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期

賄賂促「民主」,貪污可「救國」!

陳東

《先驅》第31期,199412

八十年代以來,便不斷有人為大陸上的「中產階級」搖旗吶喊,譽之為民主旗手。十年過去了,但似乎那些新生「中產階級」更忙於官商勾結呢。所以頗有些人開始對他們失望。但是,萬潤南這位中產階級代言人最近在《開放雜誌》上寫了篇文章,指出中產階級之搞官商勾結,其實是別有苦心,不可不察:

「新生中產階級一方面憎恨這個制度,一方面為了賺錢要與這個政府合作,這是他們的利益所在。……甚至官商勾結。一方面他們用金錢、物慾來腐化這個機構,另一方面,他們從消極的方面來促成這個社會的演變。……他們……主要用金錢去推動、運轉和潤滑共產黨僵化的官僚體制,這就使中共政權無可挽救地腐敗了。……這個政權越腐敗,這個社會轉型可能性也越大。……當新生中產階級在經濟上取得一定地位後,就會…希望有參政權。……這就是政治民主化的過程。」

萬潤南的公式如下:

官商勾結→中共腐敗→中產階級參政→民主化

原來官商勾結不僅不是壞事,反而是頭等好事,真個是綸音貫耳!這種主張,不妨稱之為「賄賂貪污救國」論吧。按照這種邏輯,那麼,香港那個什麼「廉政公署」,簡直就是民主的絆腳石,理應除之後快。那些主張大陸設立「廉政公署」的人,也簡直是可惡可恨!歷史書、政治科學書也應當要根本改寫,應當把歷史上一切互相勾結的官商都奉為民主政治的列祖列宗。五十年代那兩個被判死刑的大貪官——劉青山和張子善——以及賂賄他們的資本家,當然更應予以平反。眼下搞的什麼反腐敗運動,也應當要求中共取消。腐敗不死,腐敗萬歲!

什麼學生運動,什麼民主鬥士,要坐穿牢底,要搞遊行示威,拋頭臚、灑熱血——通通是蠢才。應當學學那位嘲笑屈原的漁父,大搞「掘其泥而揚其波」,實行官商勾結,同流合污,又最保險,又功效神速,何樂而不為呢?

倘若有人怪而問之:中國歷朝,每到末年,莫不是官商勾結,統治集團莫不是腐爛透頂,那為什麼又不能產生民主呢?卅年代的國民黨腐敗透頂,又為什麼沒有生出民主呢?為什麼那時候主張民主的人都要殺頭坐牢呢?十五年來中共的腐敗越甚,它對自由民主越嚴厲鎮壓,又該如何解釋呢?最後,為什麼中產階級就是民主的化身呢?只要它一來參政,就是民主呢?

在今天大陸,自然不是任何一種賄賂都應同等譴責。一個可憐的農民為了讓兒子入學讀書而送禮,一個窮教師為了進院醫病而走後門——這些行為本身便不能非議。這是被壓迫者的生存掙扎。又或者一個正當商人,為了得到電力供應,而不得不向貪官污吏的敲詐屈服,也同樣不能加以厚非。不過,萬潤南指的不是這些。他指的是這樣的商人:他們自覺地拿錢去收買官員,同他們勾結,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什麼目的呢?就是拼命賺錢。這在道德上和法律上都是醜行。但更醜惡的是,將腐朽點綴為神奇,為之畫上「促進民主」的光環。還有比這更無恥的行為嗎?

在「改革開放」初期,這種自覺、自動的賄賂行為還有時可以理解。那時候命令經濟仍然發揮作用,商人投資、經營都有很多困難。在這個情況下有時不得不主動去拉關係、走後門以求生存。這樣做害處不少,但有時還是難以苛責。可是,萬潤南所指的也不是這種情況。他所講的,乃是主張整個「中產階級」自覺地去用錢收買官僚,並且許諾人民,這樣做就可以達至民主。這不是欺騙是什麼?

從前有一句話,什麼藤結什麼瓜,什麼階級說什麼話。毛澤東所搞的「階級鬥爭」自然極之反動。但是,這無改如下事實:社會劃分為階級,而不同階級的各有自己的利益和思想。就像萬潤南先生,他那種恬不知恥的「賄賂促進民主」論,實在只有見錢開眼的「新生中產階級」才有臉說的。

末了,就胡謅一首打油詩作結:

有錢能使鬼推磨,

無銀那堪空蹉跎;

推得磨來又「救國」,

官商勾結笑呵呵!

分類:第31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