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期

中國會出現債務危機嗎?

文:陳同亮

《新苗》第27期,199312

在外債管理上,我國目前仍然存在著多頭借債、管理分散的弊端。國家外經委管政府間貸款和三資企業合同的審批,中國人民銀行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向外發行債券;財政部管世界銀行借款和國家統借統還部份的外債;農漁業部和國家教委分別負責國際糧農組織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借款;中國銀行負責商業性貸款;國家計委負責借用外債的規模,投資計劃和項目審批。此外還有各種各樣的信託投資公司也可自行向外借款。看起來管理機構眾多龐大,實際上是各部門各當一面,手中的權限都不願下放,結果是該集中的無法集中,該協調的無人協調,不能形成一個統一的管理局面,從而給外債的宏觀管理造成極大的困難。外國金融專家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目前外債管理中最突出的問題是借債窗口太多,管理外債分工複雜,不符合國際慣例,令人難以理解。尤其是缺少一個統一的管理機構,這是非常危險的。」

我國外債管理上的混亂,突出地體現在,至今我們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管理目標。從中長期的戰略高度講,缺乏有關外債的具體規劃。從外債的總體規模上看,根據不同的制約條件和償債率,可以得出不同的債務需求數據;但是究竟多大規模的外債符合我國國情,符合國際金融市場的發展趨勢,沒有哪個機構說得清楚。從行業外債政策來看,除了能源、交通、通訊等短線基礎項目之外,其它很多項目都是一年一議一年一定,短期行為較多,到底哪些行業適用於借用外債、哪些行業適用於引進外商直接投資,尚不十分明確……

眼下,我國有200多項關於吸引外商投資的法規,卻找不到一部外債立法。雖然國務院發佈了《關於加強借用國際商業貸款管理的通知》,國家外匯管理局也分別於19878月、19891月制定頒佈了《外債統計監測暫行規定》和《外匯(轉)貸款登記管理辦法》,《外債登記實施細則》,也只是登記一下外債數額而已,算不上正式的法律文本。由於沒有正式的外債立法,各部門便根據自己管轄範圍的需要制定一些土辦法土政策,使外債管理複雜化,造成各自為政、交叉衝突的現象,地方執行時也無所適從,見利忘義者乘機尋找漏洞大謀私利……,這樣一來,借貸、花匯領域內的無序狀態也不可避免了。我們痛心,大手大腳地亂花外匯!我們更痛心,外債管理中的混亂無序狀態!

中國外債的借用、使用、結構,可謂有一個「九頭鳥現象」:中央和地方人人都有權,人人都可以發號施令,人人可以伸手向外借貸。只要能借到款,無論是外國政府還是私人商業性金融財團,什麼借款時機、什麼借款方法、什麼借款利率似乎都顯得無足輕重了,我們都會找上門去,大有「有奶便是娘」的陣勢。一窩蜂、大呼隆向外舉債的結果,使外債餘額迅速猛增。1985年到1988年幾年間,我國外債餘額以36.3%的年增長率增加,是同期貿易與非貿易(如僑匯、旅遊外匯等)收入增長速度的一倍以上。

在外債結構上,商業貸款、私人債務所佔比重很大。1979-1985期間的我國中長期貸款中商業貸款比重佔66.7%,遠遠高於世界主要債務國52%的平均水平。到1989年初,我國現有外債餘額中,私人債務為182.31億美元,佔同期外債總額的52%

眾所周知,私人商業性貸款利率高,國際金融行情一有風吹草動便受到很大影響,給每年的還本付息工作造成很大壓力,因而風險很大。世界上利用外債成功的國家的經驗表明,私人債務在外債總額中的最大比重也不能超過25%

在我國外債結構中,短期債務比重過大的情況也是不容忽視的。1985年底我國短期債務佔59%1986年以後該比例年年都有下降,但1986年也有40%,雖然下降了,但短期外債總額還在增多,仍然超過25%的國際標準,比世界上三大債務國—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的短期債務比重也要高出一大截。

最近幾年雖然中長期債務比重不斷上升,債務結構日趨合理,但簽訂的中長期貸款合同償還期又太集中。目前我國所借外債大多始於80年代初,尤以19841985兩年最多。若按5~7年的償還期匡算,那麼這些「六五」、「七五」期間欠下的債務,從1990年起便陸續到期,也就是說進入90年代我國的外債償還高峰就到了,這個高峰期將持續5年之久,不能不對我國國民經濟、對民族心理產生強大的衝擊波。

失寵的洋面包及其它

與外債結構一樣,我們的外債投向也不盡科學。我們已有太多的人民幣和外債投入賓館、公寓等非生產領域以及輕紡、家電等消費品、建材等一般工業領域,可仍有不少單位、個人不顧紅燈在立項在上馬。不能否認,這些領域同樣需要發展,但這種發展不能脫離國情實際而走得太遠,而且將借來的內債、外債用在這些非生產領域是否真正地使這一筆錢發揮了其應有的作用,人們也表示懷疑。長江中游某大城市近幾年與港澳、國外接二連三地簽訂合資或借款合同,高級賓館酒樓一個接一個地剪彩竣工。前兩年有楊子大酒店、太平洋飯店、五洲賓館,這兩年有王妃游樂中心,正在申請立項的還有集購物、游樂、住宿為一體的洪都賓館、芳草歌舞廳,使這個城市的涉外賓館、公寓增加到上十家之多。這些高級豪華客房除了春夏季有老外光顧以外,其他時間只是房間空等人—國內工薪階層的人是住不起這些洋房間的。據調查,該市上十家涉外飯店賓館的客房利用率不足60%。就是在廣州、深圳、珠海等沿海開放區也有許多高級客房閒置著。人們不禁要問:我們花許多的錢建如此之多如此豪華的「樓堂館所」,到底有無必要?

據悉;自1984年上海第一家靜安麵包房開業以來,上海市的外商獨資、中外合資的麵包房已逾60家,產品集法、德、俄、意、日、英、美式的短棒、車輪、椰絲、熱狗、三文治、漢堡包之總匯,現有麵包生產能力4.2萬噸,而實際產量只有1.2萬噸,70%的生產能力放空閒置。

更有甚者,有的地方把外債用於不適宜利用外債的純贏利性的商業游樂項目,投向國家鼓勵發展的交通能源等重點行業的偏少,與國家產業政策嚴重背離。據悉,國內利用外資建設的大型游樂場有上百家之多,這種脫離國情的做法,有識之士早就提出質疑,但被利潤熏昏了頭的人們依然我行我素……

沉重的債務包袱,並沒有使一些人利用外債時變得理智。我們本想引進的是世界上先

……

199412月《新苗》第27

分類:第27期,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