備的時候;前排靠椅位置卻空空蕩蕩,企業領導人沒全部就位。五分鐘過去了,候著,十分鐘過去了,又一個十分鐘過去了,還不見「大駕光臨」。大家只好耐著性子候著,伸長脖子望著。三十分鐘後,一些人顯得焦灼不安;四十分鐘後,人群中的竊竊私語變成了男女混合的中音嚷嚷。最後「卡察」一聲時仍然有一位「副座」未到,這還是會議組織者用「大哥大」請示之後果斷作出的決策。

這使筆者想起了平日裡的一些狀況:八點開會九點到,會會都等首長作報告,工作報告,工作午餐、酒席宴上,高朋滿座、群賢畢至,就等「老闆」一人了。即使是群眾文化體育項目或文藝節目演出活動,也常常因為頭面人物的跚跚來遲而不能不使揭幕時間一推再拖。也許是「虱子多了不覺痒」,人們都習慣了老一套拖拖拉拉的或「一個人說了算」的作風吧,這多數人等候個別人、職工群眾等領導盼領導的事兒常有,可公開議論、敦促改進的聲音卻實屬稀罕。都知道「領導就是服務(鄧小平同志語)」的名言,都聲稱「市場如戰場」,講的就是高效率和快節奏,都贊成「為人民服務」要轉變思想觀念和工作作風,可是,為官一任,上管一方,統轄一個部門一個行業或一個單位的領導同志,何時才能不讓職工群眾再等待呢﹖!


《中國工人》

(二)矛盾,在懇談中化解

趙漢琦

今年三月底,因同工不同酬問題,竟州局唐村礦的部分大集體工鬧起了情緒,找單位、找領導,要求同工同酬,有的還準備集體上訪礦領導,局面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這一情況通過碰頭會反映給礦領導後,引起高度重視,先後召開礦長辦公會及有關部門會議進行專題研究。為了及做好這些大集體工的思想政治工作,礦領導決定召開一次有大集體工參加的懇談會,與他們直妾對話,當面聽取意見。

懇談會於四月七日在大集體工比較集中的的礦單體租賃維修中心舉行。當礦領導按時來到會議室時,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有的大集體工感動地說:「礦領抽出時間,專門召開這樣的懇談會,與我們大集體工直接對話,這還是建礦來第一次。領導這樣看重理解我們,我們可不能看輕了自己。」怨恨情緒頓時消失了一半。

懇談會上,有三名職工先後發言。他們一方面對礦領導深入到群眾中直接聽取意見的民主作風表示贊賞,同時對大集體工同工不同酬、綜合獎、雙增雙節兌現獎與正式工不一樣等方面的分配問提出了意見。接著礦長、書記及副總會計師等礦領導━━作了解答,談了上級對大集體工的分配政策,講了礦上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對大集體工予以照顧的有關規定,明確指出,這是一個社會問題、政策問題。不是礦上不想同上班時間亂找領導、影響礦區穩定問題,提出了嚴肅批評,要求嚴肅處理。儘管批評是尖銳的,處理是嚴肅的,然而會場始終充滿了信任和理解。職工們原來那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情緒逐漸變成了相互理解、密切配合的氣氛。不少大集體工慚愧地說:「以前光想自己同工不同酬鬧情緒,沒想到政策不允許、礦上有困難。真是不當家不知道米貴。」從而溝通了思想、融洽了感情、化解了矛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