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

諾貝爾女性科學家的奮鬥歷程

渴求發現(轉載)

《新苗》第29期,19945

三百多位諾貝爾科學獎得主中,只有九位女性科學家獲此殊榮,為何如此之少?是因為女性的科學智能比男性差?還是性別歧視?抑或是其他原因。《渴求發現》這本書介紹了十四位諾貝爾獎級女性科學家的生平,深入探討此現象,並肯定了她們在二十世紀科學發展所佔的地位,誠如吳健雄博士說的:「從未有過如此少的人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中做出如此多的貢獻。」

為何如此之少?為何有三百多位男性科學家獲得諾貝爾科學獎,卻只有九位女性科學家獲此殊榮?幾百位中的九位──所有諾貝爾科學獎得主中,僅有不到百分之三是女性。本書所介紹的十四位女士都是諾貝爾獎級的科學家,她們都不是典型、普通的研究人員,不是自己獲得諾貝爾科學獎,就是在其他諾貝爾獎得主的研究發現中扮演著一個重要角色。

這些女性科學家大多都面對著無數的阻礙。她們被侷限於設在地下室的實驗室或位於閣樓的辦公室中;她們匍伏在傢俱後面參加科學講座;她們在大學工作數十年,卻甚至未獲義工的酬勞。科學被認為是剛硬、嚴酷和理性,而女性則被認為是溫柔、軟弱和非理性。依此定義推論,女性科學家即是所謂的「非常人」。曾以女性主義觀點來描述科學之女性的哈丁所得到的結論是:「也許除了赴前線戰鬥外,比起其他社會性活動,女性較易被系統性地排除於純科學研究領域之外。」

這些女性科學家在克服一項障礙之後,另一項幾乎就接踵而來。像數學家諾耶瑟(Emmy Noether)等開拓先驅,不僅被法律排拒於大學之門外,還被排除於專門培育男生進入大學就讀的高中之外。直到一九二○年代,女孩子們如果想要接受大學教育,就必須聘請家教學習數學、科學、拉丁文和希臘文──這些都是進入大學所必須學習的學科。物理學家梅特納(Lise Meitner)的父親拒絕聘請家教,直到她從師範學校畢業為止。而李薇—蒙塔西妮(Rita Levi-Montalcini)的獨裁父親直到她二十歲時還禁止她接受學院教育,但是後來她卻發現了神經生長因子,對阿耳滋海默氏病等退化性疾病具有重大的決定性影響。梅特納和李薇—蒙塔西妮都比她們的男性同僚晚十年開始其科學研究生涯;一旦進入大學,像居禮夫人、諾耶瑟和梅特納等人,都曾工作多年而未獲支薪或任何職位。

在美國,情況或有不同,但困難卻絲毫未減。美國的大學允許女生入學,但卻拒絕聘僱女性研究員。女性科學家被認為應該在女子學校或男女合校的大學任教,她們不被允許從事研究工作。她們常陷入兩難境地:她們被期望保持單身,但卻又需要一位丈夫,以獲得進入研究實驗室的通行證。

柯利(Gerty Cori)研究碳水化合物的新陳化謝、醋,以及因醋不足所引發的兒童疾病多年,卻直到獲得諾貝爾獎的那一年才成為教授。而發展出原子核殼層模型的梅爾(Maria Goeppert Mayer),曾在北美洲幾所知名大學中擔任義務職達數十年之久。麥克琳托克(Barbara McClintock)當選美國遺傳學會會長時,還曾因無法在大學中覓得工作而暫時離開科學工作崗位一陣子。

愛麗恩(Gertrude Elion)在獲得研究化學家的職位前,曾花費將近十年的時間學習擔任秘書,並從事一些短期、無關緊要的工作。她後來協助發展出新的製藥方法,發現了一些使器官移植成為可能、可治癒兒童白血症,以及抵抗癌症療法所帶來之副作用的化合物,她的研究工作也成為治療愛滋病的藥物AZT的發現基礎。

即使是最成功的女性科學家有時也要面臨嘲弄和敵意。富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是一位地位崇高的領導者,但華生和克里克缺少她的知識和信譽,也未獲她的許可,即運用她的實驗證據去解釋DNA的分子結構。在她去世之後,他們獲得了諾貝爾獎。居禮夫人的女兒喬利爾特—居禮(Irene Joliot – Curie)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是少年女英雄,但在她因發現人造放射性而獲得諾貝爾獎之後,美國新聞界卻因她在二次大戰之後支持蘇聯的行動而大加撻伐。

如果女性科學家與男性維持長期的研究夥伴關係,科學界總認為男性科學家才是那個研究小組的靈魂首腦,而女性科學家只是助手而已。雅洛(Rosalyn Yalow)和其男性同事發現了放射免疫測定,可用以治療像糖尿病等內分泌失調的疾病。但醫學界都將此項成就歸功於雅洛的男性同事的創造力,而在那位同事去世後,雅洛必須重新建立起自己的聲譽。

除了專業上的歧視之外,女性科學家也遭受到種族和宗教的歧視,有時也苦於貧困、戰亂、物質虐待、生理弱勢和疾病。居禮夫人、喬利爾特—居禮、哈德金(Dorothy Hodgkin)和柯利都無視於生命的備受威脅和生理殘疾,投注心力於工作達數十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摧毀了梅特納的事業;李薇—蒙塔西妮為躲避納粹而在臥室中開始她的研究工作;愛麗恩在經濟大蕭條期間半工半讀,在未獲得博士學位之前即從研究所退學。推翻宇稱基本定律的實驗物理學家吳健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雖然她的國家是美國戰時的盟邦,也因為身為亞洲人而備受歧視,遂無法謀得研究工作。柏奈爾(Jocelyn Bell Burnell)在研究所就讀期間發現了脈動電波星,稍後卻為養家而必須兼差打工。

在面對這麼多的阻礙,又是什麼因素支持這些女性科學家呢?是什麼原因使她們不致像其他多數女性科學家一樣放棄研究呢?

首要原因是她們熱愛科學。她們能克服萬難是因為她們樂在其中。但真正照亮她們生命的是科學。她們能在科學領域中存活,正因為她們信心堅決且真正熱愛工作,她們做出了二十世紀裡一些最重要的科學突破,協助闡明個別特徵如何在有機體身上代代傳遞,也闡明了原子和其組成粒子如何運作,她們為數學、生物、化學、天文學、物理學和醫學等開拓了新的科學領域。

諾耶瑟從納粹德國逃至美國之前,即創造了抽象代數,這是數學的重要新領域。麥克琳托克年輕時即數度在遺傳學領域裡有革命性的發現,只是分子生物學家漠視她所發現之可轉移的遺傳因子達數十年之久。英國物理化學家哈德金經由解讀盤尼西林、維他命B12和胰島素之原子結構的方式,率先運用分子結構來解釋生物作用。

兩度獲得諾貝爾科學獎的居禮夫人專注於使原子核之謎得解開的放射性研究,並發現了使癌症的治療首次現出曙光的鐳。逃離納粹統治後正式退休的梅特納,藉著對原子核可以分裂並釋放出巨大能量所做的解釋,闡明了堪稱世紀實驗的真相。因為她所創始和闡釋的分裂設計,使她的德國研究夥伴獲得諾貝爾獎。

其次,體諒的雙親和親戚也格外具有影響性。除了雅洛之外,所有這些女性科學家都來自專業或具學術背景的家庭。諾耶瑟的父親是一位出色的數學家,因而培育了女兒的天份。梅爾的父親敦促她開創自己的生涯,於是她想承繼起家中已傳承六代的教授衣缽。吳健雄的父親是中國主要的男女平權主義者之一。哈德金和富蘭克林都曾獲得母親和姨媽的經濟支援。居禮夫人和她的姐姐互相支援對方完成大學教育,後來也同樣地幫助她的女兒伊蓮。

宗教信仰中重視教育的價值觀亦有決定性影響。書中半數的女性科學家具有猶太血統,猶太人的學習精神和抽象思考方式有助於從事科學研究。猶太人只佔美國人口的百分之三,但卻在美國諾貝爾獎得主中佔了將近百分之二十七。而身為猶太人似乎對女性更為有利,在美國出生並接受教育的三位女性諾貝爾科學獎得主中有兩位是猶太人。

這些成功女性的背後也都有一位男人。這女性科學家一半以上都結婚生子。除了一位之外,她們的先生也都十分支持太太的科學研究,有時甚至做出相當的犧牲。

而制度化的支持對女性科學家也有其重要性,愛麗恩和雅洛曾就讀於韓特學院,當時正是這所專收紐約最出色女學生的免費市立學院的鼎盛時期。柯利和李薇—蒙塔西妮則因在華盛頓大學所從事的研究工作而獲得諾貝爾獎。在當時,華盛頓大學以其對待職業婦女的開明態度而聞名。

最後,當然好運道和好時機也是重要因素。像居禮夫人、梅特納和諾耶瑟這些開路先鋒,正好碰上歐洲大學開始招收女生的時機。她們活躍的時代正好跨越了從參政權論戰席捲歐洲和北美洲的首次婦女運動、女性取代男性工作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直到社會對婦女行為規範大幅修正的一九二○年代。

了解了她們所面臨的重重困難及她們所做出的重大貢獻,我們真正應該問的,不是女性「為何如此之少?」而應該是「為何如此之多?」。正如吳健雄論及女性物理學家時所說的:「從未有過如此少的人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中做出如此多的貢獻。」

﹝本文原載於台灣《牛頓科學雜志》一九九四年二月﹞

分類:第29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