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期

《托洛茨基自傳》 譯者前言﹝下﹞

石翁 施用勤等

《先驅》第38期,19966

編者按:

上一期我們發表了這個前言的上半(概述列寧死後托洛茨基與斯大林、齊諾維也夫等人的政治鬥爭),現在則發表前言的下半,主要論述列寧和托洛茨基怎樣捍衛民族自決權,反對斯大林的大俄沙文主義。此書譯筆不算很嚴謹,不過仍然值得向讀者介紹。


格魯吉亞人關心民族獨立,強調格魯吉亞在蘇維埃體制框架內獨立的原則。在奧爾忠尼啟則準備新的進攻時,格魯吉亞人通過了決議,堅持他們的民族獨立不可侵犯。

列寧意識到他與斯大林在格魯吉亞問題上的分歧是原則性的分歧,斯大林在民族問題上採取的是典型的大國沙文主義的態度。這與他想建立的高度集權的中央政府的目的是一致的。

列寧也要鞏固國家,但他認為少數民族的問題只能慢慢地解決而不能強制,國際主義不能作為集權主義的犧牲品。

*   *    *    *    *    *    *    *    *    *    *    *    *    *    *    *    *

由於托洛茨基的自傳是寫給知情者看的,因此,一些重大事件只做了些提示,粗略地勾勒幾筆就夠了。其中某些重大事件,尤其是列寧在患病期間與斯大林進行的鬥爭,在斯大林掌權後被一筆勾銷,有關文獻被嚴密封鎖,官方黨史對此更是諱莫如深。有鑒於此,在這里對此稍加介紹並非多餘。

首先介紹一下有關外貿壟斷權的鬥爭。1921年,大多數黨的領導人認為外貿人民委員會不能有效地處理國際經濟交往事務,因而主張放權或取消外貿國家壟斷。斯大林、布哈林都贊成這種觀點。1921年底,參加里加談判的蘇維埃代表米柳亭宣稱將取消外貿壟斷,但列寧卻認為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是對國家利益的嚴重侵犯,這等於允許外國商人同國內私商直接接觸,這是十分危險的,它將導致破壞蘇維埃本來就十分虛弱的工業,有助於國際資本主義勢力和俄國商人、農民結盟,共同反對蘇維埃政權。

223月,列寧的觀點似乎已經獲勝,並頒發了幾條加強外貿壟斷的法令,但這並不是最終的勝利,政府和中央委員會仍繼續討論這個問題並制定新計劃。這些做法嚴重地損害了蘇維埃外貿代表在同外商談判中的地位。列寧對此深感不安,他寫信給斯大林要求重申外貿壟斷原則,並撤消一切反壟斷的計劃。斯大林在列寧的信上批道:「我不反對在現階段『正式禁止』放鬆對外貿易壟斷方面的步驟。但我仍認為,放鬆將是不可避免的。」

522日,政治局接受了列寧的觀點。但在列寧第一次發病和休養期間,反壟斷派獲得了勝利。在106日舉行的一次中央委員會的會議上(列寧因病未能出席),通過了索柯里尼柯夫降低國家貿易壟斷的提案。列寧決定為推翻中央委員會的決定而戰鬥,他分別給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和政府高級官員寫信、會晤,謀求支持。當他得知托洛茨基在這個問題上與他觀點一致時,他於1212日建議與托洛茨基結盟,共同反對官僚主義。13日他給政治局發出急函,斷然要求否決上述中央決議。政治局被迫讓步。斯大林在列寧的信上附了一張條:「列寧同志沒有改變我的看法,即認為……關於對外貿易問題的決議是正確的。」但他最後還是做了讓步,同意重新審議這個問題。

1215日,列寧在給托洛茨基的便條中請他在中央全會上表明,說他們的意見是一致的;並在給斯大林和其他中央委員的信中宣稱「我已就維護我在對外貿易壟斷問題上的觀點同托洛茨基達成協議,……托洛茨基將和我一樣堅持我的觀點。」

128日舉行的中央全會宣佈它原來的決定無效,這一鬥爭以列寧的勝利告終。列寧與高彩烈地向托洛茨基祝賀:「好象僅僅調動了一下兵力,就一槍不發地拿下了陣地。我建議不要停頓,要繼續進攻……」。由此可以看出,這場對外貿易壟斷權的鬥爭僅僅是列托聯盟所籌劃的反官僚主義鬥爭中的一個戰役,而與官僚主義的決戰卻是由格魯吉亞事件觸發的。

格魯吉亞事件最後決定了病中的列寧與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關係,使列寧下決心徹底鏟除以斯大林為代表的黨內

官僚主義。可以說它是列寧在其政治生涯的最後階段為捍衛他的革命理想和原則所進行的最後的鬥爭。

格魯吉亞事件的起因比較複雜。在19201921年間,俄羅斯聯邦、烏克蘭、白俄羅斯、格魯吉亞等共和國之間的關係是由俄羅斯聯邦與其他共和國所訂立的雙邊協定來調節的,每一個共和國都有一套與俄羅斯聯邦政府平行的結構,各個共和國的中央委員會指導地方政府,但同時又通過黨的內部紀律服從莫斯科的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

1921年,列寧要求把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三個高加索地區的共和國組成一個泛高加索聯盟,斯大林的朋友、高加索局的首腦奧爾忠尼啟則十分熱衷於這項事業,但遭到了格魯吉亞共產黨的強烈抵制。格魯吉亞人關心民族獨立,強調格魯吉亞在蘇維埃體制框架內獨立的原則。格魯吉亞人與高加索局的矛盾由於奧爾忠尼啟則輕視地方領袖的意見而進一步激化。在奧爾忠尼啟則準備新的進攻時,格魯吉亞人通過了決議,堅持他們的民族獨立不可侵犯。奧爾忠尼啟則無視格魯吉亞人的意見,依靠較為馴服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領袖宣佈建立一個聯邦政府。格魯吉亞中央委員會與斯大林和奧爾忠尼啟則之間的衝突愈演愈烈。

1922年整整一年,這場鬥爭始終沒有停止,它是蘇維埃共和國體制建立以來,在各共和國之間的相互關係上所發生的最嚴重的事件。1922810日,政治局會同組織局成立一個委員會,旨在調整俄羅斯聯邦及其他各共和國之間的關係。委員會成員中俄羅斯聯邦的代表有斯大林、古比雪夫、奧爾忠尼啟則等,其他共和國各出一名代表,格魯吉亞的代表是穆迪瓦尼。委員會主席是斯大林,他起草了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與獨立的共和國之間的相互關係委員會的決議草案,即所謂的「自治化計劃」的決議,該計劃使各獨立共和國作為「自治共和國」加入俄羅斯聯邦,使俄羅斯聯邦政府凌架於其他共和國之上。列寧由於患病不能辦公,沒有參於此事。

斯大林的決議草案遭到三個共和國的抵制,格魯吉亞人更是斷然反對。奧爾忠尼啟則對此做出反應,高加索局不僅通過批准了斯大林的決議案,它還運用黨組織的上下級關係命令格魯吉亞中央委員會必須服從斯大林的命令。

正在康復的列寧對這個問題十分關心,九月,他聽取了斯大林有關委員會工作進展的情況匯報,斯大林把有關的全部卷宗送給他。列寧經常會見所有當事人,但他當時對事件的態度還是傾向於奧爾忠尼啟則和斯大林。列寧曾指責穆迪瓦尼是「有搞『獨立活動』嫌疑」的分子,不過,他也認為斯大林有些操之過急。因此,列寧拒絕了斯大林的自治計劃,並建議採取不同的解決辦法。列寧說:「我們將同他們一起平等地加入新的聯盟。」為了保證平等,他從斯大林的計劃中刪掉了有關各共和國「加入」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的一段文字,並建議改成「同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一起正式聯合組成歐洲和亞洲蘇維埃共和國聯盟。」列寧建議成立一個蘇維埃共和國聯盟的聯邦執行委員會和一個新的聯邦人民委員會,俄羅斯聯邦政府不是聯盟的政府,它本身也將納入這個組織的管轄範圍之中。

但斯大林卻不能忍受這點,他一心想造成既成事實。他認為列寧對此事的干預毫無意義,並對此十分憤怒。在一次會議上,他和加米涅夫就列寧的備忘錄交換了簡短的便條。

加米涅夫的便條上寫的是:「伊里奇已下定決心為維護獨立而戰鬥。」

斯大林回答說;「我認為我們應該堅決地對付列寧。」

927日,斯大林把列寧的備忘錄送交政治局,並附上自己的一封信,公然指責列寧的「民族自由主義」,說他

鼓勵分裂主義分子,對列寧的論點逐條批駁。在意識到他在中央委員會將處於少數時,他才全面讓步,把他的自治計劃改為聯盟計劃。

106日,列寧給加米涅夫寫了一張便條:「加米涅夫同志,我宣佈同大國沙文主義進行決死戰鬥,我那顆討厭的蛀牙一治好,我就要用滿口的好牙吃掉它,在聯盟的中央委員會中絕對堅持由

俄羅斯人

烏克蘭人

格魯吉亞人等等輪流擔任主席。」

中央委員會接受了列寧的觀點,一致採納了這個計劃,並指定一個委員會擔任起草一個草案提交下次會議。穆迪瓦尼不反對這個草案,但他要求格魯吉亞也象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一樣做為獨立成員,而不是南高加索聯盟的一部分。格魯吉亞人再次向莫斯科抗議、反對泛高加索聯盟,斯大林粗暴的答復引起了更加強烈的抗議。於是奧爾忠尼啟則採取了更加強硬的措施,他依靠莫斯科書記處,命令格魯吉亞中央委員會的支持者離開他們的本土,把他們召到莫斯科聽候處理。但這些措施也不能使格魯吉亞人屈服,他們一直堅持自己的立場,毫不退讓。他們還給布哈林和加米涅夫寫信,但這使他們受到新的指責。更叫他們失望的是列寧聽取了布哈林的匯報後,在1021日給他們的復電中對他們加以譴責。格魯吉亞人不能期望從莫斯科得到公正的處理,格魯吉亞中央委員們於1022日集體辭職。奧爾忠尼啟則馬上指派了一個新的中央委員會,莫斯科立即接受了前中央委員們的辭職和新的任命。但老的中央委員們並沒有停止鬥爭,他們實行怠工,針對著莫斯科的意外事件和控訴接連不斷。這種情況激怒了奧爾忠尼啟則,他竟然在辦公室中動手打了一位穆迪瓦尼的支持者。馬哈拉澤等人寫了一封抗議書,要求對此事進行調查。

直到這時,列寧才對此事有所警覺。當政治局要他投票表決書記處派往格魯吉亞負責調查黨內爭端問題的委員會名單時,列寧棄權。他對這個委員會能否秉公辦事表示懷疑,因此他想尋找其他情報來源,以便對事件做出判斷。於是他指派正在格魯吉亞的李可夫對此進行週查。這時,列寧才意識到他與斯大林在格魯吉亞問題上的分歧是原則性的分歧。斯大林在民族問題上採取的是典型的大國沙主主義的態度。斯大林在解決民族問題上的簡單粗暴的方法與他想建立的高度集權的中央政府的目的是一致的。這在斯大林自治計劃的第六條中暴露得最充分;「本決定如經中央贊同,不予公佈,而作為通令轉發給各民族的黨中央,在蘇維埃代表大會召開時,再作為這些共和國的願望予以公佈。」玩弄強權把戲,硬把強制命令喬裝打扮成民意,弄虛做假,搞陰謀詭計是斯大林處理事情的典型手法。危險的是這種命令主義的搞法已成為一種制度,其原則並非來自十月革命。

列寧也要鞏固國家,但他認為少數民族的問題只能慢慢地解決而不能強制,國際主義不能作為集權主義的犧牲品。列寧的聯盟原則體現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原則,這就是要保持各加盟共和國的獨立,權利和它們各自的民族感情。他所創立的體制是反對佔統治地位的民族侵犯其他民族,同時要保證各共和國的地方共產黨人能夠在黨內從法律和體制上維護自己的觀點。一個共產黨領導人在一個被他征服的國家中竟然象總督一樣,這是打擊整個革命政體的跡象,而且還將繼續為害。格魯吉亞事件在列寧眼中的意義驟然增大,用什麼方式解決格魯吉亞問題變為一場關係到十月革命原則和傳統,蘇維埃共和國向何處去的鬥爭。因此,列寧開始考慮撤換斯大林,徹底改變黨的建制,擴大中央委員會的規模,恢復它的權威。為了完成這一工作,列寧積極活動。

最關心接班人問題的斯大林對列寧與托洛茨基的接近深感不安。做為中央委員會指派的患病的列寧的監護人,他千方百計地限制列寧的活動,醫生為病人開處方和做建議須和監護人協商。列寧的秘書發現,不是監護人服從醫生,而是醫生服從監護人,斯大林還正式指示,在列寧病榻前所發生的一切都要向他本人匯報。在斯大林的嚴密「監護」下,列寧的活動受到嚴重的干擾。列寧為了爭得行動權,不得不以拒絕與醫生合作相要挾。

1222日,斯大林得知克魯普斯卡婭據列寧的口授給托洛茨基寫了一封信,即祝賀在對外貿易壟斷問題上獲勝的短箋,斯大林就在電話裡對她進行「無端的辱罵和威脅」。

1230日到31日之間,列寧口授了一份文件,其中最後一條是14日增補的,這就是後來被稱為列寧的政治遺囑的文件。123031日,列寧口授的是關於民族問題和自治化問題的文件,他在這裡嚴厲地譴責、批評斯大林的民族政策。

為了從政治上徹底搞垮斯大林,列寧全力以赴,積極準備。1923年頭幾個月,他組織了一個調查委員會,調查格魯吉亞事件。33日,委員會得出了它的調查結論。35日,列寧口授了那封授權托洛茨基為格魯吉亞事件辯護的短信以及給斯大林的最後通諜。36日,列寧口授了支持格魯吉亞人的便箋。列寧打擊斯大林的「炸彈」已經制好,可惜他已不能親自用它來炸毀目標。37日,列寧再度中風,310日再度癱瘓,從此完全喪失說話能力,列寧的政治生命到此結束。雖然他把「炸彈」(他的筆記和全部案卷)交給了托洛茨基,但托洛茨基沒有在十二大上把它投出,卻與斯大林達成了「靠不住的妥協」,使列寧在其政治生涯最後時期所做的艱苦卓絕的努力付諸東流。

本書第一卷由石翁、施用勤譯,第二卷由張以童、張以遒譯。

962月初版

分類:第38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